“朝鲜国务委员会派人调查脱北家庭五名成员服毒自杀事件”(图)

最近,朝鲜国务委员会向中朝边境地区派要员对脱北到中国的一家5口人服毒自杀事件进行调查。

之前,由国家保卫省或者人民保安省负责调查了中朝边境地区的海外汇款、通话、走私、毒品等非法活动。可是这次由2016年新成立的国家主权最高政策指导机构“国务委员会”亲自负责调查脱北家庭5口人自杀事件,可见朝鲜也认为这次事件非常敏感。

18日,两江道消息人士跟DailyNK通话时表示:“元首(金正恩)直接下令调查脱北家庭五名成员自杀事件,边境地区就像是捅了马蜂窝。”“国务委员会主要针对走私贩开展调查,同时还调查百姓的动态,所以人们都感到非常不安。”

他说:“利用士兵们的移动哨所、临时挖的土坑哨所等所有方式严控靠近边境地区的所有人员。”“连做生意的行为也受到了严控,所以进行抗议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除了跟5名脱北者有关联的走私贩以外,还派人到当地(中国)寻找中国的中介人呢。”

据消息人士介绍,预计会有不少干部被撤职或罢免。因为脱北家庭不是普通家庭,是劳动党干部家庭,所以不会轻易放过事件的可能性很大。

今后可能会进一步加强防范脱北及渡江等行为的措施。因为如果保安员或保卫员看到上级干部受到处罚,心里肯定想“我不能成为替罪羊”。

消息人士说:“如果有干部脱北了,有关保安机构就收到了强硬的惩罚,所以这次也会按常规办事的。”“体会过恐怖氛围的干部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会进行更加严厉的监视或逮捕行动,上头瞄准的也是这种结果。”

所以调查的后遗症只能转嫁到百姓身上了。朝鲜当局开展调查的时候还向女盟(朝鲜社会主义女性同盟)等劳动党外围组织几个机构下达指示表示,“针对现有局势,以革命和战斗的姿态进行生活”,加重了人们的不安心理。

消息人士说:“5名脱北者家庭成员自杀事件引发了国务委员会的调查,人们用不安的心里想谁会成为替罪羔羊。”

可是这次调查也会给当局产生不利影响。因为突然的检查让越来越多的百姓知道了事件的真相。

消息人士介绍说,人们开始怀疑“肯定是进行了三重四重的监视,干部家庭是怎么逃脱的呢?”“怕到什么程度,都让人自寻短见了呢?”

据联合新闻22日报道,试图逃到韩国的朝鲜劳动党地方干部一家5口人在中国被公安逮捕,处在遣送回朝的处境后,他们用早已准备好的毒药结束了生命。

相关标签:脱北    服毒    遣返    中共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等待回国的朝鲜工人为何突然在中国搞副业?

据悉,朝鲜当局要求滞留期限已到期的海外劳工推迟回国时日,尽量在当地寻找赚钱的方法。这可能是为了应对联合国安理会第2371号制裁决议禁止朝鲜增派海外劳工的措施。

一般来说,派到海外的朝鲜工人根据所从事的工作领域需要3-5年后回到朝鲜,但是朝鲜当局采取了破例措施。

10日,中国的对朝消息人士跟DailyNK通话时表示:“最近等待回国指令的派到中国服装厂的工人们接到了延长滞留期限的指示。”

他说:“向派到中国的朝鲜工人们下达了’不要等到有了干活的机会,自己去找活儿干’的指示。”也就是说,要求没有签雇佣合同的工人积极去搞副业。

消息人士说:“派到辽宁省丹东市的一些(朝鲜)工人结伙到附近的饭店或宾馆打几天工。”“虽然有脱北的危险,但是目前还没有工作安排的情况下,只能靠这种方式赚钱了。”

联合国安理会第2371号决议把以往“禁止雇佣新的朝鲜海外工人”的劝告改为必须履行的义务以来,朝鲜当局也修订了规定正在制定相关的对策。

但是,联合国安理会出台新的对朝制裁方案之后,中国企业也在跟朝鲜的合作项目和雇佣朝鲜工人上表现出了犹豫的态度,对朝鲜来说情况越来越严峻了。

中国的另一位消息人士也表示:“跟朝鲜企业合作,好处是工人工资相对便宜。但是经常发生由于国际社会措施或朝鲜的内部指令突然撤离工人的情况。”“这样一来生意会受到影响,所以都不愿意雇用朝鲜人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实际上派到中国丹东和吉林省延吉等地的一些朝鲜机构正在寻找中国的合作伙伴,但是中国企业的态度非常冷淡。

据悉,赵县和中国已经签订的合同也被撕毁等,相关行业人员处境艰难。

消息人士说:“也有很多朝中双方已经签订合同的贸易项目也被指定为对朝制裁对象,退回到朝鲜了。”受到这种影响,在中国当地靠出口赚外汇的朝鲜贸易机构受到了直接的打击。

他说:“虽然我们也非常难办,但朝鲜人肯定是更难办。”“经济封锁越来越紧,从海外进入(朝鲜)的外汇也在减少,出口也被禁止,所以里外都会受到资金紧缺的影响。”

相关标签:朝鲜    北韩    制裁    副业    海外劳工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使用公共Wi-Fi 这些事情你知道吗?(图)

你可能会认为在忙碌的咖啡厅或大酒店里上Wi-Fi会很安全,但实际上任何公共Wi-Fi都是不安全的。 

很多人在使用公共无线网络Wi-Fi的时候,都会犯一个错误:不要在公共Wi-Fi上做任何你不想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你可能会认为在忙碌的咖啡厅或大酒店里上Wi-Fi会很安全,但实际上任何公共Wi-Fi都是不安全的。

据“今日美国”网站报导,无论你认为那些公共网络连接看起来是多么安全,但这些表相都无关紧要;你的计算机(电脑)很容易受到黑客攻击,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实际控制着网络路由器,或著是谁可以通过它获得你的所有数据。

当然有很多方法来保护自己的电脑。最好的防御就是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可以防止恶意陌生人在浏览器上对你窥探;还可以使用通常都会用的防火墙和防病毒软件来保护计算机免受黑客和恶意软件攻击。

但即使是最好的安全系统也会有其弱点,其中的一个你可能从未听说过:在公共网络上的文件共享功能可能会使你的计算机暴露数据给窃贼。

这是一个可怕的问题,甚至用户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的电脑正在对外共享著文件。也就是说,如果你的计算机的设置不当,可能就会主动吸引很多网络犯罪分子。那么如何才能确保计算机信息不会被意外泄漏呢?

文件共享功能

使用文件共享功能当然非常方便,无论是在使用iCloud、Dropbox还是Google Drive,文件共享都可以让一个大型团队共同在一个项目上协调工作,或者家庭成员之间相互浏览数码相册,或者数据专家搜集组织大量信息等等。只要是在安全的网络上,这的确非常方便。

但是,如果要在公共Wi-Fi上共享文件,那么连接到同一个公共网络的任何人都可以访问你的文件夹。换句话说,文件共享会自动公开你的计算机和你打算分享的所有内容,度假照片最终可能会落在坏人的手中,合同、电子表格和税务信息也是如此。

事实上,不必成为黑客,就可以去利用共享文件夹。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一下他们周围的网络共享文件夹,都可以进行搜索并找到很多未被保护的文件。

反过来运作也是一样。黑客们还可以设置一个共享文件夹并在其中放置恶意文件,你可能就会被这个神秘的共享文件夹所诱惑欺骗,可能会好奇地想:“等一下,这个文件是从哪里来的?”然后你会点击它,也因此将恶意软件植入到自己的电脑里。还有其它一些方法也可能使你遇到麻烦。

要确保你的隐私不被泄漏吗?那么在连接到公共Wi-Fi之前,请务必关闭电脑上的文件共享功能。

以下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具体步骤:

在Windows上关闭文件共享

1.搜索“控制面板”,然后点击打开它;

2.在“网络和互联网”下,点击“查看网络状态和任务”;

3.在下一页中,点击“更改高级共享设置”;

4.在“文件和打印机共享”下,勾选“关闭文件和打印机共享”;

5.要防止网络窥探者看到你的计算机,请勾选“关闭网络探索”;

6.保存更改。

关闭Mac上的文件共享

1.打开Mac的系统偏好设置(底座上的齿轮图标);

2.点击“共享”图标;

3.在下一个“共享页面”上取消选中的文件共享;

4.建议在连接到公共Wi-Fi时,取消勾选其它共享服务;

5.关闭窗口,然后设置好。

重新启动文件共享功能

在完成设置后,就可以尽量远离公共Wi-Fi的威胁了。如果你已采取了所有必要的预防措施,那么就不会有任何个人信息受到损害。

当你回到家里或办公室时,想要重新开启文件共享功能的时候,需要再次恢复那些设置,否则这些文件共享功能不会自动启动。

当回到安全的网络服务器上时,可以重新设置开通并继续共享电脑内容。

相关标签:wifi    错误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富豪之子出生时被医院错抱给穷人妈妈 得知真相 怒告医院 人生逆转(图)

60年前医院的一个失误,让一个贫苦家庭错抱走了富豪家庭的长子。60年后,男子得知自己原本不需要半工半读读书,怒告医院,获赔3800万日圆(34.6万美元,1049万新台币)。

每个人都想出生在富贵殷实之家,尽管这不是个人所决定的。也许你已经实现了,可偏偏命运又跟你开了个玩笑,你的未来也因此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法庭上,日本一名60岁男子以出生时被抱错导致人生被打乱为由,与3名亲弟弟将医院告上法庭,并向医院索赔约2.5亿日圆。

东京地方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认为医院抱错的事实确凿,并勒令院方赔偿总计3800万日圆。

审判长宫阪昌利在判决理由中指出,该男子〝失去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遭受了极大的精神痛苦〞,并称其〝长年无法与亲生父母进行任何交流。双亲现已去世,充分看出其懊悔之情〞。

天壤之别的两个人生

该男子1953年出生于东京都墨田区的产科医院,第一次洗澡后被交给另一名母亲。原本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不得不面对接下来穷苦的60年。

当他年仅两岁时父亲(养父)就去世了,一家人不得不依靠国家补助度日。他的母亲(养母)还要照顾另外3个哥哥,他们一家人你挤在一间单间公寓里,在那里他从未感受过一丝的舒适。

后来他不得不读夜校,半工半读,才稳定下来后在一家运输公司当司机。而且他一生没有结婚,还要帮助母亲照顾3个无血缘关系的哥哥,其中一个还患有中风。

得知真相后,该男子说他当时感到极度震惊,原来自己的生活原本应当是截然不同的:〝我原本应该拥有不同的生活。我想要(医院)让时回溯到我出生的那一天。〞

相反,那名与他调包的男婴仅比他晚13分钟,却过着比较富裕的生活。有自己的私人教师,接受了高等教育,成为一名成功的房地产公司领导人。据媒体报导,他的另外3个兄弟也都在大型公司工作。

谁揭开了事实的真相?

发现被抱错的事实,缘于那该男子的3个亲弟弟。

这3个弟弟发现大哥跟他们的容貌不太像,于是4兄弟进行了去氧核糖核酸(DNA)测定,结果证实大哥不是同胞兄弟,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血缘关系。他们这才根据医院登记册等找到了亲哥哥。这个长达数十年的错误才被揭发出来,才有了4兄弟状告医院的一幕。

在胜诉之后,该名男子说:〝我一直在想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真难以置信!说心里话,我真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这就是该男子不得不接受的离奇人生。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投胎技术这么好,却败给了马虎的助产士。〞

医院抱错婴儿案件多发法国案例医院赔偿188万欧元

孕妇塞拉诺(Sophie Serrano)1994年在法国南部坎城一家诊所产下女婴曼侬(Manon),因罹患新生儿黄疸,被护士放在保温箱里照光治疗;隔天,另1名也有新生儿黄疸的女婴也被放在箱里。

数日后,因护理人员疏忽,导致两个家庭在不知情下抱错了婴儿。《世界报》(Le Monde)报导,两名母亲觉得婴儿头发长度与原来不同,向诊所提出疑惑,但诊所回应是照灯治疗所致。

两个家庭各自把对方的孩子带回抚养,直到10年后,塞拉诺的丈夫觉得曼侬肤色较深,不像自己,申请了去氧核醣核酸(DNA)鉴定,才发现错误,开始寻找当年的另1个家庭。

另1个家庭来自法属留尼旺岛(Reunion),住在法国南部,同1年就被找到,并首次见了他们的亲生女儿曼侬,但未要求换回孩子。

报导表示,两个家庭并未保持联系,塞拉诺表示,〝这太困难了,太令人震惊,所以我们只能走各自的路,这是取得某种安稳的唯一方法〞。

这两个家庭去年底要求诊所赔偿1200万欧元(4亿2688万新台币),法院今天判决诊所和保险公司给付两家共188万欧元(6700余万新台币)赔偿。

因医护人员弄错,导致婴儿被错抱的案例,带给双方家庭的都是无尽的烦恼。日本曾拍摄电影《我的意外爸爸》,讲述了这种尴尬处境对孩子、大人带来的冲击。

相关标签:富豪    人生    医院赔偿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历史文化厚重—感受奥尔良之美

pxhere图库
pxhere图库

记者/主持人:文萱

点击收听

没有大都市的繁华喧嚣,却独有着沉淀的味道。它的宁静优雅,甚至有点苍凉的感觉,都会让游客驻足难忘。提起奥尔良,总会让人想起圣女贞德,想知道圣女贞德的吗?就请一同踏上法国奥尔良之旅吧。


本文标签:,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

宋永毅:广西文革期间中共军队谋杀诱杀平民(图)

广西农村文革集体杀人的景象(网路图片)

有关中共建国以来公开动用军队对平民的屠杀,举世震惊的就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其实,就受害者人数、屠杀者的手段而论,文革要大大超过“六四”,其中广为人知的便有青海军区一九六七年的“二‧二三”血案、内蒙军区一九六八年的“内人党事件”等等。而广西文革更是是典型。在广西机密档案中被揭示的九至十五万的非正常死亡的受害者中,至少超过一半死于两种屠杀模式中:(一)全副武装的军队直接出兵镇压;(二)由军队主导、调动指挥成千上万的武装民兵的围歼消灭。

从军队“支左”到“武装剿匪”

追溯文革中军队对平民屠杀的根源,来自毛泽东一九六七年一月要求军队介入地方文革的“支左”命令。当时广西和全国一样,都已经分为两大派“造反”群众组织。但究竟谁是“左派”?毛从没有明说,军队根本搞不清楚。因而“支左”只能成为“支派”。因为和地方政府的多年紧密关系,军队一般都厌恶和反感造反的群众组织,更多地倾向于支持地方的“保守势力”。一九六七年的广西军区就是死保省委书记和军区政委韦国清的“联指”的坚定支持者,为此和“四‧二二”的造反派冲突不断。尽管一九六七年七至九月毛实际上认识到自己“支左”之说的错误,发布了最新指示说两派没有根本利害冲突,但是军队和造反派的矛盾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其实是很难调解了。对此,毛非但不认识自己的战略错误,反而把责任推向群众组织、尤其是造反派中的“坏人”。一九六八年四月,毛泽东发表了关于文革实质上是“国共两党斗争继续”的最新指示,这就给了军队以它熟悉的解放初期的暴力土改、镇反剿匪的政治模式来解决两派问题的机会。根据这些以往“对敌斗争”的思维原型,军队很容易把它不支持的一方群众组织当作“反革命”和“土匪”来武装镇压,从而制造出大规模的流血事件来。而毛泽东为了尽快在“全国实现一片红”,又对军队的这些做法取纵容和批准的态度,广西军区对“四‧二二”一派的大屠杀,就是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发生的。

不择手段的谋杀和诱杀

军队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支持任何一派都可能使武器流入群众组织,使双方一般性的肢体冲突向真枪实弹的战争演变。从一九六七年夏到一九六八年春,广西就处于两派的“武化大革命”之中。但文革后的清查确定,两派武斗中的死人不过三千多人,其余的近十万人都是死于一九六八年四月后军队直接或组织的大屠杀中。

其实,在毛一九六八年四月关于文革是“国共两党斗争继续”的最新指示发表前后,广西军区第一政委韦国清、司令欧致富就和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一起在一次秘密会议中内定:“四‧二二”是一个“反革命组织”,必须加以武装消灭。他们同时认定:毛要抛弃造反派依靠军队来稳定全国局面了。这样,广西军队对反对派群众屠杀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谋杀,即构筑了一个个的阴谋,准备一步步把对立派群众引入政治陷阱加以猎杀。就连毛直接批准的、镇压“四二二”一派群众的尚方宝剑“七‧三报告”,也为民间研究中认定为广西军区有意引导身陷绝境中的“四‧二二”铤而走险,抢劫“援越物资”,然后再上报中央,进而歼之。或许因为这一阴谋实在太骇人听闻,文革后的清查便回避了具体史实,只是笼统地定为韦国清等人“诬陷小派抢劫援越物资”了之。

广西军区在直接镇压“四‧二二”时有过六个著名的案例,它们是(1)“广西四‧二二农总宁明县上石地区分部”案(1968.4)(2)上思县“枯那反革命暴乱事件”(1968.5)(3)攻打南宁区展览馆和解放路的流血事件(1968.7)(4)凤山县武装剿匪(1968.8)(5)桂林大屠杀(1968.8)(6)巴马瑶族自治县政治土匪案(1970.5)。仅在上述武装镇压中,广西军区就动用了超过两个正规师建制、三十多个连的兵力。众所周知,文革中哪怕动用一个排的兵力都要得到毛的直接批准,为什么广西军区会一路绿灯呢?简单地说就是他们投毛所好,阴谋杀人。举一九六八年四月的“广西四‧二二农总宁明县上石地区分部”案为例,当时军区在打给中央军委的用兵报告中伪造罪证、把群众组织完全描绘成“一小撮在农村代表国民党反动派利益,代表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和地富反坏右利益的国民党的残渣余孽”。尽管文革后的复查查明上述罪名纯属捏造,但在当时来说,这些罪名简直是毛的最新指示的最准确的阐释和具体的翻版,当然使龙心大悦,得到了毛中央对武装围剿的批准。

广西“四‧二二”是一个全省性的有数十万成员的群众组织,仅仅剿灭一个数百人的“上石农总”是远远不够的。于是,韦国清和广西军队便开始制造全省性的假案大案,以便对“四‧二二”的群众全面下手镇压。其中这一类的全省性的假案,就有“中华民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南宁纵火案”等等。举借揪“反共救国团”为名义的凤山“剿匪”为例,在当地就造成“四‧二二”的“大小头头大部被杀,一部分被抓”。全县被抓六千人左右,批斗了五千多人,杀死了二千七百到三千人。

除了不择手段的谋杀,还有更卑鄙的诱杀。如一九六八年八月一日下午,在凤山“剿匪”攻打“江洲洞”时,因为洞内工事坚固和一百四十余名群众的抵抗,屡攻不下。于是,六九一一部队和凤山、巴马、凌云、乐业县的人武部负责人便采取欺骗手法,派人进洞谈判,保障洞内四‧二二派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全部财产不受损失”。而当洞内群众解除武装出洞投降后,他们马上撕毁协议、背信弃义,对已经放下武器的俘虏大肆枪杀,计达六十人之多,造成后来闻名全省的“江洲洞惨案”。这类由军队配合,武装民兵动手的大规模的“杀俘虏”现象是广西文革非正常死亡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一九六八年七──八月,南宁市警备区在动用正规军攻打“四‧二二”占领的区展览馆和解放路的流血事件里,共有俘虏九千六百人,其中二千三百二十四人被先后杀害,竟占了总人数的百分之二十四点二!

更有甚者,在上述一九七○年巴马瑶族自治县的政治剿匪中,为了把逃命上山的群众极大程度地污名化,并合法地就地枪决灭口,广西河池军分区的领导竟匪夷所思地派遣特工上山,伪称是来自台湾情报组织:“还到巴马县印刷厂印了蒋台特务组织的‘委任状’。委任李秀德(上山人员)为‘反共救国军第三纵队司令’,委任谭冠业(上山人员)为巴马地区‘讨毛救国大队长’等。覃瑞明上山后,按‘剿匪’指挥部的意图,对上山人员说,他已同台湾特务取得联系,并出示传单和‘委任状’,还说台湾准备派特务来把他们接去台湾,路线是:巴马──南宁──香港──台湾,叫他们作好准备。”最后,军队又在“接应”他们下山时设伏,全部以通“蒋匪”的罪名枪杀,不留活口。

劣迹斑斑的军队“支左”干部

广西军区的支左干部绝不是“雷锋”。机密档案揭示:这些支左干部,从军区司令员到各公社武装部部长,绝大多数都策划直接指挥过大规模的杀人事件。用中共以往丑化“敌人”的套话来说,就是“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例如,宾阳县于七月二十四日成立落实“七‧三”报告领导小组,由王建勋(六九四九部队副师长、县革委会主任)、王贵增(武装部政委、县革委副主任)、黄智源(六九四九部队营教导员)、凌文华(六九四九部队炮营教导员)四人组成。在他们的策划指挥下,一个月不到该县就乱打乱杀和逼死了三千六百八十一人。王建勋还嫌在宾阳先杀得不够,跑到隔壁的杀人较少的邕宁县去表示愿意派兵去帮忙杀人。

一九六七年九月,灌阳县人武部政委原绍文公开支持所谓的“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庭”,几天内就杀害了一百五十八人。他还给上级写报告把乱杀人罪行粉饰为“就地处决、先发制敌革命行动……”。原县委副书记彭川,将该县乱杀人情况报告了广西军区,被关押五十多天,后又被原绍文宣布为“现行反革命”。县供销社干部陈玉良,将灌阳乱杀人情况反映到中央,以此为主要原因被投入监狱……。

在上思县所谓的“剿匪”中,“县武装部长段正邦是直接指挥杀人的罪魁,普遍挖肝,在革委会吃人肉。有轮奸致死的、杀夫占妻、杀父占女的,武装部科长韦正宣到堤高大队指挥杀死六十多人。那坦大队民兵营长马仕琼杀人四十多个,强奸妇女二十多人。上思县被称为“土匪”的干部五百一十七人,群众一千一百五十三人。”

为了争夺革委会的领导权,许多支左军人还直接对地方干部进行陷害和谋杀。例如,据机密档案记载:“凌云县人武部政委、县革委会主任王德堂阴谋策划,杀害县委书记赵永禧等十一名干部、教师和学生。……王德堂在‘文革’期间,不仅主谋策划危害赵永禧和干部群众,而且利用职权,先后多次强奸被害者的妻子及受批斗的女学生共六人。如此罪大恶极的王德堂,曾被封为‘支左’的好干部。”一九六七年十月十六日,驻靖西县支左军人伍祥胜、曾克昭,盗用“四‧二二”靖西“造反大军”名义,由曾克昭执笔伪造了一封信寄给黄小林(靖西县委书记),要黄站到“四‧二二”一边支持靖西“造反大军”。此后,他们便以此信为借口,诬陷黄小林参加派性活动,以致“联指”派将黄活活打死。

无恶不作的军人大多逃脱惩罚

绝大多数的广西大屠杀的案例都是由军人领导、指挥、纵容甚至直接动手的。所谓的暴民政治只不过是是国家机器行为的一种结果和延申,甚至是为国家机器直接利用的形式而已。其次,参与这些暴力和杀戮的军人、警察、武装民兵和中共的党团骨干,是这一国家机器的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和受益者。由此而论,把文革中的暴力杀戮的责任一概推卸到某种抽象模糊的“造反派”群众头上是不对的,这既不符合历史史实,也极大地扭曲了我们民族应有的正确的集体记忆,从而混淆了错与非错,罪与非罪的重要界限。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无恶不作的军人在文革后的复查中不仅大多数逃脱了惩罚,不少还得到提升。如在整个广西指挥杀人最多的原宾阳县革委会主任王建勋(原六九四九部队副师长),新的宾阳县委多次打报告要将他逮捕乃至处以极刑,但是王在军队里巍然不动,还官升为少将、广州市警备区第一副司令员。原桂林军分区司令员景伯承是桂林“八‧二○事件”的直接指挥,竟提拔当了广西军区副司令员。军队对广西文革后的“处遗”调查完全采抵制态度,如一手伪造了“中华民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假案的原南宁支左干部王生江,在文革后复查追究他责任时,竟无法在军队里找到此人。

相关标签:共军    诱杀    谋杀    宋永毅    文革    广西    动向    动向杂志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吉林街头渗石油 网民忧虑强震前兆(视频/图)

近日,吉林松原一小区的地面,突然冒出黑色的石油原油。当地官方称,此地原来是储存原油的油坑,因天气炎热原油渗出。但网民担忧强震前兆,质疑夏季没渗油,进入秋天原油渗出,或与近期松原频繁地震有关。

据报导,吉林松原甯江区胜利路的一间商铺门前,从8月18日开始,突然地面冒出大量石油原油,还不断冒出气泡,引来众多民众围观。

据当地政府通报称,经现场挖掘勘察,渗油现场是原有居民储存原油的油坑。由于天气炎热,路面有缝隙,因此有石油原油渗出来。

但人们质疑,目前已经是秋天,当地最高气温还不到摄氏30度。

对此,不少网民纷纷追问,〝现在天气炎热?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路都修完了还有油坑?〞〝为什么夏季30多度都不冒油,现在秋天气温只有20度左右却渗油?〞

也有网民猜测,石油渗出是否与近期松原频繁的地震有关?〝松原7月开始已经发生十几次3、4级的地震了,地下的石油被震出来也不是不可能〞、〝千万别是强震的前兆〞。

松原5年之内发生了千余次地震

7月份,松原曾发生多次地震。7月18日,在吉林松原市宁江区曾发生震感明显的2.6级地震。7月23日早7时13分,同一地点,发生4.9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哈尔滨、长春有震感。十几分钟后,在近乎同一地点,再次发生2.2级地震。

据报导,松原5年之内发生了千余次地震。2013年从10月31日到12月8日40天内,松原地区,共记录到前郭县发生地震712次,其中15次是3到6级地震,2014年的地震同样未止,1~4级地震不断。

2015年的地震虽不见公开报导,但据说也并未停止。2016年全年地震13次,最大震级是3级。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6年底,松原共发生地震1362次,其中5级以上5次,4到4.9级以上10次。

是什么原因导致松原地震频发?

署名杨宁的作者撰文章称,他通过多方资料的比对、分析、论证,松原地区在历史上并非地震活跃带,和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也没有关联。但诸多证据显示,从2003年开始,松原地区频繁发生地震,特别是2013年发生密集地震,只能与中共在此隐匿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器官库〝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有关。

杨宁说,早在2006年,有证人在海外曝光沈阳苏家屯地区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集中营并存在活摘器官的罪恶后,来自大陆沈阳军区军医系统的证人亦投书披露: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

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杨宁认为这个〝672-S〞极有可能就是松原。

杨宁说,中国古人讲〝天人合一〞,是以上天正是通过十几年的频繁地震,来彰显对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的震怒。也或许是海外的强烈曝光,或许是周永康2014年的落马,松原市原本做器官移植的十几家医院突然销声匿迹。而近两年多来当地地震较之前减少,也似乎在印证着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有可能被转移。

相关标签:强震    前兆    渗石油    吉林    街头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