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共产共妻”!美女每次都怀着高官孩子结婚重婚(组图)

陶铸夫人曾志在其回忆录中透露其一生三次婚姻:未婚与夏明震同床;怀着夏的孩子与蔡协民结婚;未与蔡协民离婚就与陶铸结婚并生下蔡的骨肉,实践了共产党的“共产共妻”。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宣布要消灭家庭,实行共产制和共妻制。苏共时,每个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中共领导人们更是“个个都玩女人”。

1932年,在厦门从事地下工作的曾志(网络图片)

曾志原名曾昭学,湖南省宜章县人。曾任红四军后方总医院党总支书记、闽南特委组织部长、沈阳市委常委兼职工部长等职。中共窃权后,历任武汉市军管会物资接管部副部长、中南军政委员会工业部副部长兼广州电业局局长、广东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等职。1983年离职,任中顾委委员。1998年逝世。

曾志先后曾嫁给过三个人,所以很难说曾志到底是谁的夫人,但是曾志生前最后一任丈夫是陶铸,所以习惯性称曾志是陶铸的夫人。

《中华儿女》1998年第8期发表的《我的三次婚姻和三个儿子》一文中,曾志披露了令人咋舌的中共党员婚姻恋爱道德观:

“一天晚上夏明震召集会议,开得很晚……,半夜里醒来一翻身,发现有个人躺在我的床上,原来是夏明震(组织部长、湖南特委),我把他推醒,问他别人都走了,你为什么不走?他说住的地方远,外面戒严回不去了……,妇女主任做我的工作,虽然和衣而睡,却弄假成真,那时我才十六岁。”

一九二八年朱毛在湘南郴州一带实行焦土政策,“下令将耒阳到宜章一线四百里长公路两侧各五里内的房子通通烧掉,招至农民坚决反对,起来造反,杀共产党。”

3月中旬的一天上午,群众动员大会在郴州城隍庙广场召开。大会刚开始,愤怒的民众就冲上主席台抓人。“夏明震胸前被刺三四刀,面朝苍天,我克制住感情,没流一滴泪。”

“虽说夏明震刚牺牲不久,我也因此感到不安,但当时认为革命者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夫妻关系也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哪里还讲什么‘三从四德’……。”旋即与蔡协民结婚。

夏明震死於一九二八年三月,曾志第一胎产於同年十一月,即是夏明震的骨肉。一九三O年十月,和蔡协民还未离婚,又和陶铸一见锺情了。“我那时已下了决心,趁着调动工作的机会,和蔡协民分手各奔东西,……”、“我和陶铸的感情越来越深,由假夫妻而自然结合,我临近分娩时,陶铸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而我生下来的却是蔡协民的骨肉……。”

曾志称和陶铸感情很深(网络图片)

一面说和陶铸感情很深,陶铸被捕后又迅速移情别恋:“陶铸恢复自由遥遥无期,二十三岁的我随时准备牺牲,早将”三从四德“抛到九霄云外,特委召开重要会议批评我”与任铁锋、叶飞关系密切,是小资产阶级思想行为,在群众中造成很坏影响。特委处分决定:“曾志在恋爱问题上极不严肃,同时与党内两个负责同志要好,影响党内团结……。”我承认在这个问题上确有小资产阶级浪漫情调,我认为恋爱是我的权利,重新找对象是我的自由,我有权作出选择。“屡屡旧婚未断,又结新欢;几次结婚,生下来的都是前任丈夫的骨肉,怪不得当时民间说共产党”共产共妻“。

恩格斯身体力行共妻制

在马克思、恩格斯合着的《共产党宣言》中,提到要消灭家庭,实行共产制和共妻制。恩格斯更进一步阐述:私有制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也是私有制的最后堡垒,必将随着私有制的灭亡而灭亡。到了共产主义,没有了家庭,人们就有了最自由的性交方式。

有着这样思想的恩格斯也身体力行,付诸实践。他宣称一生不结婚,不要家庭。1843年,恩格斯在英国曼彻斯特认识了玛丽,并与其同居,其后,还与玛丽的妹妹莉西还有她们的侄女同居一室。玛丽姐妹都是爱尔兰人,也都是恩格斯的纺织厂里的女工。

虽然玛丽接受了恩格斯这种混乱的生活方式,但她一直想成为恩格斯的妻子。在她临咽气前,玛丽最后一次恳求恩格斯给她一个妻子的名分,否则死不瞑目。恩格斯终于作了妥协,违心的答应了,且以玛丽希望的宗教仪式举办了婚礼,于是玛丽含笑撒手人寰。

玛丽死后,恩格斯继续与莉西和其侄女同居,她们从未得到恩格斯的任何婚姻的承诺,只能当了恩格斯一辈子的情人。

每个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

祝春亭曾在其博客中指出,上个世纪90年代初,辉煌一时的苏联解体,大量苏联共产党领袖们的私生活秘密以及革命历史上确实存在的共妻现象相继曝光。据十月革命史料显示,在当时,十五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可行使此权利,即可向革命机关申请许可证。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注:即与十个姑娘发生性关系,近乎强奸)。

俄罗斯《祖国》杂志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当地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命令并在大街上张贴:“十六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

曾有俄罗斯杂志报道称,当时中学生卖淫现象严重,世界著名社会学家沙乐金在1920年写道:共青团在少年的卖淫事业中起了极大的作用,在俱乐部招牌下,每一个学校都设立了卖淫场所。对位于圣彼得堡附近沙皇村两所中学所作的调查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少女参与色情商业交易,介入了有权势革命者的私生活。

中共虽无“公有化”的口号,却有“公有化”之实

祝春亭的博文称,黄俄引进马教与苏维埃制度,在占领区及苏区,只推行共产而否定共妻。这在一开始就堵塞了下级成员的性需求,在赣南苏区及陕北苏区,大量的战士和基层干部是光棍汉,而高级干部皆不缺老婆,并且时兴喜新厌旧。最典型的当然是毛、刘等人。

坐天下后,老干部纷纷抛弃糟糠妻而娶城市的知识女性,掀起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离婚高潮。一对一,显然不能满足某些人的需求,太祖甘为楷模,文工团养了一批年轻漂亮的姑娘为太祖及首长们服务。因此,天朝虽无“公有化”的口号,却有“公有化”之实。

《毛泽东的情人自白录》中写道:陈露文毫不犹豫地说:周有情人,是一位将军的妻子,比她大十岁,是海政的舞蹈演员。周常打电话找她,在她们那圈子里人皆知道。

陈露文解释说,高层除陈云身体衰弱,林彪“抽白面(鸦片)”外,个个都玩女人,老帅朱、叶、老邓都不例外。他们当这是最高的特权享受。有的高干还“扒灰”,搞儿媳妇,告到毛那里。下级为了巴结上级,也以介绍女孩子为最好的手段。有人专机从杭州送一女给毛,毛看不上眼,当即飞返杭。毛曾要她介绍姐姐来京(陈露文一家十姊妹,她排行老七),被她拒绝。张玉凤就没有拒绝介绍其妹到中南海服侍毛。………..

相关文章:马克思对《共产党宣言》的评价 做梦你都想不到(修订版)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相关标签:共产共妻    共产党宣言    曾志    陶铸    蔡协民    夏明震    白梅    阿波罗网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