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选骏:“大数据”显示中国精英不信洋教的四大魔障

中国人为什么不信基督教?或者说中国人接受基督教的主要障碍是什么?每个人可能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解释。但在今天这个时代,除了上帝,人人都需要用数据说话。大数据分析可以帮助我们精准了解很多事情。2014年12月,在对经济学家赵晓新浪微博长达三个月的数据分析之后,中国第一份信仰类大数据报告诞生。笔者透过对这份报告的仔细研读,结合个人的一些经验判断,归纳出当代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社会精英、知识分子不信基督教的四大障碍:拒洋教,讲“政治”,图现实,缺共鸣。本文则援引报告的相关内容并作简要评论,同时介绍一些书籍文本以及网络上的超文本链接,供读者进一步研讨。

关于赵晓新浪微博大数据分析报告

所谓大数据,数据首先要大。关于国人对基督教信仰态度的大数据分析可以从何做起呢?2010-2014年是微博独大的日子,也是大V崛起的时代。经济学家赵晓于2010年4月9日在新浪开通了自己的微博。当天,他发布了21条微博,其中除了专业性和社会性内容外,另有5条涉及教堂与耶稣,这一特殊表达显明了他的特殊身份——基督徒经济学家,及其特殊的使命——通过新媒体来分享个人的专业见解以及信仰认知。

2011年12月,赵晓做客新浪微访谈时预判说:当中国进入2012年,将不仅是进入一个新的年份,而将进入经济下行、社会震荡、政治风险的一个新的年代。2012年2月王立军夜奔美领馆后,接下来各类大事件频频发生、中国经济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考验期,充分印证了其专业研判。而在中国的各类大事件发生时,赵晓则经常抓住热点,在微博发表观点与感悟,引发讨论与思考,并适时将关注引向灵魂、信仰和永恒。到2014年9月,赵晓新浪微博粉丝已达880万,涵盖社会各阶层,其中更以精英、白领和学生居多;微博内容总量达到467页,每页50条左右,连带产生数以百万千万次的转发与评论,信息点过亿。大数据分析成为可能。

2012年9月,笔者所在机构委托专业团队对赵晓微博进行数据分析。同年12月完成初稿,2013年3月定稿。这份中国第一份信仰类大数据报告约4万字,共分5章,对赵晓2011-2014年间所发2万条微博、粉丝的180万条评论,以及与其经常互动的25个典型群体博主的微博、互动往来及其话语特征变化,总量过亿的数据点,做了全面详细的分析。这在过去以问卷调查为主要方式进行调查取证、统计分析的时代,单从成本上讲就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保持报告的独立性与客观性,研究团队在报告定稿之前,未与赵晓做任何相关讨论;并始终以研究者的角度来分析呈现,而不做太多解读。甚至也没有预设的研究方向,而只求从数据中发现奥秘。

这份报告认为:“作为基督徒公知,(赵晓)其微博覆盖从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教会、国家、民主宪政、反腐败、教育、教会、信仰等种类繁多的话题,这些微博帖子不仅体现了他个人的思想、视野、兴趣、态度、观察、所喜所忧,同时是一个公开的观点分享与思想交锋的平台。读者、评论者,评论内容,内容的关键词使用,词频统计都为观察一般公众对待基督教的态度,提供了一个真实、自然的大规模语言样本库。”

中国人接受基督教的四大文化和心理障碍

正因如此,这份大数据分析报告也就直观而具体地揭示了当代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社会精英、知识分子对基督教的认知和态度,以及背后的原因和障碍。归纳起来有以下四个方面:1.拒洋教:基督教是洋教、是外来势力,宣教士往往“别有用心”;2.讲“政治”:要保持“政治正确”,就得与基督教保持距离;3.图现实:国人对金钱和科学的崇拜远胜对于灵魂及生命的关注;4.缺共鸣:基督教传播相对脱离社会,缺乏公共性,而社会对基督教信仰也缺乏深入了解。

障碍一:拒洋教:基督教是洋教、是外来势力,宣教士往往“别有用心”

报告援引1:“洋教”这个关键词一共出现了571次。赵晓微博上关于“基督教”的微博,均引起很大争议。反对的人以“洋教”发表自己的拒斥观点,支持的人说基督教是普世宗教,但碰撞既没有形成焦点,更没有达成一致,最终双方不欢而散。看得出来,“洋教”仍然是多数国人对待基督教的印象认识,甚至认为基督教是外来势力的一部分,会侵蚀中国文化甚至颠覆中国。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崛起,“平等”、“开放”成为社会主流理念,人们倾向于用更开放的全球视角看问题,基督教题材的文章、影视作品也越来越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在许多中国人热烈拥抱基督信仰的同时,基督教也还会长久困扰着更多的中国人,中国人将在试着了解这个宗教的时候,也筑墙防范。

简要评论:在中国人早已不再把外来事务冠以洋这个洋那个,并以此区分好坏高下、决定亲疏远近的时代,传入中国至少已经1500年的基督教为什么还会被语带贬义地称为“洋教”呢?为什么同样源于中东的伊斯兰教、源于印度的佛教就不会被当作“洋教”?这是多方特别是中国的基督徒知识分子需要反思的问题,更足见当今社会对基督教的排斥仍然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和文化基础,而对基督教一些显性的打压也并非只是出于某个人的宗教取向或政治投机,同样,也不要指望某领导人信主或若是政府宽容乃至背书基督教就会带来基督教在中国的生根与繁荣。从未来趋势看,一方面,中国老百姓离义和团有多远,基督教离“洋教”也就有多远;另一方面,中国基督徒尤其是精英基督徒离社会和民众有多远,基督教离“洋教”就有多近。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迫切需要中国式的保罗。

报告援引2:长期以来,中国的教会历史被政治、社会和学者涂上了厚厚的油彩。这些油彩自然而然地被带入到微博的公共讨论中来。非常遗憾,基督教(新教)入华的事实一直被片面和负面地书写,西方传教士的形象虽不再被完全妖魔化或刻意丑化,但其对中国现代文明的贡献仍被有意无意地忽略或刻意缩小,社会大众对此缺乏全面公允的认识;另外,教会(罗马天主教会)黑暗时期的一些作为,如宗教裁判所等被强烈放大,留给人们基督教专制腐败、束缚人性、阻碍科学进步的刻板印象,成为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知识分子接受基督教的根深蒂固的心理、文化障碍。

简要评论:相比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的华人社会,从精英到普通百姓都充分肯定基督教传教士对当地的文明贡献。在中国,虽然大家对基督教的认识已经不再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传教士是其帮凶这样意识形态鲜明的程度,然而基督教是外来势力,传教士往往别有用心的观念仍占主流。新媒体带来了对所谓“主流偏见”的一定程度上的解构,但距离恢复真相和回归事实,依然任重道远。“历史虚无主义”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障碍。

推荐阅读《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阿尔文·施密特著,汪晓丹、赵巍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本书以社会学家的严谨,从生命尊严、性道德、妇女地位、慈善、医疗保健、教育、经济、科学、政治、文学、艺术等各个方面,揭示了现代社会许多现行制度和价值观念的基督教渊源,一定会让你脑洞大开。关于传教士对中国的贡献,则可点击阅读北京大学陈浩武教授所做的一个“关于“石门坎”的调查报告和相关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c26078410102uwvb.html)”,以管窥见豹。不知道石门坎在哪里的朋友一定要看!

障碍二:讲“政治”:要保持“政治正确”,就得与基督教保持距离

报告援引:中国的公知们不分左右,对于制度腐败,他们一概深恶痛绝,因此在制度设计对比,权利制衡设计,民主宪政司法独立等问题上都很敢于发言。然而,从南到北看,凡涉及宗教话题,越是北方的公知越谨小慎微,甚至不敢提及。除了个人对基督徒教的认识和好恶之外,意识形态上的禁忌和保持“政治正确”恐怕是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

与此对比,北方的企业老总反倒更为大胆谈及信仰、上帝和基督。因为他们从经济发展中发现,有无教堂的市场经济的确有本质的不同,缺乏十字架的国家变革也就缺少了迈向现代的精神内核。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密不可分。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学者型官员,他们对基督教的态度倒很值得玩味。微博中甚至偶然会提到基督教和基督徒,有时会主动@一些知名的基督徒,甚至也会分享基督教的诗歌。当然,在与一些基督徒大V的往来互动中,他们会小心仔细地选择对象、回应内容和措辞。

简要评论:百度百科对“政治正确”有两个解释。解释一:在大部分语境中,“政治正确”一般是尊重、不侵犯弱势群体,因而要求(在公共场合)言辞要尽可能中立,以图不侵犯他人,保护弱势社群,但事实上其执行结果却一直富有争议。在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保守主义者及不少评论员的观点中,政治正确一词本身“政治不正确”,属贬义词,与假道学的意义相类;而支持者倾向采用中立语言、文明用语来形容政治正确的语句。解释二:在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同样存在政治正确的情况。它的基本涵义是:“在涉及意识形态问题的事物中,要符合社会主义政治观念,即做到政治上的正确性。”在这里,“政治”其实是特指政治范畴中的“意识形态”。不过,与一般的“政治正确”相同,不同时期的“正确标准”也不尽相同,同样会出现完全相反的情况。

由此来看,这个原因其实也是第一个原因的作用体现,相信当历史进入不同时期,所谓的“正确标准”就会发生转换。从报告中看到随着商品经济在中国的高度发展,商人与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发生置换,其实际话语权日增,商人的价值观、道德素养、思想意识和社会行为正在对社会整体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同时,商人比社会其它阶层更关心、关注、关切制度的变化和改革。他们也更具灵活性和“妥协精神”,相较不受意识形态捆绑,更能凝聚社会共识。现行公务员制度则吸引了很多优秀人才成为各级官员,他们的地位优势使其某种程度上同时具有信息和知识上的优势,是既得利益者,同时对制度利弊有更为深刻的体会。尽管商人与官员的社会观感一直不佳,但商人公知化、官员学者化将会从更深意义上积极促进中国社会的现代化,信仰或将随之走出政治藩篱。

障碍三:图现实:国人对金钱和科学的崇拜远胜对于灵魂及生命的关注

报告援引1:从经济主题的Top-100的评论者的评论来看,大部分人是财经、产经、投资、金融方向的专业人士。他们关注赵晓微博的经济评论、时事评论、经济运行、发展预测,但是对于福音和信仰的信息,回应的程度非常低。他们令人惊讶地自动过滤了他传讲的福音和天国的信息。即使那些微博的转发和评论有的达到万次以上,这不得不令人感叹。

一切为了人民币,一切为了为现实工作和生活的福利;在偶像和上帝面前试图同时下注,代表了大部分的经济话题下关注赵晓的微博用户群体。

简要评论:在中国长期以来的大环境下,“灵魂”不是被政治化,就是被边缘化。特别当“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这样的表述,从不强调意识形态斗争的初衷演变成为不分是非、不择手段,“闷声发大财”之惟利是图的代名词,金钱崇拜早已成了当今中国最大的信仰,社会则陷入了空前的信仰危机和道德危机。从这个角度上讲,“世俗化”不仅在西方,也成了在中国大陆基督信仰传播的主要障碍。但正如《圣经》所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5:26)“生命”这个词不只代表寿命与健康,更是指人的灵魂的归宿,代表着人对终极意义和价值的关怀(即孔子说的“天命”),代表着人对至高幸福的追求。推荐追求“天命人生”的朋友阅读一本好书:《一生的呼召》(葛尼斯,新世界出版社,2011年),赵晓博士为此书所写的中文版序也很到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6bd3e0100ignd.html)。

 

相关标签:中国精英    基督教    政治正确    谢选骏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