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这些“天灾”掩盖的是人祸(图)

西安雾霾(网络图片)

对自然而言本无灾害

自然灾害是指自然界中所发生的极端现象,给人类生活和生活环境带来危害。对自然而言,无论是经常出现的状态还是罕见的极端现象,都是自然现象,不构成对自然的任何危害,是自然界去旧换新的必须。由于一些极端的自然现象给人类带来危害,所以被人称为天灾,同时也排除了人类活动对这些灾害产生的影响。自然灾害大致可以粗分为两大类:一是气象灾害,如台风、暴雨、洪水、长期干旱、高温、寒潮等等;一是地质灾害,如火山爆发、地震、山体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等。有一些自然界的极端现象在工业革命之前并没有被视为自然灾害,比如大雾。现在大雾也被视为是自然灾害,因为它影响飞机起飞、车辆行驶。如果是因为人类活动所引起的灾害或触发的极端现象,那就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祸,如一九七五年河南板桥水库等六十余座大坝溃坝,溃坝洪水造成二十四万人死亡;又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等等。随着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干扰越来越强,自然界中所发生的极端现象,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危害,也通过人类不适宜的活动而不断扩大。

增加沙漠化面积等于三个德国

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共有沙漠化面积六十六点七万平方公里,约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七。根据二○一四年最新一次调查,沙漠化面积增加到一百七十二点一二万平方公里,约占国土总面积的百分之十八。沙漠化面积净增加一百零五点四二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三个德国领土面积!平均每年净增加沙漠化面积一万六千二百二十平方公里,差不多相当于半个台湾面积。目前沙漠化不断地向东向南扩展,特别向亚洲的水塔西藏高原扩展,威胁到长江源、黄河源等地。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草地──若尔盖草原,位于长江和黄河的分水岭,是黄河等河流的主要水源地。如今湿地消失,沙漠化严重。沙漠化面积扩展,并导致水源地干涸,将全面威胁中国生存的根基。

沙漠化面积扩张的原因是什么?是天灾?还是人祸?目前在中国最流行的解释是:百分之七十八沙漠化是自然因素,是最主要因素;人为因素是次要的,只占百分之二十二。可是在二十多年前,科学界对这个问题则是完全另一个意见:百分之九十四点五的沙漠化是人为因素造成的,主要原因有:森林过度采伐(百分之三十二点四);过度放牧(百分之二十九点四);土地过分使用(百分之二十三点三);水资源利用不当(百分之六);城市、工矿建设(百分之零点八)。为什么二十多年后,同样的沙漠化却是自然因素造成的呢?

这二十多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角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从一九七六年毛泽东过世、文化大革命结束到一九八九年的这段时间中,知识分子把多年以来在受压抑环境下对问题的深刻思索写出来,观点鲜明,直接指出中国沙漠化面积大幅度的扩张,是人为因素造成的,特别是错误政策的结果。六四之后,知识分子成为了所谓的精英阶层的一个组成部分,用知识和良心去换取乌纱帽与金钱。科研基金的发放和科研结果相联系,将沙漠化归之于自然因素。

中国是世界最缺水国家之一

谈到中国的生态环境问题,特别是水危机问题,最流行的说法就是:中国是世界上水资源最缺乏的十三个国家之一,老天待中国不公,还是把问题推给自然。有中国代表团考察德国后撰写报告说,德国是世界上水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根据水利部吴季松处长提供的资料,中国人均淡水资源量还略高于德国,中国人均淡水资源为二千二百二十立方米,德国的人均水资源为二千一百六十七立方米,德国的排名在中国排名后面两位。而且中国人均降水量比德国高出百分之四十。世界上人均水资源量比中国少的还有六十多个国家,如卢森堡、罗马尼亚、波兰、韩国、捷克、比利时、丹麦、匈牙利等等。目前中国水危机是人为破坏所造成的,如对河流的过度开发、工业污染物的大量排放、污水回灌地下水等等,可以说,十三亿中国人喝的都不是合格水。

拟立法将PM2.5微尘粒污染纳入气象灾害

二○一六年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启动立法程序,将PM2.5微尘粒污染纳入气象灾害。中国媒体从一开始就把PM2.5微尘粒污染称为雾霾,是个大错误,误导民众。雾和霾都是自然现象。PM2.5微尘粒污染则是来自汽车废气的排放、煤和油等物质的燃烧,是工业革命之后才产生的问题,是人类活动的直接后果。柴静给大家上了一堂关于PM2.5微尘粒污染的知识课,让民众知道PM2.5微尘粒污染和雾、霾的不同,它从哪里来,它的危害是什么。十分可惜,柴静的记录片只上网四十八小时就被封禁。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员会正是利用概念的错误,认为既然雾已经纳入气象灾害,那么霾也必须纳入气象灾害了。

为什么PM2.5微尘粒污染不是自然灾害

原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在二○一四年两会期间立下军令状:到二○一七年还治不好雾霾将提头来见。在二○一四年王安顺绝不认为PM2.5微尘粒污染是气象灾害,而认为它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治愈的。中国政府号称三十年消灭雾霾,如果PM2.5微尘粒污染是自然灾害,它又如何能够被消灭?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中国人喜欢这么说。政府已经通过多次大规模的实验来证明,PM2.5微尘粒污染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类活动造成的。最近一次实验是二○一四年十一月在北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简称APEC)。为了保证APEC会议期间北京的空气质量,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非常措施,如机动车限行与管控,汽车实行单双号限行政策,机关单位的公车封存百分之七十;燃煤和工业企业停限产;工地停工;加强城市道路冲洗;机关、学校、企业调休放假等等。到十一月十三日上午八点,北京市城六区PM2.5浓度为每立方米三十七微克,接近一级优水平,誉名为APEC蓝。

笔者把这次行为看作是一次耗资巨大的科学实验。结果证明,北京的PM2.5微尘粒污染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只要停止或减少这样的行为,PM2.5微尘粒污染就不再出现。根据北京市大气污染物源解析结果,PM2.5本地污染物排放中,机动车排放占百分之三十一点一,燃煤占百分之二十二点四,工业生产占百分之十八点一,扬尘占百分之十四点三,其他百分之十四来自餐饮、汽修、烧烤、畜禽养殖等。

问题很清楚,二○一四年习近平也作了指示:控PM2.5要压减燃煤、严格控车。北京人大把它纳入气象灾害,就是要充分显示决策核心的无知和无能。

相关标签:雾霾    天灾    PM2.5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