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川普所面临的挑战与共产党的图谋

近一段时间,网络和朋友圈流传着一个支持川普的美国黑人大叔以一敌百、舌战众多反川普的“白左”的视频。视频应该是录于川普1月20日举行就职典礼的第二天。

视频传递的信息非常有意思。视频中,黑人大叔在接受采访时先是表示不明白这些抗议的人群在这里做什么,因为川普刚刚就职,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他们在抗议什么?之后提出如下问题:“我看到标语上写着团结、爱与和平,可他们却在就职典礼后,在大街上毁坏麦当劳、星巴克和豪华车,这是什么玩意?”“川普是被大多数人合法选为总统的,尽管有半数人不支持他,但是另一半支持他的人呢?他们是什么感受?”随即,黑人大叔特意点出奥巴马在推行他的政治主张时,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抗议,而是美国人团结在其身后。

听了黑人大叔的言论,抗议者以及支持他们的路人纷纷出来与其辩论,可是大叔以犀利的语言和逻辑一一驳斥他们,如“政治正确是反美国的”,“好莱坞的麦卡锡主义在污名化每一个川普的支持者”,“政治正确是一种病”,“半个美国都没有被川普冒犯”,“没有被川普冒犯的半个美国怎么办?”,“你们这帮人中有社会主义者,有反对美国精神和我们自由的人⋯⋯他们在玩弄你们的情绪,让这个国家分裂和混乱,这样他们就能搞军事管制了”,“你们跟随被控制的媒体,媒体妖魔化谁,你们就自动跟从”⋯⋯

黑人大叔的话显然让那些抗议者们无法接受,但能明显感到,他们的反驳既缺乏逻辑,也缺乏力量,一些人选择了闭嘴。或许,美国大叔的话也会让他们重新思考。

的确,从川普竞选到就职乃至上任至今,美国乃至西方世界出现了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那就是主流媒体对川普抨击的势头不减,抗议频频发生,唱衰川普的民调一再出现,而那些川普的支持者的声音却被湮没在“反川普”的声浪中。这样的情况在以往当选的美国总统身上极为罕见。那么,川普的抗议者们在抗议什么呢?黑人大叔点出了一点,那就是川普反“政治正确”。

反“政治正确”与抗议

关于什么是美国的“政治正确”(英语名词:political correctness;缩写:PC),维基百科给出的定义是指使用一些用词及施行部分政治措施,避免冒犯及歧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如不能冒犯少数族群、女性、不同性取向、宗教信仰或持不同政见者及残疾人士等。换言之,在美国,批评少数族裔的话说不得,批评任何女性的话说不得,批评同性恋的话说不得,批评基督教以外的任何宗教的话说不得等等,最典型的例子是圣诞节时以往可以公开说的“Merry Christmas”竟然被“Happy Holidays”取代,因为不可以冒犯其他信仰者。

而一个人如果违背了“政治正确”,媒体、同事、领导的指责、批评会蜂拥而至,甚至极端情况下,还会被炒鱿鱼。

据悉,“政治正确”最早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一开始只流行于校园,某些自由派知识分子在大学课堂中提出使用中立的字句,以图不侵犯他人,保护弱势社会群体,但后来慢慢变了味道,成为限制美国人民的自由的紧箍咒。

而川普在竞选期间就频频打破“政治正确”,这也为其赢得了对“政治正确”深恶痛绝的共和党以及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

“政治正确”到底有什么错?网上流传的署名为解滨的人曾写过一篇文章,指出错在四点:一是它以新的歧视取代旧的歧视,以新的不公正取代旧的不公正,选择性地只对个别少数族裔提供保护而对别的族裔发起新的歧视;二是在具体实施时搞的过火,比如一些地方为消除种族隔离,采取黑白学生混校措施,即用校车强行把黑人拉到离家很远的白人学校就读,把白人拉到离家很远的黑人学校就读;三是其领域被无限扩大,越来越荒唐,如让人们根据性取向自愿选择上男厕还是女厕;四是有凌驾于法律之上、取代美国法律、剥夺美国人民自由的趋势。

想必黑人大叔的“政治正确是反美国的”、“政治正确是一种病”之语,会获得不少美国人的赞许,因为从目前的发展情况看,“政治正确”确实在摧毁美国人的言论自由,说其“反美国”也并不为过。

无疑,正是因为川普顺应了众多美国人的民意,公开反“政治正确”,才让那些已从骨子里接受“政治正确”之人深为不满,而这些不满之人应该超越了党派。

共产党与“政治正确”

视频中,黑人大叔两次点出抗议者中有“社会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为什么要反川普?高天韵撰写的《共产主义如何颠覆美国》(以下简称《颠覆美国》)一文对此给出了解释。文章称2010年曾任美国爱达荷州议员的柯帝士‧鲍尔斯(Curtis Bowers)拍摄了一部英语纪录片《碾碎美国的图谋》(Agenda: Grinding America Down),该纪录片追溯了共产主义运动在美国的发展过程,探讨了马克思主义与现今美国左派之间的联系,并且分析指出,多年来,共产主义有计划、有步骤地从内部渗透美国,破坏道德、信仰、教育、经济,以期颠覆这个伟大的自由的国家。

文章提到鲍尔斯缘何拍摄这部片子。这还得从1992年夏天说起。当年,他受一位作家委托,参加了美国共产党在加州大学举行的一次会议,与会者都是年已五旬、六旬甚至七旬的长者。在会议上,鲍尔斯听到了共产党人的计划和步骤:他们将要渗透到美国的各种机构来施加影响,让美国转向他们所要的方向。例如,为了破坏家庭,他们打算提倡同居而非婚姻;他们想把孩子尽早地从父母那里带走,带入政府的各种计划;他们还要介入女权运动,因为这项运动令妇女对婚姻和母亲的角色不满。至于破坏商业,他们想要利用环保运动。最后,谈到如何毁灭宗教信仰和道德时,他们说,如果可以让美国人接受同性恋,就能消灭美国人坚守的传统价值观。

听到共产党人的讨论,鲍尔斯当时想:“这个计划看起来不太实际。在我这一辈子,不用为此担心。”然而,2008年,被州长任命为爱达荷州的立法代表的鲍尔斯,在为报社撰稿时,突然想到了共产党人的计划。当他将计划与美国现状对照时,他惊讶地发现,共产党人已然成功地实现了他们的计划。于是,鲍尔斯将真相写了出来。

《颠覆美国》一文写道,不出所料,文章一经发表,立即掀起了轩然大波。连续数日,一些人在国会前抗议。在读者的来信中,鲍尔斯读到了这样一封信:在1958年出版的《裸体的共产党人》(The Naked Communist)里,提到过类似的共产党的目标。如控制学校,利用它们作为社会主义思想的传送带;渗透媒体,掌控广播、电视、电影机构的重要位置;在书籍、杂志、电视和电影中推广色情,打破道德文化准则;把同性恋、堕落、滥交呈现为“正常,自然,健康”;渗透教会,用“社会的”宗教替代“天启宗教”,诋毁《圣经》。

结合自己的经历和读者的反馈,鲍尔斯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访谈,最终拍摄了《碾碎美国的图谋》。影片通过细致的理论分析和现实对照,小结了从马克思到民主党之间的理念关联,探讨了环保主义、教育改革、自由选择权以及女权主义等运动背后的共产主义因素的驱动,揭露了共产主义思想对美国社会的侵害和渗透,比如:精神的颓废、离婚率上升、教育的偏颇、道德的滑落、经济的衰微等,他以此提醒美国民众,红色的敌人已经接近成功,美国必须把握最后的机会,捍卫伟大的国家,捍卫自由原则。

《颠覆美国》一文提到,鲍尔斯在影片的结尾指出:美国正面临许多威胁,“而共产主义的渗透正在从内部毁灭我们,例如‘政治正确’。这让我们失去指出邪恶为邪恶并且站出来与之对抗的能力。”他向美国民众呼吁,必须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一切,如果对此不以为然,“那么少数人会悄然实施他们的计划,我们的孩子和后代将付出可怕的代价,生活在他们创造的社会里,而事实上,后果将更为严重。”

鲍尔斯之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2004年7月,美国共产党国际部书记马琳‧比奇特尔(Marilyn Bechtel)前往北京并访问了中共中央编译局,在座谈中应邀介绍了美国共产党的一些情况。中共党媒刊登了其讲话内容。

比奇特尔首先介绍了美共的历史和当前的任务,如参与劳工运动、支持女权运动、参与反种族主义斗争等;而为了改变美国的社会制度,美共做了大量的教育培训工作。

谈到美共现状时,比奇特尔称其现有15,000名党员,有工人、科技人员和教育、医疗工作者等。此外,还有一个强大的共青团,它主要在大学建立组织,以加强在青年中的工作。从组织结构上看,美共分基层组织(俱乐部)、地区组织和全国组织三个层次。现在,美共的俱乐部基本遍布全国,地区组织则由每个俱乐部代表组成,全国组织则包括全国代表大会、全国委员会和全国理事会。全国委员会由125人组成,是全国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党的最高权力机关,一般一年开两次会。

比奇特尔之言验证了鲍尔斯听来的以及《裸体的共产党人》中共产党对美国的图谋和计划的确存在,而且正一步步实现著。

而对于美国大选,美共的策略是联合其它左翼,打败右翼,也就是说,美共在大选中通常支持美国最大的两党中的民主党。鲍尔斯曾在纪录片中展示了一个政府对国家的控制程度轴。在轴线的最左端,是政府的百分之百控制,即纳粹主义或法西斯主义;略微偏右,依次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美国民主党;靠近中点偏左是今日的美国共和党;中点偏右,是美国建国先驱;最右端代表无政府主义。这也就可以明白美共在大选中支持民主党、反对共和党的缘由了,因为共和党的主张如支持较低的税赋、限制政府规模、支持商业发展、在堕胎等问题上支持政府介入管制、更注重道德等,与共产党的图谋基本是背道而驰的,这也就可以明白为何在反川普的抗议者中有社会主义者。

美共前任党主席韦伯曾提到,近年来一些较重大的事件,比如各国主要城市发生的“占领”行动(如占领华尔街、占领伦敦金融城等)、西雅图市议会选举中一名社会主义人士当选等,都有共产党的参与。

川普所面临的挑战

美国的现况表明,川普所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其在推行政治主张的过程中,除了会遇到民主党的掣肘外,还要应对潜移默化受到共产党渗透的媒体、大学、各界人士不间断的批评、抗议,乃至出现一些极端行为。

如果透过现象看本质,川普所要解决的正是被宣扬无神论的共产党破坏了的道德、信仰、教育、经济等诸多领域中的问题,是以可以说,川普要重塑美国的伟大,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共产主义的危害不仅仅出现在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里,而且也在危害曾经伟大的自由的美国。

2月2日晨,川普在美国年度国家祈祷早餐会上的演讲中曾如此说道:“美国是一个信仰者的国家,但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就忘却了这一点:我们生活的品质不是由物质成功所决定的,而是精神层面的成功所决定的⋯⋯只要我们的自由,特别是宗教自由有保障,美国定会持续繁荣⋯⋯只要我们有对上帝的信仰,我们永远不会孤独⋯⋯上帝会永远赐予我们安慰和力量⋯⋯我们将永远向上帝祈求智慧,让我们按照他的意愿来服务于公众。”

有对上帝信仰的川普,与鼻祖马克思、恩格斯信奉撒旦教并意图毁灭人类的共产党的正面交锋已经拉开序幕,而被共产党渗透的美国社会在未来一段日子中注定不会平静,川普重塑“美国伟大”之路亦注定并不平坦,但相信“上帝会赐予力量”就好。

相关标签:川普    共产党    特朗普    大纪元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