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46万失地农民代表 提六点问责当局(组图)

4月11日,上海46万“镇保”失地农民的97名维权代表到社保局维权。(网络图片)

近日,上海46万“镇保”失地农民97名维权代表来到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要求上海当局落实同等社会保障,并愤怒地提出6点责问。这已经是他们第31次维权,同时也是第31次被拒于门外。

失地农民的疾苦无人理

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二是上海46万失地农民的维权日,4月11日上午8点,失地农民的97名维权代表,在上海市社会保障局门口前要求官员出来接待,希望领导们关心失地农民的疾苦,倾听失地农民的呼声,但是,一如既往,无人理睬。

失地农民要求将“镇保”与“城保”并轨,上海当局却久拖不决。活动当天,他们喊著:“还我土地!还我城保!还我人权!”“粉粹镇保枷锁!还我城保待遇!”……结束后便自行离开,大家相约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5月9日继续维权,问题得不到解决,维权脚步永不停止。

4月11日,上海46万“镇保”失地农民97名维权代表到社保局维权。(网络图片)

失地农民代表提出6点责问:

1.是否失地农民普遍缺少文化又是老弱病残,容易被欺侮而恶意虐待?

2.上海市政府提倡社会的公平正义,说得到做不到,在征地时,把我们打入另册“镇保”?

3.十多年来,不但问题得不能解决,却无休止地把我们非法关押、拘留、监控、盯梢,戴黑头套、关黑监牢等,这是为什么呢?

4.政府抢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剥夺了农民生存权,至今未给失地农民一个说法,这又是为什么呢?

5.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领导,为什么31次拒绝出来与失地农民代表互动沟通,听取诉求?

6.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归,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生产粮食、蔬菜,养活了四肢无力,五谷不分的天朝官员,为什么农民却没有一天的工龄补贴?

据悉,13年来46万“镇保”失地农民,有一部分人因为有病无钱治疗造成死亡,如今仅存42万人,死亡人数仍在继续增加。

4月11日,上海46万“镇保”失地农民97名维权代表到社保局维权。(网络图片)

上海市政府欠失地农民的一笔债

维权代表朱金安告诉大纪元记者,这次维权活动他并没有参加,因为4月10日中午他就被绑架了。“他们认为我是带头的,不让我参加11日的维权活动,所以把我绑架出去了。4月11日活动结束他们才把我放回来。”

70多岁的朱金安,过去在维权期间曾多次被政府指派的黑社会人员戴黑头套施暴,也多次被关押在黑监狱,因此腰部严重损伤、残疾。

“镇保”是2003年上海实施的韩正恶政,也是上海市政府欠失地农民社会保障的一笔债。朱金安说:“他们把我们的土地一亩卖到一千多万,把我们的社会保险养老金都没缴,社会保障没有给我们办好,我们要求领导跟我们沟通,听取我们的诉求,他们不出来,把大马路也封锁起来了。”

4月1日以后镇保都没有了,都转入城保了,然而,失地农民跟城保养老金一个月存在175元的差距,失地农民们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因此而要求镇保、城保要并轨。

相关标签:上海    维权    失地农民    大纪元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