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霜:正严重威胁世界的“后共产主义病毒”

人类在二十世纪遭遇了两场最大的灾难:其一是以德、意、日为代表的法西斯主义;其二便是以苏俄和中共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极权专制。而后者危害之烈更胜于前者。不仅危害的规模与时间后者比前者更大、更长,被害死的人数更多,且祸延至今虽已衰败但仍未灭绝。近年更有回光返照,死灰复燃的趋势,不能不引起世人的忧虑与警觉。

在六四爱国学生惨遭镇压后不久,苏联灭亡,东欧重获自由解放,其时共产极权专制全面崩溃。全世界欢欣鼓舞,决不亚于德、意、日法西斯被彻底击败时的情景。都以为祸害人类半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极权专制将像天花病毒-样从此被消灭。然而人们怱视了共产极权专制这个“病毒”,却已深深潜伏在中国大陆这块充满愚昧、闭塞、落后、野蛮的土地上,更可怕的是这种“病毒”本身又产生了“基因突变”。在极权专制的体制中植入了“权力市场经济”以及由此而派生的黒金与腐败,从而形成了一个厐大的特殊利益集团。这是苏联、东欧都未有过的。而当时老谋深算的邓小平更以“韬光养晦”,“决不当头”假装可怜无害之像,欺骗麻痹了民主自由世界。

与此同时某些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和日本)的领导人,由于目光短视,及资本的贪婪更对邓小平的伪装不但毫无警觉,而且又再一次重复当年杜鲁门、尼克松的幼稚错误。以为中共不同于苏共,是可以“争取”和促使它“变好”,向民主转型的。于是克林顿总统不顾美国国会大多数议员的坚决反对,闭眼不看大陆恶劣的人权,故意淡忘六.四的血腥,动用总统否决权,坚持年复一年的将“贸易最惠国”待遇给予中共,让其每年从对美贸易的巨额顺差中吃肥壮大。日本领导人更被北京的“中日世代友好”唱昏了头,于是长期向中共提供低息、甚至无息贷款,提供大量技术援助,扶持中共发展经济。与此同时中共则利用自己“得天独厚”的、可随意压榨剥削劳工的“优势”,靠低人权、低工资、低福利以及破坏生态资源与环境而生产出的大量超低成本、乃至劣质带毒的产品,向发达国家倾销。既冲击对方的市场,又大量赚取外汇。于是出现了所谓中国经济腾飞的“奇迹”。中共政权由奄奄一息逐渐变得财大气粗。

接下来,更用这些金钱穷兵黩武,大肆扩充军备。大肆研发、制造包括核武与导弹、航母在内的各种大规模杀人武器。至此,欧美民主国家终于养虎遗患,给世界“培养”出一个比希特勒、斯大林更难以对付的敌人,而且-朝“崛起”,便向世界“亮剑”,变为一种新型且毒力更强的“后共产主义病毒”,成为当今文明人类最大的祸害。

中共一向善于玩弄所谓“革命的两手”。它一方面在东海、南海、台海四面“亮剑”,到处树敌,人工造岛,炮舰外交,既要走向“深兰”,更想控制国际航道,让南海周边诸小国臣服“天朝”,把“美帝”赶出亚太。不断“亮剑”生事的同时,又大把地撒帀、抛金。用金钱、外贸订单筑成红色陷阱,诱人上当。中共领导人经常带着大把的硬通货与经贸定単强势出击,一方面大慷中国纳税人之慨,大把撒帀,收买像柬埔寨、老挝及非洲、拉美的-些穷国使其为中共“站台”唱颂歌。同时又向民主国家发起“银弹”攻势,分化民主自由世界,用金钱堵住民主国家领导人之嘴。让他们对中共在大陆大肆侵犯人权,迫害政治异见人士,维权律师,上访民众,宗教人士,压迫藏人、维族人等少数民族,霸凌台湾民主政权等种种恶行,装聋作哑保持沉默。

典型的如2015年10月习近平访英。英国在“银弹”攻势下,一身瘫软,首相卡梅伦为争取中共投资,竟然让女王屈尊降贵亲在白金汉宫以红地毯与王室马车迎接习近平,更让习去英国议会发表演讲。这是除了民主国家元首之外,任何共产专制国家(包括前苏联)或其他独裁者都未享受过的所谓“无上荣誉”。卡梅伦在公开场合更绝口不提中共大肆践踏人权的问题,反而称英中关系进入了所谓“黄金时代”等等。与此同时,更无视民主国度的起码准则,动用大批警力强横压制抗议者不许接近习近平,甚至抓捕中国民主抗议人士邵江以讨好中共。诸如此类的献媚讨好,令英国人都看不下去。所以习近平在英议会发表演说完毕后,无人鼓掌。英国媒体更斥英当局这些行为,是为了吸引中共投资抛弃原则,而“向中国叩头”的行径,在这种坏“榜样”引领下,以前曾义正词严批评过中共人权状况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开始保持沉默,并与荷兰、法国争相前来北京向中共示好。默克尔更公然称颂中共为“欧洲可靠的伙伴”。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和惧怕北韩的心理,竟屈从中共的压力,不顾民主国家的集体抵制,而出席中共2015年的“九·三”阅兵,去“观礼”当年曾侵略过韩国的中共“解放军”。而另一个身为联合国秘书长的韩国人潘基文同样置自己祖国尊严于不顾,竟去与包括被国际刑謷通缉的反人类罪犯、苏丹独裁者巴希尔并肩同登天安门城楼,为中共阅兵站台、背书。一个是国家元首,一个被誉为“世界最高行政长官”,都被靠着银弹金钱开路的后共产主义病毒“感染”而“病倒”了。这是当年苏联都绝对办不到的事。

2016年9月9日是毛泽东死亡40周年的所谓“冥诞”。显然是在大陆当局暗示、授意、鼓动、资助下,一群海外红卫兵,亲共华人社团,以及移民澳洲的大陆贪官夫人、二奶,至爱亲朋之流群起蠢蠢而动,要在澳大利亚悉尼和墨尔本两个最大城市同时上演两场以歌颂毛泽东为主题的音乐会。幸亏移民澳洲的民主女战士、原大陆政治犯齐家贞,拍案而起,联合当地华人组织“澳州价值守护联盟”立即开展了抵制“颂毛”音乐晚会的活动,举行了颇具规模的集会、示威。并充分利用互联网发动了所有的网上亲朋故知,踊跃签名,形成了一股愤怒谴责毛泽东的抗议洪流。引起全球关注。最终迫使这两城市的政府取消了“颂毛”的闹剧。

然而这伙人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终于又于今年二月在墨尔本艺术中心连续上演三场由江青在文革中一手炮制的所谓“革命样板戏”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这是一部凭空胡编乱造,歪曲历史,煽动仇恨与暴力屠杀的政治宣传戏,也是对芭蕾舞这-高尚艺术的肆意糟蹋。与此同时10月8日晚在美国洛杉矶华人区圣盖博市大剧院竟公然上演所谓纪念中共红军长征80周年的节目。所谓“长征”是个欺世盗名的弥天大谎。上世纪三十年代,正当日本大举侵略中国时,中共却在1931年11月7日至20日,在江西瑞金召开“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于11月7日(即苏联的国庆日)那天宣告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个“国中之国”的国旗竟是苏联“镰刀与锤子”的图案。其控制的区域竟称为“苏区”。于是理所当然被中国国民政府清剿。前后经五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后,“苏区”的“红军”伤亡惨重,无力抵挡。遂于1934年10月由江西出发,—路向南逃跑,直至贵州、四川以及原西康省,最后逃到陕北。出发时大约八万多人,到达陕北时连同它—路裹挟相从的人加在一起,只剩下一万多人了。由此可见这根本不是一次什么“征战”而是被打败后的长途溃逃。如此听命于苏联,破坏中国抗日的行为,今天还有什么值得歌颂?从而招至海外异议人士和当地市民在演出现场外举牌抗议;期间先后有声援香港民主运动及西藏人权的组织加入。演出开始前,一度有前来的亲共人士与抗议者对骂,后由警察出面制止才未酿成更大冲突。

至于北京近年不惜斥巨资在多国大办所谓“孔子学院”,更是名为传播“中华文化”。实则是用以传播“三纲五常”,“君臣父子”之道,以及“弟子规”,“三从四德”之类君主专制时代的精神糟粕,以美化独裁专制。最终更将被用来招募间谍和建立亲共网络,成为渗透所在国主流社会的利器。因而这种“学院”已被一些国家政府勒令关闭。

由此可见,当今中国大陆不仅是全球独裁专制政权的“龙头”老大,更是“后共产主义病毒”的载体。这种“病毒”,比当年苏俄原教旨的共产主义病毒的毒力更厉害。它借助金钱铜臭之力而传染性更强,更易侵入社会的机体,危害社会。更糟的是某些西方幼稚的“左派”还在有意无意地替其大唱赞歌,称其为“无害”。更有某些见钱眼开的所谓“学者”则千方百计将其美化,为其辩护。从而形成了-股反民主宪政,反普世价值观的历史逆流。更是对民主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挑战与威胁

全世界民主国家(尤其是美国、日本与欧洲诸国)的领导人对此决不可再为贪图一点经贸利益,对其姑息纵容,甚至幻想它会放下屠刀。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张伯伦绥靖主义政策的惨痛教训,犹殷鉴不远。难道还要重蹈其覆辙么?

相关标签:后共产主义    病毒    中共    林傲霜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