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当:后地震时代 人间惨剧VS人间现实

我曾在美国发生“9·11”事件的那一年去过成都。

从成都市中级法院阅卷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在宾馆里看到四川卫视插播的“9·11”事件实况。当时真的对美国会发生如此事件而感到不可思议,它至少在我的思想上产生了一场大地震:任何人、任何组织,也不管你有多么强大,但一定不要过于横行霸道地欺负弱势者,兔子急了真的会咬人的。当时我还曾设想,在那倒塌的摩天大楼废墟里,也许还会埋有活着的人,他们在救援不及时的情况下,只能慢慢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啊……

我决没想到,在若干年之后,就在成都的附近,会发生一次比“9·11”更为惨烈的灾难。

这一次去成都的任务很轻松。在合肥到成都的航班上,我调整了工作日程,先来个都江堰、青城山一日游,第二天再去业务单位办事。我在航班的杂志上看到了下面的文字:9月16日,第三届中国(成都)道教文化节在青城山隆重开幕。成都是道教的发源地和发祥地,“南武当、北少林,峨眉弘佛法,探本上青城……”

在成都去都江堰的路上,导游向游客讲述了都江堰的来历和青城山的神秘,她还承诺带我们去参加一下当年的地震遗址。不过参观地震遗址也是要收费的,为此,导游让每位游客又多交了10元钱。

都江堰是二千多年前(公元前256年)由秦国的蜀地郡守李冰主持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至今仍保留着她的原始风貌。特别是渠首的三大工程:离堆宝瓶口、飞沙堰和鱼嘴,成为都江堰辉煌历史和千古奇功的基石和见证。我们很难想像,在2250年前,李冰他们是如何精准地劈开玉磊山,创造了宝瓶口的奇观?又是如何设计出飞沙堰,巧妙地分沙、排沙?更不能理解他们又是如何构思出鱼嘴工程,使飞流直下的岷江水以四六分流,成为外江和内江?当然,最让今人叹为观止的是,这座离映秀只有9公里的古老水利工程,在2008年5月12日的大地震中,居然在周边的许多现代化建筑都轰然倒塌的情况下,仍安然无恙。

离开都江堰水利工程,导游带我们去参观都江堰市的地震遗址。其实就是让游客们乘车在都江堰市区绕了一圈,她指著市区里那一片片绿地说:在长有青草的地方,原来就是地震中倒塌的房屋所在。她介绍说:都江堰死亡人数最多的是一所学校和一家中医院,仅那所学校就死了七百多学生。地震的当时,她就在学校附近的马路上行走,只见许多楼房在一瞬间倒塌了,空气中全是灰尘,孩子们在废墟中无助地哭喊,许多从倒塌的房屋中爬出来的家长赶过来,用手在劣质水泥废墟中掏著、挖著,寻找着他们的孩子。许多家长的手指磨烂了,都露出了白骨,也不觉得痛,只是面对虽然挖出来却已死去的孩子们,才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哭……

说到这儿,导游哭了。她说:两年过去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我真的不敢想像那些被埋在地下的孩子们,是如何在绝望中走向死亡的……

在导游带我们去一家饭店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一台电脑正播放着当年地震的实况:一栋栋楼房在倒塌,人们在奔走呼号,一具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亲人们在无助地哭喊……

老板介绍说:这两个光盘可以播放9个小时,全是地震当时的实况,在官方媒体上从来没有播放过,其他地方也买不到的,这里仅卖二十元。可我没有买,不是我舍不得这二十元钱,是我没有勇气再去看这一幕幕人间惨剧。

这时,一个游客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5·12地震之后,全国各大媒体的记者都来到这里,当时有关部门要求所有新闻稿都要通过他们的审查,可就有一家央媒的记者忽略了这个问题,把一家市检察院开始调查学校楼房倒塌原因,准备追究有关开发商质量责任的情况给报了出来。这篇文章在网上引发热议后,北京的有关方面急召这位记者回去,大有兴师问罪之势。当时那位记者和报社的老总以及那家检察院的领导都吓坏了。值得庆幸的是,第二天,因美国一家报纸转发了那个记者所写的文章,并加了评论,称赞中国政府开始关注弱势群体,重注人权等等,于是上面把批评变为表扬,记者才没下课,那位检察长才保住了乌纱……

吃完饭,导游照例安排购物。她说得很直白:在四川,导游是不拿工资的,你们每购100元的东西,我就可以拿百分之七的回扣,请大家支持一下。

我不知道导游不拿工资的说法是否真实,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是制度的问题,再好的导游,也只能靠宰客发财了。

进入购物点,一些游客不堪购物讲解员的忽悠,竟坐在椅子上打起了呼噜。我还是买了一只“小分子活水杯”,以响应导游“支持灾区人民”的号召。

这个时候,我很难把刚才痛说地震之苦的导游与眼前这个号召游客支持一下的导游联系在一起。刚才的那个导游诚恳而纯真,现在这个导游怎么看都有些利令智昏。这个过程很容易让人想起去火葬场的感觉:当我们看到一个不久前还活蹦乱跳的亲友现在平静地躺着,被推进火化炉之后,心里总有一刻超凡脱俗的纯净,觉得人间的一切利欲争纷竟是那样地可笑。而一旦离开了火葬厂,大家似乎又都忘记了刚才的省悟,立即又投入到尔虞我诈的争斗之中。

一个好的社会制度,能充分发掘人们心中的那一份纯真和高尚,一个坏的社会制度却能不断地放大人们心中的恶。而在我们现实生活中,这种对美与恶的态度,却时常被弄得拧巴著。

可能是由于一个持有老年证的游客对门票打折的计算方式与导游产生了分歧,导游告诉他,这个问题不归她管,游客只能去找当初报名的旅行社理论。这些游客是诸多个旅行社收过来的散客,给旅行社打电话,人家要么不理,要么请你第二天去旅行社商谈。旅行社明白,谁也不会为了这点儿小钱专门抽出半天或一天时间去他们旅行社“洽谈业务”的。

现在,许多地方都将旅行社与导游分离开来,旅行社专门网捕游客,然后由游客服务中心根据旅行社报过去的游客去向分别拼团,再由导游服务中心派出导游跟团服务。这样,一旦游客对收费或服务质量发生异议,暴露在第一线的导游就会把责任推给旅行社,从而避免了导游与游客之间的直接冲突,也更让游客因不方便去旅行社而投诉无门。这情形很像一些地方政府的作派,他们一方面高唱要重视信访工作,另一面又暗中操纵截访公司截访。

尽管如此,这车上的一位游客还是与导游发生了冲突,她甚至责问导游说:这里地震时,全国人民都捐了款的,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

还有一位游客打电话对旅行社的人说:你们真没良心,全国人民是怎样对待你们的,这门票明明是180元,半价就是90元,你们为什么只退30元?

我在心里说:这是哪儿跟哪儿呀?全国的旅游业都是这个德行,你们凭什么非得让这里的导游做得比别人好呢?对这里地震捐款,也未必全国人民都捐了,捐了的人也未必是自愿捐的。再说,你捐的款也不一定就被有关部门用到了这里。况且,你既然是捐款,又有什么理由非得让人家用出类拔萃的服务来报答你呢?

其实,门票180元只是门票的标价或旅行社的报价,而导游去购团体票时,景点售票处会给予很大的折扣的,导游按半价只退30元,就说明这里的门票在折扣后仅为60元。这只是导游、旅行社和景点售票处之间的潜规则,一般游客哪里会明白。就像许多当事人去法院打官司,以为只要有证据,依据法律就能胜诉一样。

接下来的青城山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许多景点都因地震而受损,大多都在维修。除了青山绿树,还是青山绿树。我只上到天师洞就下来了。我得保存一些体力,第二天还要从成都飞往西安,再从西安去延安,开始我的“红色之旅”。

相关标签:512地震    都江堰    911    司马当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