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评“一带一路”面临的三大难题(图)

北京“一带一路”国际高峰会刚刚闭幕,尽管官方大肆渲染“一带一路”取得的成绩,但从目前传出的多方信息来看,“一带一路”面临投资持续下滑、项目利润受限、风险隐忧等多重难题。

旅美中国学者何清涟在《美国之音》撰文说,“一带一路”说起来庞大,其实是个可虚可实的计划。实,是指这两条丝绸之路上的许多国家,本来就与中国有或多或少的经济联系。世界上现有224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已经与将近170个建立了经贸来往。基于这一现实,纳入“一带一路”只是形式上的变换。虚,是指纳入一带一路之后,对中国与这些国家的经贸来往到底会有什么变化?这完全取决于钱从何而来,又将投向何处。

投资持续下滑不到中对外总投资的一成

“一带一路”投资的钱从哪里来,一直是外界关注的要点。目前主要筹资来自中国,但从资金规模上看,既不是中国对外投资的大头,也不及同类的其它国家银行投资。

对比2016年的投资数据后,外媒指出“一带一路”的投资没有说的那么大。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引用中国商务部数据,2016年中国对外投资增长40%、创下新高,但对“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却下滑了2%,2017年前三个月投资同比也下降18%。

《财富》(Fortune)杂志则报导说,2016年中国砸下145亿美元在“一带一路”国家建设开发铁路、公路、电厂、港口和机场建设等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项目,金额看似庞大,但同年中企在美国直接投资(FDI)却高达456亿美元。相比之下,“一带一路”的投资规模约为后者的三分之一,且只占中国全部对外投资的9%(不到一成)。

再从中国提供资金的来源看,“一带一路”计划中最重要资金来源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截至2016年年底为1,100亿美元,但对“一带一路”国家的贷款余额却实际下降10亿美元。

而2016年初正式投入运作的亚洲投资银行(AIIB)则是新瓶装老酒,号称1,000亿美元股本金(其中中国认缴超30%的股本),提供的贷款总额只有同年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的十分之一。

除此之外,中国投资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类似私募股权基金,其董事名单清一色都是中共官员,出资方目前也锁定由中国外汇储备中投公司及相关金融机构,这些视为“一带一路”的大发展都经不起同比。

掺人民币国际化私货周小川为一带一路定性

本轮会议前后,有信息释放中国参与“一带一路”的资金投入掺有私货,被看作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步棋。

随着“一带一路”项目的铺开,中国与资金接受国之间会在物资、人力、技术等方面进行合作与交换,自然这些活动都涉及到资金(钱)结算和流动,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未来用人民币当结算方式、被视为为“一带一路”定性,折射中国的目标定位。

据路透社5月4日报导,周小川发表署名文章,提出“一带一路”投融资应以市场化为主,积极发挥本币作用,撬动更多的当地储蓄和国际资本,形成正反馈。

文章中把两国资金往来活动的未来互动描绘成:“资金接受国可直接使用他国本币购买本币发行国的产品,节省换汇成本。随着资金接受国和资金提供国的联系越来越密切,本币收入越来越多,未来也可直接使用资金提供国的本币偿还融资债务,节省换汇成本。”

鉴于中国在“一带一路”中的“主导者”形象,这句话可解读成:“资金接受国可直接使用人民币购买中国的产品,节省换汇成本。随着资金接受国和中国的联系越来越密切,本币收入越来越多,未来也可直接使用中国的本币偿还融资债务,节省换汇成本。”

何清涟认为:不容否认,参会诸国当中,不少国家是奔中国那数万亿外汇储备来的。觉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北京随便撕下一只小角,就够自己吃半天。想必在听明白周行长这条宣示后,冲着外汇来的国家多少会有点失望。

项目利润料受限难摆脱“政治”标签

“一带一路”是中国转移国内过剩产能,寻求新增长点的对策,但项目能否获得正常利润、实现良性循环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IFRI)日前发表《中国新丝绸之路》分析报告,指出中国国内建设类产业存在过剩产能,而东南亚及邻国正面临资金以及技术缺口,两者有供需交集,但是中国国有企业以及私人企业是否为达到北京的政治目标,被纳入那些“不可能产生回报”的项目,或者说这些项目是否能吸引其它私人资本,将会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报告指出有三个原因会限制这些投资项目的利润。首先,“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项目除通讯网络等有利可图外,一般的项目回收期都较长,甚至经常这些项目都会是收不抵支,在较贫困的农村地区或需要治理水患的地区尤为明显。

第二,社会、政治以及安全原因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本身通常也会增加这类项目执行或运营的成本以及难度,这对以盈利为目的的私企可能不具有吸引力。

第三,有些项目是纯战略性的,比如中国希望有石油进口的替代路线,以避开南海地区。中国官员私下里承认此举可能会损失在巴基斯坦80%、越南50%以及中亚地区30%的投资。

而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经济放缓以及希冀升级产业链,将过剩产能部门,尤其是跟建设类相关的产业,如钢铁、水泥以及重型机械(产能利用率约70%)转移出去。以钢铁部门为例,2014年中国的过剩产能已达4.5亿吨,而中国国内的铁路建设只消耗了2,100万吨(占5%)。在如此迫切的“走出去”经济压力以及政治口号下,一带一路的项目很难撇开“政治化”标签,而且利润上也不太可能透明。

中企坦言需转移过剩产能但害怕风险

中国国内的部分企业希望借助“一带一路”扩大海外市场,转移国内过剩产能。广西柳工集团董事长曾光安在星期一(5月15日)接受CNBC采访,表示考虑到国内增长缓慢,“到中国以外寻求更多的生意、平衡国内风险是(中国企业)很重要的战略。”

在国内市场大幅度下降的时候,柳工有三分之一的收益来自海外,并计划要将海外收益扩大到一半,而在海外140个国家的业务中,其中有50个国家都在“一带一路”项目里。

但曾光安表示参与对外投资项目,“担心政治风险以及市场风险……以及市场不确定性,因为有些国家经济不稳定”,此外还有货币波动以及适应当地环境和文化的挑战。他的话道出了其它想要参与的外国企业以及政府的心声,控制投资所在国的风险、确保资金透明度以及保证他国企业获得公平合作机会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充分条件。

《财富》杂志亦指出,“一带一路”计划中的许多参与国都存在政治经济局势动荡,无疑为推动建设埋下许多未知数。比如斯里兰卡近日因政府为“一带一路”计划,强征土地引爆僧侣和居民抗议;此外,中国与巴基斯坦合作的“中巴经济走廊”被纳入“一带一路”,因很大一部分要穿过印巴之间具有领土争议的喀什米尔地区以及阿富汗神学士(Taliban)政权所掌控的区域,这已使印度不满、并拒绝出席峰会。

而同时中国新疆的一带一路枢纽,因中共的独裁镇压激化维吾尔族与汉族之间的矛盾,近年来在新疆发生多起暴力事件。香港传媒引述东亚情势专家、澳洲国防学院荣誉教授赛尔(Carlyle Thayer)的话:“我们并不清楚(一带一路)东道国政府的共同融资、涉及的债务及还款方式,但中国以西的所有基础建设都不稳定。”

正如《时代》杂志(Time)所说,“一带一路”基本上就是中国想在自身经济发展趋缓时,找一个更容易与它国贸易的方式,但内容及概念都相当模糊。这项涵盖全球65%人口、超过1/4贸易额的计划在受到全球关注的同时,也因无法得到欧美大国的多数支持,备受多方质疑。

相关标签:一带一路    中国经济    人民币    大纪元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