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CEO:恐慌时刻即将降临 经济危机在劫难逃

奢侈品集团巨头,法国路威酩轩(LVMH)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称,“恐慌”时刻即将降临,一场全球性的危机就在转角。

阿尔诺认为,目前商业的处于“非常奇怪的时期”,由于低利率和负利率,人们花钱求“LVMH这样的公司”借钱,这是非常危险的。

他在周四接受CNBC采访时称:

“从经济气候大环境看,目前的情况属于恐慌中期阶段。”

“当我看到利率很低,当我看到大量金钱流入系统,当我看到股票价格太高时,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在全球范围内避免一场危机。”

“我认为一个泡沫正在成长,这个泡沫有一天会爆炸。”

阿尔诺执掌的LVMH集团,总部位于巴黎。该公司是1987年时装品牌路易威登与干邑酿酒商酩悦轩尼诗(Moët Hennessy)合并而成立。

他并没有表示下一场危机是否会立即爆发,还是将在未来几年内爆发。

不过阿尔诺认为,以他个人的经验,每隔10年左右一场全球性危机就将爆发,上一次发生在2008年美国。

“全球过去10年几乎没有发生过大的危机,自我进入商业领域以来,每隔10年左右就会看到一场大危机,所以请小心。”

“市场中存在太多的钱。泡沫建立之后,总有一天会爆炸”。

不过阿尔诺对更长周期经济依然“乐观”。他认为科技创新最终将促进发展。

相关标签:经济危机    泡沫    全球经济    华尔街见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CEO:恐慌时刻即将降临 经济危机在劫难逃

奢侈品集团巨头,法国路威酩轩(LVMH)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称,“恐慌”时刻即将降临,一场全球性的危机就在转角。

阿尔诺认为,目前商业的处于“非常奇怪的时期”,由于低利率和负利率,人们花钱求“LVMH这样的公司”借钱,这是非常危险的。

他在周四接受CNBC采访时称:

“从经济气候大环境看,目前的情况属于恐慌中期阶段。”

“当我看到利率很低,当我看到大量金钱流入系统,当我看到股票价格太高时,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在全球范围内避免一场危机。”

“我认为一个泡沫正在成长,这个泡沫有一天会爆炸。”

阿尔诺执掌的LVMH集团,总部位于巴黎。该公司是1987年时装品牌路易威登与干邑酿酒商酩悦轩尼诗(Moët Hennessy)合并而成立。

他并没有表示下一场危机是否会立即爆发,还是将在未来几年内爆发。

不过阿尔诺认为,以他个人的经验,每隔10年左右一场全球性危机就将爆发,上一次发生在2008年美国。

“全球过去10年几乎没有发生过大的危机,自我进入商业领域以来,每隔10年左右就会看到一场大危机,所以请小心。”

“市场中存在太多的钱。泡沫建立之后,总有一天会爆炸”。

不过阿尔诺对更长周期经济依然“乐观”。他认为科技创新最终将促进发展。

相关标签:经济危机    泡沫    全球经济    华尔街见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中国历史正述-商之二:中药里发现的史料

神传文化中国历史研究组 来源:正见新闻网

有一种说法,三个孩子的家庭,老二总是被忽视的。这个说法放到夏商周身上竟也适用,商朝的前面,有定九州功高盖世;它的后面,有周朝的文武之道、繁盛,相比之下,商朝似乎显得是比较无足轻重一些。

甲骨文的发现和殷墟的发掘,将这个朝代的颜容展现出来。如今它被奉考古证据为圭臬的们称为 “信史时代”的第一个朝代。

所谓“信史时代”,还有一个“传疑时代”与它相衔,是近代西学东进的产物,有或出土文物证明情况的,归于信史时代,反之便将它“传疑”起来。殷墟发现以前,商朝也被归入“传疑时代”,不幸得很,商朝以前的朝代还在被“传疑”中。

这是很有趣的现象,周朝人不怀疑商朝的存在,商朝人不怀疑夏朝的存在,后代诸朝也笃信不移,近代反倒“传疑”了。让我们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父亲确知祖父的存在,儿子也确知祖父存在过,儿子的儿子也确知,这么一代代下去,某一天,祖父的一些子孙说:“我没有见过这个人,也没见过他的遗物,他不一定是我的祖宗。至于家谱的记载,那说不定是我的先辈们编造的。”

对于某些学人而言,商朝以前的朝代还在“传疑”中。这就是党文化和近现代变异观念破坏我们“德信古人”的优良传统而强迫我们“数典忘祖”的后遗症之一吧。所幸,上天有好生之德,没有让“子孙”的错犯得太大,把商朝的“遗物”亮出来了。现在人们越来越清醒、理性,历史的久远尘封也在渐渐有序地开启,商以前远古历史的考古文物资料也越来越多。

一百多年前的清朝,北京有个偶染小恙的学者京官,在他的中药里看到一味药被人工雕刻过,这味药名为龙骨,他将这龙骨拿来细细检视,断定刻的是文字,于是命人将药店的龙骨悉数买回家中研究。

京官的名字叫做王懿荣,清末翰林,进士出身,职务是国子监祭酒。祭酒──实与酒无关,有关的是修学。国子监:教育的主管机构;国子监祭酒:国子监最高负责人。

中药材里确实有一味龙骨,取的是趋向结石化的动物骨头。龙骨磨成粉服用,可以治体弱和破伤风。《神农本草经》集注在“虫骨三品中”说,龙骨“生晋地川谷,及太山岩水岸土穴中死龙处”,主治“心腹鬼疰,精物老魅,咳逆,泄痢脓血……”。

一百多年以前,“龙骨”的产地、中国河南省的北部安阳市小屯村一带。村民经常会在地里耕作出龟甲、骨头,他们中有人将这些骨头收集起来卖给了中药商。

神传的中医学,不仅是龙骨,天地万物几乎都可以入药,比如百草霜,就是锅灶头的黑灰,比如五灵脂,就是蝙蝠的排泄物(屎)。只是很多商代的历史记录被吃掉了,很多的化成粉末随风飘散了。只不知喝下去的历史是不是滋补到了身体?想来令人莞尔。

幸亏还没吃完就遇到了行家,王懿荣在金石学方面造诣深厚,最终确定“龙骨”上刻的是上古时期的文字。甲骨文就这样被发现了。

“龙骨”的产地是几年后被找到的,那里不仅出产“龙骨”,还出产古墓、青铜器、古城……这个地方后来被称之为殷墟,殷商时代的废墟。

殷墟曾经是商朝的都邑,古称殷,因而商朝又被称为殷商。商朝灭亡,殷都废弃,它也俯身入地,深藏三千多年。直到1928年,民国时期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殷墟挖下了考古第一铲土,这个辉煌的文明才渐次展现在世人的面前。

殷墟的发现也很有些曲折,得知了甲骨的出产地,历史语言研究所欲了解那里是否“宝藏一空”,便派员去当地调查。派去的年轻学者探访之下,发现尚有不少甲骨幸存于地下。于是历史语言研究所决定发掘殷墟,意想不到的是,一个石破天惊的发现由此展开。

殷墟的发现,在历史上意义非凡,商朝──不是有没有过它的问题,是古代的文明曾经多么辉煌;以为“先辈编造家谱”的“子孙”们,也多少明白了一点“古之人不余欺”的道理。

对殷墟的发掘,从1928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十,目前的概况是:殷墟长、宽各约6公里,总面积约36平方公里。小屯村是它的宫殿、宗庙区,也是殷墟的中心,洹河从整个遗址中间穿过,建筑物在洹河两岸呈环形分布。

殷墟的发掘至今还在进行中,已经发现的遗迹有宫殿、宗庙、王陵、商城、族邑、甲骨窖穴、铸铜遗址、手工作坊、家族墓地等,将来哪一天发现个剧院、停车场也说不定呢。

除了殷墟,近些年发现的偃师遗址,也被确认为早期商朝的遗址。还有一些零散的遗址被发现。商朝的面目越来越清晰。

1936年,在殷墟发现了YH127甲骨窖穴,这是商王武丁时代的王家档案库,据说记录了武丁时期十五年之久的历史;后来,又有司母戊大方鼎、妇好墓的发现,近些年还有河南的偃师遗址的发现,商朝的面目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美丽了。

稍有遗憾的是,商朝早期的甲骨文还没被发现。慢慢等吧,需要的时候,它们就来了。

参考文献:

《殷墟甲骨学 带你走进甲骨文的世界》,上海大学出版社 2007。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

八卦媒体遭关闭 习近平找不到替代方案 在试水(图)

中国政府出台威力强大的《网络安全法》,本月开始实施。不过谁也没有料到,最先被下刀的,是60多个经常报道名人绯闻的社交媒体账号,理由是它们“传播低俗内容”及“造成负面社会影响”。几天之内,“中国第一狗仔卓伟”和“长春国贸”等一批娱乐大V账号被关闭。南都娱乐周刊、芭莎娱乐、男人装等几十个娱乐公众号也同时被封。八卦网站不涉及政治,为何还是难逃当局封杀的命运?

何清涟认为,在中国,封杀娱乐社交媒体当然是件大事。从江泽民时代开始, 中共当局吸取“六四”教训,极力消解中国人的政治热情,采取了双管齐下的策略,一方面用民族主义话语引导所谓爱国主义热情,另一方面就是放松对吃喝玩乐、性话题的管制,让中国人的热情有处释放与寄托。

因此,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全国都市报系列兴起,吃喝玩乐与娱乐八卦类文章占据报纸版面,婚恋类话题很快就从第三者、多角恋扩展到同性恋、变态恋等,网络时代更是色情化泛滥。

这种情况对中共统治很有好处,据国内一项网上数据分析,中国人当中,对政治感兴趣的,只有网民总数的1%多;大多数喜欢聊各种生活话题,尤其是名人八卦。

因此,关闭八卦媒体,影响甚大,除了商业利益之外,对当局来说,还必须考虑制订新的策略,来替代江泽民时期定下的用低俗化娱乐及感官享受消解民众政治热情的方案,从中国国民现状来看,这个方案其实是找不到的。

陈破空表示,八卦娱乐媒体账号,成为《网络安全法》的牺牲品。应验一句话:“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关心你。”当局需要整顿那些有人气、粉丝众多的账号,哪怕无关政治、而仅仅是娱乐,当局害怕人群聚集,哪怕是在网络上。任何游离于共产党组织之外的群体,都让当权者觉得不安全,他们担心,只要社会舆论风向稍微一转,这些拥有千万粉丝的账号,一夜之间,就可能成为反政府力量。

陈破空说,关闭八卦娱乐媒体账号,其实可能还另有隐情,因为,许多高官腐败丑闻曝光后,人们都发现,他们涉及淫乱方面,往往与影视明星或电视节目主持人相关。反过来看,那些追踪娱乐界名人明星的八卦娱乐媒体和账号,一不留神,可能曝光与他们有牵连的高官、领导人,丑闻一旦泄露,后果严重。为防患于未然,所以提前动手,铲除消息来源,堵塞传言渠道。

相关标签:习近平    江泽民    何清涟    八卦媒体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河南荥阳市公安局局长夏日红遭恶报暴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六月十三日晚,一直跟随江氏一伙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河南省郑州市荥阳市公安局局长夏日红遭恶报,已暴亡,年四十四岁。
荥阳市上任公安局长,由于破坏法轮大法佛家上乘大法,遭到恶报后,现任局长夏日红接替。
夏日红上任后,不分善恶,仍是追随江泽民破坏大法,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本地大法弟子多次给夏日红邮寄真相信,讲真相,夏日红就是一意孤行,不听善言,而且在五月十二日晚,又指使荥阳城关派出所绑架了连上街区的共四名大法弟子,至今还未放人。大法弟子家人怎么给警察讲真相,还不放人。
荥阳市广武镇三官村法轮功学员李长松,男,七十来岁,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左右在车庄村讲真相救人,被恶人构陷,电动车被扣留。恶人并打电话,广武派出所警察绑架李长松,李长松被关押在三里庄看守所。家人去要人,警察说此案在公安局长夏日红手中。
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善良的走在神路上的人,必自吃其恶果。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7/河南荥阳市公安局局长夏日红遭恶报暴亡-34971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曾遭劳教所酷刑、药物迫害 北京杨春秀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杨春秀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遭中共人员绑架、关押、洗脑、非法劳教,备受折磨。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杨春秀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杨春秀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是杨春秀,女,五十六岁,原北京建材水磨石厂工人。我的父母早年就离世了,自小就和哥哥嫂嫂一起过日子。哥哥嫂子觉得我是个负担,所以我的内心始终很苦,家庭的温暖和幸福离我很遥远。长大结婚后,丈夫又很粗暴、自私,不得不早早结束了不幸的婚姻,只身带着一双儿女勉强度日,倍感命运的艰难。
一九九八年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生活有了转机,从此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目的,也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得法后,我努力按大法真、善、忍原则做好人,积极面对生活。
和平上访 被刑拘洗脑
然而邪恶的中共头目江泽民,妒嫉法轮大法吸引了这么多人修炼,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开动中共暴力机器,公然诬陷、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看到电视台在电视广播中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时,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好的大法与师父会遭到如此恶毒的污蔑和攻击,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泣不成声。
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个公道,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和大多数同修一样,走向了天安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被朝阳拘留所拘留一个月。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北京朝阳区南磨房派出所副所长穿着便衣,带着社区一帮人到我家,强行把我绑架到十八里店洗脑班。
被非法劳教 备受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我在崇文门东花市大街发真相资料救人时,被路边蹲守的两个保安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当时两个邪党保安还高兴的说:“一千六百块钱到手了。”我被绑架后在崇文门东花市派出所地下室关了一天,第二天被劫持到崇文门角门看守所里。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后来被恶党非法劳教一年半,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至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遭受迫害。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副大队长李守芬(当时三十多岁)等警察用强制手段想让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她们用“罚站”、“剥夺睡眠”、“不许大小便”、“药物迫害”、“剥夺洗澡”、“围圈围攻”、“剥夺光线”、不让家属见面等卑鄙的手段,企图改变我的思想和信仰。
曾经连续四个多月不让我好好睡觉,期间只偶尔允许睡一、两个小时,企图用这种“剥夺睡眠”的手段让我精神崩溃。有一次(大约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在警察办公室里(与其他被关押人员隔离的地方,其他人看不见、听不见),警察们全副武装,拿着电棍,拿着凶器,恶狠狠一面威胁,一面用圆珠笔狠劲扎我的手,同时强行抓我的手逼写所谓的“三书”。还把攻击大法的纸条贴在我的身上,浑身上下能贴的地方都贴上纸条,甚至连鞋里面也恶意放了纸条。我当时义正辞严地对参与迫害的人说:“你们敢把此时此景录下来上电视吗?今天我亲身体验,你们迫害好人、迫害法轮功这一切都是真的!外头那些真相材料上说的都是真的!”
在劳教所,警察们还用不明药物来迫害我,故意“没病制造病”。我修炼后身体一直很健康,根本没有病,警察故意长时间不让我睡觉,然后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带到医务室去量血压。我问她们为什么,警察大夫当时就拿出一瓶药使劲掼在桌子上,恶狠狠地说:“吃药!”我问什么病,警察说:“血压高,头晕。”我说,“我不晕,我没病。”警察大夫说:“你要相信科学!”我戳穿她们说:“原来你们不让我睡觉,就是让我血压高,然后逼我吃药。”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警察李守芬带着绳美玲(六十多岁的人)等人强制按着我灌药。因我拒绝吃不明药物,他们就强掰我的嘴,狠劲撬我的两颗前牙,致使其松动,快要脱落下来。当时绳美玲吓得浑身打颤,不敢灌药。李守芬恶狠狠的说:“灌!快灌!出了事我负责!”就这样,她们每天强制灌药(一种黄色药片)。

中共迫害示意图:强制灌药

在这样严苛的折磨下,我全身严重浮肿,两腿肿得像“大象腿”一样,上下一般粗,也无法弯曲,极度疼痛。在长时间剥夺睡眠的同时,又逼着我长期“罚站”,身体的承受几乎到了无法承受的极限。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在劳教所七大队图书馆的一个小屋子里,在这极其难忍的罚站酷刑中,我的身体直挺挺的突然倒下,右侧头部重重撞击在瓷砖地面上,倒下发出的猛烈的撞击声把她们吓坏了,巨大的疼痛也把我震醒了……那是一段多么残酷难熬的岁月呀!
被迫离家 再遭绑架
我从劳教所出来后,他们一直没有停止对我和家人的骚扰。每到所谓“敏感日”,南磨房地区街道办、社区邪党书记袁素娥等人伪善的问候我,或用电话骚扰我们一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六年二月份,我通过合法手续去香港旅游。回来后警察就开始抓人,当时去香港旅游回来的很多同修都被警察绑架迫害。大约是那年二月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晚上九点多,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公安分局、南磨房派出所的十个左右警察突然闯入我家。其中有女警穿着警服,很多男警穿着便衣,准备突袭绑架我。因当时我没在家,他们扑了空,我与警察擦身而过,安全走脱。
但他们并不甘心,经常在我家门口及路口蹲守,伺机实施绑架,致使我不得不离开家,在外流离失所。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他们在到处抓不到我的情况下,用卑鄙恶毒的手段扣发我近三十年辛勤劳动所得的退休金,企图从基本生存上搞垮我及家人。
二零一零年元旦前(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三十日),我因为给同修送《明慧周刊》等资料,又遭绑架,国保警察开着没有标识的车,遮着我的脸,送到王四营秘密洗脑班。逼着我女儿录像,然后把录像给我看,企图诱导我屈服。元旦前,北京朝阳区南磨房派出所警察找家属做“笔录”,家人这才知道我又被绑架了。
最可恶的是,二零一一年他们居然冒用我的名义,写了一篇谄媚中共污蔑大法的文章,发表到互联网上,欺骗世人。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7/曾遭劳教所酷刑、药物迫害-北京杨春秀控告元凶-349780.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老伴、儿子遭冤判入狱 通辽市85岁老人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通辽市85岁的王九五老人,2017年6月5日带着遗憾与牵挂含冤离世。身陷冤狱的老伴和儿子如今还不知道至亲已故。
王九五的老伴唐丽文和儿子2016年9月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遭绑架,老伴被非法判8年、儿子被判7年,80多岁的他去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再也禁不起这沉痛的打击,于2016年12月病倒在床,后来不吃不喝,清醒时哭诉说:“太狠了!他们太狠了……”
唐丽文原是通辽市金属回收公司业务科副科长,她曾是一个乳腺癌患者,做手术后不能正常工作,四十五岁就病退了。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唐丽文身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十几年都没有吃过一粒药,亲戚、朋友和单位的同事都见证了她身上的巨大变化。当年在天津肿瘤医院和唐丽文一起做过乳癌手术的患者有30多人,他们早已不在人世了,只有修炼法轮大法的唐丽文至今还活着。肿瘤医院认为唐丽文的健康是天津肿瘤医院在医学史上的突破,而唐丽文老人说: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再生!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来,唐丽文老人六次被非法关押、几次被抄家、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5年、二次被非法判刑(7年、8年),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原本因炼功好了的身体,被酷刑折磨的痛苦不堪,曾被看守所大队长王力警察打昏,牙齿被打掉,在看守所被迫害得口吐鲜血,被戴死刑犯重镣半个月,上酷刑“死人床”折磨九天八宿,直到身体抽搐的不省人事。唐丽文老人被非法关押在通辽市看守所的九个月期间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通辽市公安国保大队人员为了得到计算机密码对她实行了各种刑罚:背大板,手铐在铁管上坐立不能,弯着腰多天不让吃东西,灌盐水,接着灌不明食物。老人的身体不行了,警察又将她带到通辽传染病院,打不明药物,使她大小便失禁,精神崩溃。
唐丽文老人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七年后,被劫持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曾经被奴役,每天都干十二小时之多,几乎中午没有休息的时间,直到一天唐丽文在车间站不起来的时候,监区才给她调了工种。特别是受到了被强制洗脑迫害,每天被强迫看邪党的造谣污蔑,只要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身体出现问题,甚至是老年人血压稍有点偏高,狱警就逼迫非吃药不可,几个犯人把法轮功学员推倒按在地上,撬开嘴硬往里灌。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有。
当时近八十岁的王九五只身一人千里迢迢从通辽亲自去呼市女监给唐丽文送东西时,女监康健伟把东西留下后,态度蛮横的把他轰了出去,老人全然不顾长途坐车的辛苦,哀求道:我年近八十几千里地来这就是想看唐丽文一眼你们就方便一下吧。不论老人怎么哀求他们根本就不予理睬。老人只能迈着沉重的脚步再次失望的踏上回家的路,这个老人当时是怎样的辛酸和痛苦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唐丽文、王涛母子及季丽萍、郑金玲等四人,2015年9月6日在通辽市周边农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通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许静、团结路派出所等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抄家。2016年7月19日,通辽市科区法院非法对唐丽文、王涛母子等四人开庭,不许法轮功学员在庭上提及法轮功及相关的字眼,更不许法轮功学员诉说学法轮功之后自己的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和受益的情况。此前10天,判决就下来了,75岁的唐丽文被非法判刑8年、王涛(王浚)7年、季丽萍7年、郑金玲均7年。
2017年1月中旬,75岁的唐丽文老人被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儿子王涛被劫持到兴安盟保安沼监狱。
每次唐丽文被绑架后,家里都被抄的底朝天,最多一次有12个警察翻抄了2天,他们还雇用了一个专业人员打开了她家的保险柜,抢走精装大法书、现金四万元、美金两千元、金表一对等。大儿子曾患过精神分裂症,每次的破门抄家他都受到惊吓和病情加重。近20年来,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几十万元。可想王九五老人这些年承受着怎样的精神压力。
王九五85岁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大法近20年,身体非常好,从没去过医院,未吃过一粒药,85岁还照样骑电动车。可是,2017年6月5日老人带着遗憾牵挂含冤离世。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7/老伴、儿子遭冤判入狱-通辽市85岁老人离世-34975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