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的中国父母可借鉴日本家庭观念

在中国人的家庭观念中,你的,就是我的。而在日本人的家庭观念中,你的,不一定就是我的。

譬如说,我们中国的父母亲,常常会对孩子说这么一句话:‌‌“爸爸妈妈每天这么辛辛苦苦,不都是为了你吗?‌‌”孩子听了这句话,他会产生什么概念?他自然而然地会想到:‌‌“爸妈的一切都是我的‌‌”。

于是,我们在中国会看到这么一道人生的风景线:生下孩子后,年轻的爸妈就开始各种学前教育,要上最好的幼儿园、最好的小学。甚至不惜将北京CBD的大房子卖掉,去海淀区买一套破旧的学区房。

考大学时,要为孩子操心。大学毕业后,要为孩子找工作。找好工作还要到处张罗找对象,找好对象要为孩子买房。有了第三代,还要替孩子承担起养育孙子的责任。

结果我们发现,父母的一生都是为孩子活着,为孩子操心。而孩子们也是理所当然地接受父母亲的包办,结婚时你不给他买一套房子,父母会成为罪人。

而孩子们在20几岁人生最需要努力奋斗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豪房、有了豪车,过上了中产阶层的富裕生活。而这一切,都不是自己奋斗来的,而是爸妈辛苦给的。

所以,我们的年轻一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代,但是也是‌‌“迷茫的一代‌‌”,因为许多人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努力些什么?

我把中国的这一种家庭关系,称作是一种‌‌“相互依赖关系‌‌”,父母亲把自己的感情依赖于孩子,而孩子把自己的生活依赖于父母。

这一种相互依赖关系,使得中国的家庭关系变得十分的紧密,但是这一种紧密,除了血缘的亲情,还包含了一种经济利益。

譬如说,孩子结婚时,爸妈如果不给他准备一套房子,这种关系会因为社会的一种无形的压力而变得脆弱。

从这一个意义上来说,我特别欣赏70后和80后,他们是间于依赖与独立之间,在外地打拼,买房子最多也是拿父母一个首付,却还需要自己养育孩子,牵挂远在老家的父母。

那么日本人的家庭,有没有出现像中国人家庭那样的‌‌“相互依赖关系‌‌”呢?我觉得,日本人的家庭,它是属于一种‌‌“相互依存关系‌‌”。

日本孩子生下后,你就别期望有公公婆婆或者外公外婆帮你养,在日本,养孩子是父母亲自己的事,不是上一代人的事。

所以,许多的公司白领在结婚后,要么推迟生孩子,要么生了孩子立即辞职。日本社会有许许多多的专业家庭主妇,就是这么产生的。

日本人也有望子成龙的思想,但是不会刻意地去要求孩子一定要出人头地,也就是说,日本的教育,不是竞争教育,幼儿园没有小红花,中小学没有名次榜。

在东京等一些大城市,除了一些明星,和一些富家子弟,很少有人会刻意地把自己的子女送往远离家的私立学校去读书,绝大多数的孩子,都是在就近的公立学校上学。这一点跟美国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很多美国富翁并不注重为孩子买学区房,上贵族学校。米叔(微信号:这才是美国)的这篇文章《当中国富豪都把子女送到天价国际学校时,美国富豪把孩子送到了哪里?》发出去后,激发了大家的热烈讨论。

日本也有一年一度的全国统一考试,类似于中国的高考,但是你会发现,在高考的日子里,警察不需要出动,因为很少有父母亲在校门外陪考,都是孩子自己坐电车或者骑自行车去参加考试。

大学毕业以后找工作,在日本也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爸妈找关系都没用。因为日本无论是招公务员还是企业招员工,一旦出现因人设考的问题,那会成为一大社会丑闻。

丰田汽车公司创始人的孙子丰田章男先生,他大学毕业后要进入丰田汽车公司工作,也是隐姓埋名和所有的大学毕业生一样,去参加考试参加面试,最终才进入自己家族经营的公司,而且进去以后,就被分配到一个小城市去卖汽车,一卖就是5年。

日本也有许多剩男剩女,孩子们的婚姻问题也是令许多父母亲操心的问题。但是,日本会有年轻人自己搞的相亲会,或者找婚姻介绍所,没有父母亲替孩子相亲的人民广场和相亲公园。

在日本,孩子结婚是不需要父母亲准备房子的。东京都大学生生活协会做过这样一个调查,20-30几岁年轻人结婚,租房子结婚的比例高达85%,还有10%是在单位宿舍里居住或者与父母同居,只有5%的人是买房结婚。

从这一个调查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在日本租房子结婚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也就是说,孩子结婚时,婚房不是双方父母亲必须考虑的一大问题。孩子有多少收入,就租什么档次的房子,量力而行。

所以,日本的房地产市场火不起来,丈母娘是一个很大的‌‌“罪过‌‌”。

当然,日本的税金制度,也限制了父母给孩子买房。因为,根据日本的税金制度,父母亲买一套房子送给孩子居住,是属于‌‌“赠与‌‌”行为,这一种行为跟遗产继承一样,需要支付高额的税金,叫‌‌“赠与税‌‌”。

价值超过1000万日元,也就是63万元人民币的房子的赠与税金是50%。按照这一个概念,你在上海花了500万元人民币给孩子买了一套房子,那么你还得去税务局缴纳250万元人民币的赠与税,一套房子的总价就变成了750万元。

有朋友会说,房子由父母亲的名义买,买好后让孩子居住,不就行了吗?在日本,那孩子得给爸妈付房租,不然的话,父母亲就犯了‌‌“偷税罪‌‌”,那事情就大了。

日本的税务官比警察还精。中国的税务官眼睛只订企业,日本的税务官,大多数眼睛是盯个人,除了每个人必须缴纳的人头税之外,个人财产的转移所产生的税金,也是地方政府很大的一笔财政收入来源。

所以在日本,企业和个人偷税漏税金额相当于在60万元人民币以上,是要遭逮捕的。

所以,日本人的家庭关系,有两个‌‌“清清楚楚‌‌”,第一个清清楚楚是钱,第二个清清楚楚是时间。父母亲的钱是父母亲的钱,孩子的钱是孩子的钱。如果,孩子想用父母亲的钱,那得写借条立字句。这一点,日本跟美国很像,米叔(微信号:这才是美国)曾经写过《美国普通百姓到底如何对待儿女关系呢?值得借鉴》,值得大家学习!

日本法律规定,只要是用于孩子教育的钱,用多少都不征税。但是如果孩子成年后,与孩子之间产生的大额金钱关系,那就得向税务局说清楚,不然就有麻烦。

时间上的清清楚楚,一个最大的标志,就是父母亲有自己的生活时刻表,孩子不应该占用父母亲太多的时间。譬如说,你在日本的幼儿园也好,小学门口也好,到放学的时候,很少发现有老人接送孩子,基本上都是妈妈接送。

这就是说,日本老人不承担养育第三代的责任。这点跟美国相同,他们也是自己的娃自己带。米叔(微信号:这才是美国)在看到《一个人带三个娃?看美国家庭主妇一天的真实生活…组图》这篇文章的时候,深深佩服这个妈妈。虽然辛苦了点,却能给老人充足的时间去养花、外出旅游、拿相机拍照,参加各种老年人登山或者体育活动。毕竟,子女不能拿第三代绑架老人的生活。

日本人家庭的这种清清楚楚,看起来,使得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变得相互客客气气,如同邻居一般生疏,没有像我们中国人家庭那样缠绵一起的亲密。

但是,这一种生疏真的让日本人父母与孩子的感情变得冷漠了吗?我倒是没有这种感觉。

总体来说,孩子在成人之前,日本的父母亲啥都要管,甚至妈妈都要辞职回家当家庭主妇,专业养育孩子。

但是孩子成人之后,父母亲会对孩子放手,让孩子一个人出去游泳。如果成年男子还在与父母一起生活的话,反而会被邻居们认为不可思议。

成年以后的孩子,如果在外地工作,他一年至少有两个假期可以回家看望父母,一次是新年期间,还有一次是8月中旬,也就是过几天的盂兰盆节,类似于中国的清明节,也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可以回老家祭祖,与亲人团圆。

因为日本的公共交通十分发达,一般坐上三四个小时的新干线,或者两三个小时飞机,都可以回到家。

日本一年还有四个孝敬父母的节日。一个是母亲节,一个是父亲节,还有7月份的中元时节,12月的岁末时节,遇到这四个节日,孩子们都会送一点礼物孝敬父母。而父母亲也常常会寄一些孩子喜欢吃的家乡特产给远在外地的子女。

日本各种的物流十分发达,因此不少在地方城市生活的母亲,常常会做一些孩子希望吃的饭菜,委托物流公司保鲜送给在外地读书、工作生活的孩子们品尝。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依然会看到,日本也有一些老人愿意成为流浪汉,而不会去找自己的子女蹭饭。而一些子女明明知道父亲流浪在外,也不会把父亲找回来,闭着眼睛任凭父亲的‌‌“自由‌‌”。

虽然这样的流浪汉人数不多,但是也是日本社会的一种不可思议的奇葩。

我们很难断言,中国人的家庭关系模式好,还是日本人的家庭关系模式好,我想每一个国家的家庭关系,都有社会历史和文化背景,甚至地理环境的影响造成的,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只是对于年轻人,多数日本人有这样一个观点:

年轻人不能总躲在父母的大树底下,靠转嫁自己的生活压力来获取幸福,必须自己去奋斗,自己去努力,只有这样,你才能知道,一个人的一生,不能依靠索取获得所有,必须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才能拥有一切。

相关标签:日本    家庭    观念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