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 反思灾难 对恢复高考四十年的另类纪念

一九七七年冬天,在全国高等学校入学考试停止了十一年之后,中国政府决定恢复全国统一高考。此前一年,毛泽东的妻子江青及其追随者被抓捕、为期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宣布结束。所以说,恢复高考并非只是教育领域的事件,而是一个政治事件。当年参加高考的考生的年龄跨度从十几岁的少年到三十多岁的壮年;参加考试的人数高达五百七十多万,而录取的人数则只有二十几万。参考的人数和录取竞争的激烈程度在世界高考史上极为罕见。

今年是纪念中国恢复高考四十周年,海内外媒体发表了不少高考参与者的纪念文字。这些文字洋溢着幸运者对有机会参加高考并且最终被大学录取的喜悦,充满了这个人群对恢复高考决策者的感恩和对自己鲤鱼跳龙门之后的自豪。作为当年参与高考并且被录取的过来人,我理解这些幸运者们的感受,也从心里为这些同辈后来取得的成就高兴。但是我同时也深切感到,单是胜利者的感言不足以完整表达那场有关高考的事件对于我们这一代人和对于现代中国的意义。

对于发生在四十年前的那件事,除了庆祝,我们更应该反思。首先,人们在兴高采烈地回忆恢复高考的每一个细节的同时,却选择性的忘记了事件的根本原由。恢复高考之所以成为一个重要事件,是因为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中共领导人、中国执政党、中国政府突然停止了高考录取学生的制度。没有停止在先,何来恢复在后?精英们高谈阔论恢复高考对中国发展的意义,却有意回避停止高考及其相关的政治动作对这个民族带来的灾难,这令我感到不安和不齿。

断然关闭所有大学的荒谬决策摧残了一代青年的前途。四十年之后的中国政府仍然不让人们客观公正地总结产生这个荒谬决策的制度根源,并且试图在中国人的记忆中完全删除当时发生的所有那些反文明、反人类的倒行逆施,这种蛮横的政治压制阻碍了人们对于与停止高考有关的历史事件的深入反思,正在窒息中国的社会。我希望在中国人在欢呼恢复高考的历史事件的同时,也有勇气对停止高考、关闭大学和与之相关的那场更大的政治事件进行全面严肃的反思。

在我看来,虽然恢复高考是一件好事,但是它根本无法弥补关闭大学以及干扰中小学十一年对整整一代人所带来的损失。我在二十三周岁那年有幸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走进了北大校园,后来又分别获取了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的硕士和博士学位,随后又在剑桥大学教书十年。回顾自己的经历,我深切地感到,在文化革命中没有受到到正常的中学教育,又在应该接受高等教育的年龄荒废了学业,这些先天不足导致中国整整一、两代人无法产生真正伟大的科学家和思想家。

在庆贺自己赶上了高考那趟列车从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的同时,中国的精英们更不应该忘记那些被高考列车甩下的非幸运者,事实上,他们是我们这一代人中的多数。在我的小学和中学同学中,由于文革时期荒谬政策的耽误,绝大多数人没有受到完整的教育,随后又遭受背井离乡之苦。在文革结束之后,他们又历回城待业、提前下岗等遭遇。这一代人中的大多数成为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社会底层。我希望中国的精英们在庆幸自己成功人生的同时,不要忘记这些我们的同辈人。

相关标签:高考    纪念    恢复高考    反思    胡少江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