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警察仍在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自二零一七年五月以来,湖南长沙市各区的各街道办综治专员、派出所警察、及社区人员等,密集骚扰辖区内修炼法轮功的居民。他们多数上门强行拍照、非法收集是否还在炼、在做什么等信息,并企图非法限制公民信仰自由和行动。
据公安内部消息透露,湖南省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公安系统操纵基层派出所户籍民警与综治专员等,按名单和要求(如:上门、照像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盘问和调查。虽然骚扰者们的借口也是“上面的指示”,但是,其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国现行法律。
天心区骚扰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来自:裕南街派出所、金盆岭派出所、城南路派出所、新开铺派出所等
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中午,长沙市天心区裕南街派出所警察与社区人员共三人到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柳爹家里,非法拍照,问家里有真相本没有,柳爹就给了两本真相资料让他们看,他们还问柳爹在家里看什么书,柳爹说看《转法轮》。
同时,裕南街派出所警察等四人,到裕南街社区居民、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慕宇老太家中骚扰和拍照。
此前的五月二十三日上午,裕南街派出所警察等三、四人到年近八旬的法轮功学员李中华老太家中骚扰、拍照。近期还曾对仰天湖社区一位高姓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
居住在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夏家冲社区的法轮功学员谭稳基、陈文青,都是七旬老太,她们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中午遭金盆岭派出所警察骚扰。警察到谭稳基家非法拍照。尤姓社区户籍等四名警察到陈文青家后,坐也不坐,尤说:怕你陈大姐跟我们上课。警察很快就离开了,上门前后不过三分钟。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城南路派出所、燕子岭社区人员等多人到法轮功学员唐利娜家中骚扰,没过几天,再次上门骚扰。该派出所和社区人员还骚扰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周爱纯。
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下午,天心区新开铺派出所高姓户籍与新开村管委会综治办负责人,到法轮功学员陈珠龙家骚扰,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并声称是“上面”要他们来的。还提出要照像,被陈拒绝。
岳麓区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包括社区、街道办人员,及派出所警察,案例涉及:岳麓街道、望月湖街道、天顶街道、桔子洲街道、西湖街道、含浦街道等
1、中南大学教师遭严重骚扰
中南大学子弟中学七十多岁的蒋老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她因严重摔伤,脊椎骨受损,单位医院从外面请来了专家为她医治,诊断结果显示,蒋老师将面临高位截瘫,专家也束手无策。在这样的情况下,蒋老师听闻了法轮功,就在医院里学炼起来,此后,蒋老师身体的伤痛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直到完全康复。蒋老师和她的家人,还有同事、朋友都见证了这个奇迹,人们对这个事实至今仍记忆犹新。
二零一五年五月出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新政后,经历十多年风风雨雨的蒋老师也对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的罪魁江泽民提起了控告。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岳麓街道、云麓园社区人员到蒋老师家严重骚扰,非法询问诉江之事,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等。不法之徒还盛气凌人地威胁蒋老师家人说:工大(即指中南大学)出现了法轮功真相资料,现在就要抓这个头,态度极为嚣张无理。
2、云麓园社区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喻腊梅骚扰
原中南大学工程师、现年六十二岁的李治湖,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列入黑名单,专人监控多年,在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屡遭非人折磨,不法人员一直骚扰不断。
二零一五年九月初的一天,岳麓街道云麓园社区的喻腊梅谎称外地人举报李治湖要去北京,以喻为首的多人、驱车围住李治湖住处,从当天晚上九点多开始非法监控,次日上午九点多才离开。
二零一六年,李治湖突发脑梗、心梗,被家人送医救治,至今头脑不清晰、记忆模糊、生活不能自理。喻腊梅得知后,便将李治湖作为典型,不分青红皂白地恶意诋毁法轮功。然而,李治湖的遭遇令知情者深感痛惜。
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李治湖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在《刑事控告状》中,他写了自己被迫害的一些经历:在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李治湖被迫害致血压高达240,危及生命;李治湖的家人曾二次将他送入湖南省精神病院,他的头、手脚呈大字形被绑在铁床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二十四小时不准吃东西、不准大小便。每天被注射伤害神经的药物、被强制吃药。迫害持续十多年,李治湖身心备受摧残。
喻腊梅不了解真相,也不听法轮功学员劝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毫无理性可言。其一味迎合江氏集团迫害邪政的思想意识,对李治湖的遭遇,也只会表现出一种幸灾乐祸的病态心理。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云麓园社区喻腊梅、岳麓街道办人员等七人对中南大学家属王医生二次上门骚扰。喻腊梅还多次到年近七旬的张姓老太家上门骚扰。有时敲门惊动了邻居,喻腊梅语气轻蔑的大声说:你知道不,她是炼法轮功的。她这样揭短式的宣称,自以为会引起共鸣,不料,邻居冷冷地回应道:她人蛮好的。
3、七、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也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原长沙矿冶研究院职工、七十多岁的左老太,遭单位保卫人员、岳麓街道办蒋姓综治专干,与科学村社区人员骚扰、询问。
近日新任科学村社区主任的夏伟(音),男,三十多岁。原为岳麓街道综治专员,曾多次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有意讨好所谓领导(如“610”头目等),表现突出。
桔子洲街道辖区内的湖南大学周姓退休女职工、一位年近八旬的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一直被其教务处“610”人员监控。
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610”人员先是打电话对周老太说要上门看看,周老太拒绝后,“610”人员却很快就到了家门外。教务处“610”声称:(上门)是“上面”的指示。
居住在后湖小区的七旬黎老太也遭到骚扰,骚扰她的人说:好就在家炼吧,你不要去讲(真相)、不要去发(真相资料)。
现年六十九岁的夏敬泽老太,原卫生防防疫站医生。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夏医生在讲真相时被岳麓区西湖派出所警察绑架拘留,非法拘留期间,二次被非法抄家。夏医生回家后,五月中旬,望月湖街道派出所户籍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对夏医生说:你觉的好,在家炼,不准出去。
4、天顶街道派出所与航天社区人员不断骚扰法轮功学员
长沙地区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强行拍照、上门骚扰等行动,从今年五月前就已经开始了。如:二零一七年三、四月,航天(单位简称)退休女职工、杨姓法轮功学员遭航空社区人员上门拍照;同一时间被骚扰的还有在长沙打工的岳阳籍法轮功学员张昔文;据明慧消息,三月至四月底,永州市东安县发桥乡有关人员三次骚扰在长沙打工的杨红,此与杨红暂居地天顶街道不无关系。
5、含浦社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现住岳麓区含浦社区的株洲茶陵县法轮功学员刘小妹,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前后,遭“610”与社区人员骚扰,拍照。另一位肖姓女法轮功学员,于五月上旬,遭矿山研究院三、四人两度上门骚扰。
开福区骚扰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来自:清水塘派出所、望麓园派出所、东风路派出所、伍家岭派出所、新河派出所等
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上午,清水塘派出所户籍警察、便河边社区人员等一行四人到湖南省体委院内居民陈春娥家骚扰,四处查看,顺手就带走了一本《九评共产党》和一张真相光盘。这些人还非法限制陈春娥的人身自由,要她不与其他炼法轮功的人联系,不准集会等。
同一天傍晚望麓园街道、派出所警察、水风井社区人员到陈姓法轮功学员家上门骚扰。
六月六日左右,东风路街道、派出所警察、与王家垅等社区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所谓“上门走访”。至少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受到骚扰。
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上午,伍家岭派出所户籍贺建龙、伙同陡岭社区刘主任及一刘姓工作人员,闯入七十七岁的老太太、法轮功学员彭春良家骚扰,强行抢走法轮功书籍。
六月十一日(周日)上午八点多,新河派出所两名警察,身穿制服,到竹山园社区居民、法轮功学员徐敬娴、文静家上门骚扰。
大约一周左右的时间,新河街道、派出所警察、幸福桥社区人员多次上门骚扰周姓法轮功学员。
雨花区骚扰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来自:雨花亭派出所、井弯子派出所、洞井派出所等
从二零一七年五月开始,雨花区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井湾子派出所李户籍先后到居住在三湘客车厂的黎时杰、高建军、尹双英、黄建英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说最好是不要炼(法轮功)了,还要法轮功学员在一张什么表上签字。
章姓户籍分别到居住在路桥公司的肖金莲、高国栋夫妇、杨慧云、孙盛仪等法轮功学员家里,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啊。他说是“上面”有份名单,有你们的名字,而他本人并不愿打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洞井派出所的三男一女四名警察,骚扰汽车南站某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黄兴英、姜树湘。说:不要出去发资料,好就在家中炼。
家住井湾子鼓风机厂宿舍的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的老太甑子平,近期遭曲塘社区人员上门骚扰。
去年被雨花区法院非法判缓刑和监管的法轮功学员易玉山、黎时杰、王昌进,遭雨花区分局国保向姓警官、雨花区“610”人员、及派出所户籍和社区上门骚扰,问他们上不上网、有没有电脑、打印机等问题,并说就在家炼,不要到外面去活动。
对诉江民众的骚扰已持续一年多
二零一七年六月初,居住在长沙市杨家山的陆姓法轮功学员遭上门骚扰。长沙市芙蓉区荷花园街道派出所户籍警察突然搂着年近八旬的陆爹爹就照了一张像。陆爹爹反应过来,对户籍说道:你这样拍照,对我倒没有什么,对你却是真的不好,将来这就是你迫害法轮功的证据。户籍一听,立即叫拍照者将手机中的照片删除了。可见,这些人是知道或应当知道迫害法轮功是犯法的。
法律约束着人的行为,从而规范和维持着现代人类的道德和社会基本秩序。而较法律更有效的约束力,是良知,这也是更高的衡量标准。
二零一五年五月,法轮功学员实名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大约一个多月后,江氏残余势力开始对诉江民众实施报复性迫害,绑架和非法判刑,上门骚扰则持续至今。二零一六年年初,长沙市明白真相的某社区人员,告诉法轮功学员说:每次上面有人问,我都帮你挡回去了。你们诉江的状子都被两高退回来了,我们这个区退到公安局国安那的就有大几十份。
在迫害指令驱动下,是守住良知,智慧的抵制;还是昧着良心盲目协从;甚或死心塌地助纣为虐,牵扯其中的司法系统人士、警察、社区工作人员等的行为表现,善恶分明。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7/长沙警察仍在骚扰法轮功学员-34979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