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曝2004年川各民族十万居民奋起抗暴 遭血腥镇压(图)

“武警水电部队”到底是一支什么队伍?它在中国及西藏高原水电开发中到底起什么特殊作用?

从没娘的孩子到争抢的香饽饽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水电部队(简称武警水电部队)的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部队(简称基建工程兵)。基建工程兵成立于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一九六六年八月一日,属国务院有关部委和中央军委双重领导,主要担负国防工程的施工任务,同时也担任(有保密性质的)国家基本建设重点工程的施工任务,下设建筑安装施工部队、水文地质部队、铀矿地质矿山部队、黄金地质勘探生产部队、基建工程支队等,其中的水电部基建工程兵第四纵队第六一支队(建字六一部队),由水利电力部四川水电工程局整编组建,下辖六○一、六○二、六○三、六○四等四个大队。

一九八二年邓小平向世界宣布中国决定裁军,主要措施是撤销基建工程兵和铁道兵编制,将其集体转业。铁道兵回归铁道部接收,基建工程兵回归国务院有关部委接收,成为没娘的孩子。不久原基建工程兵中水电、交通、黄金等部队编入成立不久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

现在中国西部、特别在西藏高原到处建设大坝水库,武警水电部队既承担大坝水库的建设任务,创造经济效益,又直接担负工程的保卫工作,威慑对工程持不同意见的民众,在第一时间参与镇压行动,所以成了各个水电工程争抢的香饽饽。在西藏自治区建设的水电项目,几乎都由武警水电部队承担或参与。

钱正英和张光斗不敢亮红牌

一九九二年全国人大批准建设三峡工程后,武警水电部队承担两线五级船闸的建设任务,并担任工程保卫工作。三峡工程两线五级船闸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工程,工程难度很大,特别是高边坡的开挖和稳定问题。二○○二年国务院三峡工程质量检查组组长钱正英对三峡工程船闸的质量有如下的评价:“去年十二月我们专家组在这里,对永久船闸发了黄牌警告。当时看到混凝土特别是过流面的表面缺陷较多,我们确实担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不能按时处理好这些缺陷。

在这次到工地以前,我和张先生看到有关方面的报告后,非常担心,我给同志们说老实话,我在口袋里是带红牌来的,准备如果看了不行,就给永久船闸出红牌。”船闸过流面只经过增加添加剂的表面处理,问题并未得到实质性的解决,可钱正英和张光斗连第二张黄牌也没敢亮出来,更不用说给红牌了。

武警水电部队最不愿提起的是它也参加了大渡河上瀑布沟大坝工程的建设,并镇压了反对工程的民众运动。瀑布沟大坝工程位于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和凉山彜族自治州交界处,最大坝高一百八十六米,据说后来被授予“堆石坝国际里程碑工程奖”。工程涉及移民九万多人,其中许多是彜、藏、回族居民。由于赔偿不足,强迫拆迁,遂引发居民和工程建设的冲突。

二○○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晚,约十万名居民包围了施工场地,并冲破警戒线,到电站大坝上阻止截流,迫使工程停工。后遭到武警和正规军的血腥镇压,死伤人数未公布。据说武警水电部队有人员伤亡,组织和参与反对活动的人员被秘密处死。

二○○八年四川汶川发生五‧一二大地震,武警水电部队对受损大坝进行紧急救险,严防大坝溃塌,在救灾中起了关键作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登记在册的水库大坝八万余座,加上未登记在册和所谓报废的,一共超过十二万余座,这是十二万余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或者原子弹。有些灾害由水库大坝工程引起,在许多灾害中水库大坝成为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在“多难兴邦”的中国,武警水电部队成为了国家级的救灾特种部队。

施行“西藏水救中国”计划

中国的水库大坝建设,是一个从东向西推进的模式,从汉族居住区向西藏高原边缘地区,然后再向西藏自治区推进的模式。目前的重点在西藏高原边缘地区,正积极推向西藏自治区。

一九八五年当时担任副总理的李鹏在西藏自治区成立二十周年的庆祝大会上宣布: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把建设羊湖电站作为一份礼物,献给西藏人民。自此拉开在西藏自治区境内建造水库大坝的序幕。羊湖电站工程由武警水电部队承担,工程于一九八五年开工,二○○七年五月完工。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羊湖电站工程持续了二十二年?西藏人对工程的态度如何?中国媒体没有报道,原因就是工程是武警水电部队承担,外人无法接近工地,所有的信息都是军事秘密。

西藏人对水的理解与汉族人不同。汉族人总以为自己是治水的英雄,又不反省治水失败的错误,喜欢把自己的模式推广到别的地区。请问,世界上哪个民族又不是与水共生的典范呢?西藏有许多能源资源,除水力资源外,还有太阳能、风能、地热能等,也许开发太阳能的优势更大,更适合藏人游牧的生活。

从一九八五到二○一三年武警水电部队一共在西藏建设了二十多座高原水库大坝,除羊湖工程外,还有查龙、满拉、金河、狮泉河、直孔、老虎嘴等。西藏水电的开发大力支持了对该地区矿产资源的开发,而矿产资源又有力地支援了内陆的经济建设。

现在中国政府已经完成了对西藏全部河湖的水文考察,西藏的水电建设正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就是对雅鲁藏布江主流进行截流建坝。根据当时能源部水电开发司编制的《一九九一年中国水力资源图集》和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二○○三年发布的中国水电资源普查成果,雅鲁藏布江主流上将建设十一座大坝,装机容量为三峡工程的三倍多。

二○一○年开工建设的藏木大坝是雅鲁藏布江主流上第一座大坝,武警水电部队参与建设。藏木大坝的位置与“西藏水救中国”计划中的朔天运河所设想的大坝位置相近,应该是调水计划中的重要一环。按计划藏木大坝应该在今年开始发电,但是至今人们对藏木大坝工程的生态环境影响还未进行过公开的讨论。

根据三峡大坝工程的经验,大规模的大坝水库建设,必然影响西藏高原的气候变化,气温升高加快、雪线上升、冰川融化、河流系统的深刻变化、水文条件的彻底改变、岩崩和滑坡灾害的增加、河岸趋向不稳、沙漠和荒漠扩张等等。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有法国人到西藏考察后,给世界水利组织的报告中写到:“在这里修筑水电站是上帝的旨意。但是,就像人类无法遵从上帝要我们戒除战争和罪恶一样,人类将永远无法完成上帝的这一‘旨意’。如果你想创造奇蹟──建造电站,那你建造的很可能不是电站,而是自己的坟墓……。”

相关标签:共产党真相    西藏    武警    抗暴    

延伸阅读: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 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