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遭迫害致死 女儿被开除学籍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山东省德州市刘凤珍女士,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功,但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的迫害运动中,他们遭到绑架、关押、劳教迫害,十四、五岁的女儿被开除学籍,丈夫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当时四十八岁的刘凤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刘凤珍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叫刘凤珍,我和丈夫、女儿一家三口自从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每天沐浴在大法师父的佛恩浩荡之中。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我们一家人遭到绑架、关押、电刑、劳教、勒索、洗脑等迫害,并导致我家破人亡。
一家三口修大法 受益无穷
我的丈夫马红卫,原山东省德州市恒丰纺织有限公司宣传教育科宣传干事(原二棉)。一九九六年前,马红卫患有多种病:心脏病、肺气肿、哮喘病经常憋的休克,常年靠激素、输液、中药痛苦煎熬度日,许多药费得不到报销,一家三口生活的难上加难,看着痛不欲生的丈夫,我常常以泪洗面。
一九九六年十月,我丈夫走入大法修炼,他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很快所有的病不治而愈,身体健康,整天乐呵呵的。二棉厂领导、职工都知道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我丈夫才有健康的身体。他在工作中,踏踏实实,任劳任怨,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他在家里体贴妻子,照顾女儿,洗衣做饭全包了,这在他修炼前是不可能的。看到脱胎换骨的丈夫,周围许多有缘人都修炼了法轮功,在大法中受益,丈夫成了当地的义务辅导员。
我原来也在二棉工作。我原本身体好,吃苦耐劳,但这么多年照顾丈夫、女儿,再省吃俭用,为给丈夫治病还是欠了不少外债,身心疲惫,苦不堪言,当我看到丈夫的顽疾在修炼法轮功后的很短的时间内都好了,整个人焕然一新。于是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大法疯狂时期,毅然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绑架、殴打、停工、停学……
世人被谎言欺骗,大法师父被诽谤、诬陷,我要现身说法,把自己家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让我有一个完整的家,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不要相信欺世的谎言。面对铺天盖地的迫害,我们决定进京为大法鸣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我们一家和二棉厂副厂长倪友博和河北郑口一个二十岁女孩到天安门广场中心炼功,一辆警车飞快驶来,几个大汉冲过来,电棍、拳头雨点似的落在我们身上,瞬间倪友博被打的头破血流,我们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警察们连骂带打把我们拖上警车,绑架到前门派出所。
第二天下午五点多,我和山东德州法轮功学员谭珍,还有河北郑口女孩被劫持到北京房山看守所。警察逼迫我们说出家庭住址、姓名及放弃信仰,我说: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俩个警察上来就拳打脚踢,用电棍打在我的脸上、胸上,胳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大约凌晨三点,我被拖进牢房。
以后的十几天,我以绝食抗议警察的非法行为。警察当着我们的面,把一个叫金芝的河南女学员按倒在地,一警察穿着大皮鞋踩在她的脸上,野蛮插管灌食,鲜血和汤水喷的脸上身上地上到处都是。我和同修没有被眼前的这一切吓住,高喊:不许迫害好人!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窒息邪恶!俩警察扭着我的胳膊压倒在地,插管灌食。
迫害十五天后,警察们把看守所近百名法轮功学员二人一副脚镣、戴着手铐,从北京房山拉到天津东丽看守所。一个五十多岁长春女法轮功学员抵制灌盐水迫害,一当官警察一拳打在她的嘴上,顿时一颗门牙被打掉,满嘴脸都是血。
俩个警察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并灌盐水,我绝食十八天时被遣返回家,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五十斤的我,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家里的亲人看到我后都心疼的掉下了眼泪。我被警察电击、皮鞋踢打的遍体鳞伤,身上的瘀血好长时间才消掉。
我丈夫被劫持到本地,关进德州看守所,单位停止了他的工作。警察连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也不放过,把我的女儿关押在湖滨北路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当时的天气寒冷零下十多度,学校开除了女儿的学籍。
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正月,中共开两会,我被绑架到德州市纺织宾馆洗脑班,逼看造假宣传、“天安门自焚” 伪案,逼迫“转化”。当时负责“转化”的头目叫曲培华(现德城区法院副院长),长期蹲点。当时被关押在洗脑班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孙凤林、赵金德、马玉环、林萍、张金芳、徐世英、李俊平、邢国婷、王书海、曲慧芳、李培华、吴玉玲、刘秀清、一个老太太。四十多天后,孙凤林、马玉环、徐世英、邢国婷、王书海、刘秀清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晚,我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到长庄派出所,遭警察殴打和辱骂。一张姓警察一拳打在我的脸上,两颗大牙被打动,脸被打肿,腿被踢青。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队长(六一零成员)张希坤、长庄派出所等六、七人,到我单位办公室和住宅抄家,抢走大法真相资料、电脑主机和其它私人物品等。十八日上午,将我劫持到德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又被转押到一个宾馆里洗脑,逼迫“转化”,放弃修炼,由三四个人看管,关押十多天,逼交三千元饭钱,勒索家人三万元后放回家。
丈夫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我丈夫在家中被湖滨北路派出所钟华勇和单位政保科王文革等人戴着手铐脚镣,送到济南淄博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每天逼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写思想汇报逼迫放弃信仰“真善忍”,强行“转化”,做奴役活剪线头等。由于长时间的折磨,导致我丈夫的身体越来越差,一次上厕所晕倒在里面。监狱人员怕承担责任,叫德城区公安分局保卫科接回,提前释放。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我丈夫正在家做午饭,被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张希坤、刘大伟和长庄派出所张姓警察等闯入家中,抢走电脑、大法书、五万存款折、就连家中的存钱罐近二百元的硬币也抢走,强行把我丈夫绑架到德州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狱警逼迫丈夫干工艺活,不让睡觉,让他值班,睡觉就打他,逼写转化书,放弃信仰。 五天后,我丈夫的腿就开始出现浮肿,到了第十天,浮肿已经蔓延到小肚子,狱头和狱警知道后还是不以为然。狱警甚至说:“死不了就行。”
我丈夫被折磨十六天后,全身浮肿,呼吸困难。看守所这才将我丈夫送到德州市人民医院急诊科输液,国保队长张希坤打电话叫我带着钱马上到医院,说马红卫要不行了。张希坤到医院一看人要不行了,才把抢走的存折和硬币还给我,并逼迫我在放人的单子上签字。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的早晨,丈夫在大量吐血后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一岁。我们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江泽民一手导致的这场迫害给我全家造成了极大痛苦和伤害。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捍卫我的合法权利,为了中华民族免于道德崩溃,根据被控告人江泽民的犯罪行为和事实,根据中国刑法、刑诉法以及国际刑法规定,我申请最高检察院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将其绳之以法,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清白,还中国民众信仰自由的权利,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依法赔偿所有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丈夫遭迫害致死-女儿被开除学籍-350392.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山东德州付少红被警察骚扰监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德州法轮功学员付少红,在二零一五年七月依据“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向两高邮寄了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起诉状,要求依法将江绳之以法,还大法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并收到回执妥投签收。二零一七年四月,付少红遭到派出所警察骚扰、非法监视。
四月下旬一天下午,付少红刚下班,德城区盐店口派出所两个警察就去付少红家,他们说有几个问题要问付少红。一个警察问关于信仰的问题。付少红问什么信仰?他说关于法轮功的问题。付说不是信仰自由吗?付向警察讲真相,从她的家族有遗传病史(粘多糖),及有一个智障残疾的孩子说起,通过看《转法轮》解开了自己的心结,再讲从家庭到单位,她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起等。警察受谎言毒害颇深,说大法是国家定性的×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另一个警察在付少红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给她拍照、录音。
第二天,发现楼下有便衣,小区门口有一警察监视一个多月。
付少红于一九九八年幸运得法修炼,因她有家族粘多糖遗传病史,这是一种世界上罕见病,会使人逐渐丧失劳动能力。读了《转法轮》书后,使她在医学上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找到了答案。通过修炼大法,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她的身心迅速得到了净化,身体变得无病一身轻。同时她的思想道德升华了,工作中兢兢业业,对名利看得很淡泊。
在家庭中,付少红孝敬公婆,与妯娌之间相处和谐。亲戚、家人、同事和领导对她都很敬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迫害后,工会主席张洪亭要付少红上交大法书、炼功磁带和写所谓“三书”,如果不写、不交就开除工厂。盐店口街派出所一名女警察多次上门骚扰,打电话要求她放弃信仰,不要炼法轮功,她的住所黑马宿舍街道主任也要求她不要炼,从此失去了合法修炼环境。
二零一七年一月至五月底,在山东德州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操控下,德州市各个公安分局国保、派出所等,以所谓“敲门行动”对各县市九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山东德州付少红被警察骚扰监视-35053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我母亲李顺华被警察非法入室绑架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我是一名遵纪守法的普通群众刘颖,家住天津市武清区杨村,刚生完孩子在家坐月子,我母亲李顺华来家照顾我。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二十分左右,我在家坐月子,孩子那天刚刚出生二十九天。突然有人敲门,我正抱着孩子,就问是谁?一个女声回答我说防疫站的。我当时很奇怪,防疫站不是来过两次了吗?怎么又来了?难道是孩子有什么问题了?
我抱着女儿跑过去开门,可是还没等我看清楚来人是谁,就挤进来好几个人,吓得我赶紧往后退!大概三男两女,来人自称是公安局的,可是却都没穿警服,他们问我妈妈在哪里,而且还给我录音录像。
当时我被这阵势吓倒了,怀里还抱着孩子,也怕孩子吓到!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法,突然闯进我家这么多人!来人其中一个出示了证件,我也没看清,又问我妈妈去哪了,我说不在这。其中一个民警说:那我跟你聊聊!后来知道这个民警叫李文昌,是泉州路派出所的民警,这时我怀里的宝宝饿了想吃奶,我把孩子抱到卧室床上喂奶。他突然还叫那个女的进屋来监视我!我很生气,我怎么了?需要你这样监视!我犯法了吗?我拿起手机想给我丈夫打电话,他还叫我别打电话了,出来聊会儿天。
我无奈又出去坐在沙发上,然后告诉他,我孩子第二天满月,我现在还是坐月子呢!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他马上去卧室拿我手机,可是却不把手机给我,还问我这个电话是谁,我说可能是快递送快件,然后没等我说什么,他直接就接听我电话,果然是快递!我就想问问:这是不是侵害了我的人权,未经我允许私自接听我电话,还看信息,警察就可以这样欺负群众吗?我要手机,他们还不想给我,过了半小时,他们还不走。我坐月子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了。
后来,我妈妈来给我送东西,他们就想带走我妈妈,说我妈妈是网上在逃人员。我妈妈天天在家,怎么就成在逃了?逃哪去了?我妈去个卫生间,也有人跟着,我去个卫生间也跟着进去监督我!这是什么行为!就是这样侵犯我的人权!
我当时也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跟我说回去做个记录,晚上天不黑就能回来,不影响我第二天办满月酒。我就这么傻傻的相信了我们的人民警察,我坐月子身体弱又怕孩子受惊吓。在未看到任何文件的情况下,妈妈被他们强行带走了。可是到了晚上,妈妈也没回来,到了第二天也没回来……
那天,他们走后,我的孩子总哭闹不停,不得已第二天只能去医院照了B超做了CT,也没什么问题,大夫说有可能是受惊吓了。我听了气的都喘不上起来!也没有什么奶喂孩子了!气得直接回奶了!这个谁负责?我是不是该找你们这个人民警察!
今天我去泉州路派出所要我妈妈李顺华,找所长不见,李文昌说把我妈妈拘留了,在看守所了。让我去找看守所和刑侦队,我就不明白了“我妈妈犯什么法了,你们把她关起来!真、善、忍有错吗?炼法轮功有错吗?我妈妈原来一身病,炼了这个功法后,身体也变好了,人也精神力,脾气也变好了,医保卡这么多年还没用过一次!她感觉到自身的变化,这么好的事情她能不讲吗?!如果全国人民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那社会治安要多好!你去医院治病花钱受罪过,这么好的功法是教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做就能达到祛病健身,这为什么不能告诉别人!为什么不能讲真话?我妈妈是一位六十五岁的老太太,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害国家伤害别人的事情,怎么就要拘留呢?!
我是一名家庭主妇,我没有什么文凭,但我要为我孩子,为我母亲,为我自己讨个公道!
当时办案民警:李文昌(警号430957)王磊,是泉州路派出所的
据李文昌讲:主办这件事的民警叫吴斌,但这个人没来我家。
监督我去卫生间的民警叫张雨萍,是个实习生。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我母亲李顺华被警察非法入室绑架经过-35053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天津警察陷害孙建华、赵春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上午,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区分局双闸派出所副所长刘杰带领近十名警察,预先埋伏在滨海新区大港法轮功学员孙建华女士家楼下,乘孙建华下楼之机对孙建华实施绑架。
刘杰当即从孙建华随身物品取得住所钥匙,指使另外几名警察在没有孙建华在场或通知孙建华家属、近亲属到场的情况下,对孙建华住所进行了非法抄家。
鉴于刘杰等人的违法行为,孙建华的辩护律师黄汉中向天津市津南区检察院提出控告,请求立案调查。但是直到目前孙建华的律师没有收到对相关警员立案调查的书面回复。
而孙建华本人却被告知6月1日至6月27日内,津南检察院已将案卷再次退回津南公安分局做补充侦查。
家属多次到津南检察院、国保、双闸派出所要人,三部门互相推诿。据悉,办案单位已对孙建华和赵春艳(同时被构陷)再次罗织罪名,手段卑鄙。
三部门互相推诿说一套做一套
赵春艳的丈夫患有严重的肾病,肌酐800,需要做透析治疗。家中还有病重在床的婆婆。
6月12日赵春艳的辩护律师郭海跃及家属到双闸派出所要求放人。副所长刘杰表面态度挺好,耐心的解释说取保应检察院说了算,对赵春燕和孙建华的态度所里是给予取保,但是上面不同意。
郭律师与家属就去了检察院,但是案件受理部门说退回去了,取保要找公安部门。
为此,郭律师特意向津南检察院的上级检察机关递交了一份取保候审意见书,希望上级检察机关关注此事。
6月23日黄汉中律师到津南公安分局,要找国保的人交涉此事,出来接待的警察竟然说局里不知道案子返回派出所了。黄律师说就办案警察在办案过程中的一些违法行为已控告,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放不放人,国保应起到很关键的作用。警察说国保说了不算,应该是法制科,他可以在他能力范围之内,从人情方面给予建议。
警察继续构陷
6月23日黄汉中律师到津南看守所会见孙建华,她向律师反映:一天,一个警察拿着一张照片问孙建华:这个人是你吗?那是孙建华和赵春艳并排走的一张照片。孙建华很奇怪:这能说明什么?走路也违法?
来人又问孙建华:“你和赵春燕两人同时把布标挂在铁栏杆上?”孙表示: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他们是无中生有。
6月22日,办案单位一个警察来找孙建华签字:说是从赵春艳家里搜出来的布条,以及在孙建华家里搜出来的一个线轴,说是证据,要孙建华签字,孙建华拒签。警察说找赵春艳签字,赵春艳也拒签。
孙建华说:警察宣称有个叫张宝柱的人向津南双闸派出所恶告孙建华挂了法轮功真相条幅,此人因此得到五百元的奖励。为了到达构陷她们的目的,涉案警察赵印兴曾带她去认地点,诱导她承认所谓事实,当时说了一句话:“你也别怪我,都是我们头的意思!”
孙建华记起绑架她时,赵印兴第一个跑过来。孙建华喊:土匪啊,抓好人啦!有人立即捂她的嘴,赵印兴辩解说不是他,是你们小区管辖派出所的政委捂的。
孙建华说:抓我一个弱女子你们这么多人,值当的吗?鞋掉了也不给穿,当时孙建华被惊吓得血压200。
赵印兴还辩解说:血压200的话,里面都不收。孙建华说:是啊,你们不就强行带我去输液了吗?然后又把我关起来的吗?
家属觉醒,为亲人讨公道
半年来,在营救亲人的过程中,家属逐渐明白了真相,同时也看清了中共统治下,公检法系统残酷迫害善良民众的实质。多次找到有关部门申诉要人。
6月16日,孙建华的丈夫到双闸派出所找到迫害责任人刘杰,向刘杰索要被非法抄走的坐垫、手机。说垫子、手机没犯法,炼法轮功也不犯法,现在不是江泽民那个年代了。我请了律师了,把你告了。
刘杰自知理亏,还是推责任,一会说要出差,溜走了。
6月23日,孙建华的丈夫与赵春艳的儿子及赵春艳的弟弟夫妇不约而同的再次去派出所要人。孙建华的丈夫理直气壮的讲法轮功不违法,国家没有哪条法律说炼法轮功违法。
近日,明慧网报道,2011年3月1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发布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公布《新闻出版总署废止第五批规范性文件的决定》,该决定第99项、第100项明确废止以下两个1999年发布的文件:(1)关于重申有关法轮功出版物处理意见的通知。(2)关于查禁印刷法轮功类非法出版物,进一步加强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
这两个非法文件被废除,说明即使根据中共自己的规定,公民拥有、阅读和传播法轮功书籍也是合法的。任何以公民拥有、阅读和传播法轮功书籍为借口进行迫害的都是非法的,最终将受到法律的追究。
6月27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又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自2017年6月27日起施行。
这两条消息说明,中共现任当权者在不断地向人们释放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合理合法的信号,和对继续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层警察的警告。象刘杰这样的公检法人员,该如何选择?机会已经不多了!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天津警察陷害孙建华、赵春艳-35054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河南巩义市王文昌、崔素萍面临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巩义市法轮功学员王文昌、崔素萍2017年7月5日面临非法开庭;高凤舞、白新颖免予起诉。
2016年5月30日上午,巩义市法院非法对法轮功学员白春花开庭。下午,巩义市国保大队警察骗开法轮功学员贺传龙的家门,非法闯进屋内,将在场的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
在这次巩义国保执法犯法、非法绑架案中,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拘,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七名被非法刑拘、关押在巩义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是:王文昌,贺传龙,张远恒,宋现敏,高凤舞,白新颖,崔素萍。
2016年7月12日,贺传龙、张远恒、宋现敏、白新颖、崔素萍五人取保候审。王文昌、高凤舞二人两个月后由巩义市看守所转郑州第三看守所关押。
2016年底,对张远恒、贺传龙、宋现敏三人,检察院撤诉。
2017年7月5日,巩义市法院欲对王文昌、崔素萍非法开庭。对高凤舞、白新颖二人,检察院撤诉。
法轮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为准则,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修炼法轮功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完全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也是合法的。
自古以来,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法庭是代表正义和公正的地方,是裁判是非、讲法(律)论理的地方。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所有的是非善恶都被颠倒了,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也使人人都成了受害者,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无法无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行将就木的江泽民做恶多端,罪恶滔天,面临世纪大审判,谁还会再为这个祸国殃民的人渣败类卖命呢? 2016年3月1日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删除了1999年6月11日出台的同文件的第14条“执行上级命令的,不追究人民警察的责任”,这将使很多为江泽民卖命迫害法轮功且至今不明真相的公检法司人员要为自己的罪恶负责了。
现在公务员办案终身负责制,谁办案谁签名,谁终身负责。许多明智的公检法人员,看清了形势,都不愿再昧着良心迫害善良,不再追随江泽民迫害修炼人,对大法弟子免予起诉,从2016年起,全国有几十起法轮功案件检察院撤诉,无条件释放。
从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7名被非法刑拘的巩义法轮功学员,有5名免予起诉,说明巩义检察官,是明智人,是善良人,用良知和善念冲破各种阻力,使5名法轮功学员免予起诉,这是做了最大的善事,功德无量。请继续拿出勇气与正义,无条件释放王文昌、崔素萍,大家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正、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三尺头上有神灵,无论谁善待法轮大法(佛法)修炼人,都是在做天大的大善事,功德无量,福益子孙,神将给其光明、美好的未来。反之则会象周永康之徒一样遭恶报,被正义法办之后,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河南巩义市王文昌、崔素萍面临非法开庭-350529.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被劫持20多天 北京延庆王金兰状况堪忧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延庆57岁的法轮功学员王金兰女士,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20多天,原本健康的她现在行走困难,记忆力严重下降,状况堪忧。看守所原本拒收,但警察开假“体检证明”硬往里塞人。
2017年6月10日,北京市延庆区康庄镇榆林堡法轮功学员王金兰、刘学萍俩人外出,给人讲真相,被受谎言毒害的人诬告,遭绑架。当日夜间12点许,延庆公安局国保大队带领一帮警察闯入王金兰、刘学萍家非法抄家,把王金兰家的打印机、电脑和所有大法的东西全部抄走。
王金兰的丈夫向警察告知说,她有她的信仰,身体炼这个功确实好了,你们上次把我媳妇弄个够呛,这次碰我媳妇一根汗毛也不行,到时告你们去。警察向她丈夫说刑事拘留,15天就放回来。
6月11日,王金兰被延庆警察非法送往昌平区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昌平区看守所拒收。延庆警察把王金兰送到昌平区医院,警察跟大夫私下“交谈”后,大夫给开了“体检证明”,昌平看守所这才收下王金兰。
目前得知,王金兰在昌平看守所身体被迫害很严重,走路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吃力挪动着走,记忆力下降到记不清被抓捕当天的事。现在家人已为王金兰聘请律师介入维权。
王金兰,现年57多岁,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做人,原来的一身病不翼而飞,他老伴和其他亲人都是见证人。王金兰的儿子早些年被邻居开车意外撞死,法院判处对方赔偿77万,结果只给了2000元,但王金兰能坦然面对。
王金兰坚持修炼大法,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送洗脑班或遭受其它形式的骚扰迫害。2002年1月12日晚9点,王金兰被延庆康庄镇恶警领来的人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关进延庆县看守所。因为她绝食绝水抗议,被姓高的狱医拿着电棍多次电,并且强行灌食。2002年11月5日,康庄镇派出所恶警又非法闯入王金兰家中,强行将她带走,送进延庆看守所,遭到毒打,当天被非法劳教2年,第二天上午就被送往大兴团河劳教所继续迫害。
王金兰尚有八十多岁高龄的老母亲,还没让她知道女儿被非法关押的事。

讲真相电话
1、北京市延庆县政府办公室电话
010-69112345
010-69143015
区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黄金龙
联系电话:69170917
2、延庆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党组书记、主任王振龙
电话:69182788
党组成员、副主任冯玉青
电话:010-69182712
3、延庆县政法委办公室电话
010-69103498
4、延庆县610
地址:延庆县新城街-延庆综合治理委员会
邮编:102100
主任:刘合荣
副主任路俊海电话13910261585
5、延庆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明义(主管迫害)电话
010-81198007
010-69102803
13501208533
6、延庆县公安局办公室电话
010-81198020
延庆县公安局法制科电话
010-81197780
7、延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白计雪
国保大队电话010-81198004
国保大队大队长于申秀电话
010-81191252,010-69101626
8、延庆县信访办
来访接待科010-69181226
来信办理科010-61126898
综合科010-69180671
9、康庄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延庆县康庄镇康庄镇政府东侧
邮编:102101
所长:慕江
政委:尤江
康庄派出所咨询服务电话
010-69131618
10、康庄派出社区民警联系方式:
南曹营责任区梁利军:13601287630
一街责任区韩志宽:13621061060
小曹营责任区张士军:13910042436
大丰营责任区孙建峰:13716393238
西拨子责任区樊 波:13801132781
里炮责任区殷俊宪:15101187558
11、延庆县康庄镇政府
地址:延庆县康庄镇政通路2号
政府办公室电话:010-69131007,010-69132007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电话:010-69132239
12、康庄镇领导
党委书记陈桂芬
联系电话:010-69131021
纪检书记闫艳华
联系电话:010-69132865
党委副书记、镇长张春元
联系电话:010-69131020
党委副书记王楠
分管科室:党建、综治、信访办、司法所、妇联、团委。
联系电话:69132861
13、昌平看守所邮箱
p-cpq-kss@bjgaj.gov.cn
14、昌平区医院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鼓楼北街9号
邮编:102200
电话:010-69742509(办公室)
010-69742328(总机)
010-69742328转6309、6307(人事部门)
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朱平辉
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毛新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被劫持20多天-北京延庆王金兰状况堪忧-350528.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张洪聚被迫害致脑出血 天津监狱拒绝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南开区法轮功学员张洪聚家人三月二十一日接到天津滨海监狱电话,称张洪聚突然发病,正在送往天津环湖医院(脑系科医院)抢救,让家属带着户口本、房产证等证件,准备给张洪聚办理“保外就医”。张洪聚妻子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只见张洪聚身体非常消瘦,面色苍白吐字不清,肢体活动受限。
经环湖医院确诊是脑出血,当时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同去的狱警让家属签字,并要求张洪聚妻子交纳住院费及治疗费,遭到张妻拒绝。
在环湖医院抢救期间,张洪聚说话言语不清,肢体活动不便,医嘱只能平躺在病床上,防止脑血管再次破裂出血,所以吃饭、大小便都需要家属服侍。就在这种情况下,滨海监狱仍然给张洪聚戴着脚镣,使得家属给他翻身时极为困难,同时也增加了他的痛苦。滨海监狱还在他的病床前安装了摄像头及录音装置,二十四小时全程监控张洪聚及家属的一举一动。
入院第五天,张洪聚病情稍有好转,但还处于输液治疗阶段,就被强行拉回了康宁医院(原新生医院)。当家属强调张洪聚并没有完全康复,要求办理“保外就医”手续,以便在专科医院继续救治时,狱警尚乐百般阻挠不予办理。
张洪聚,五十三岁,大专毕业,在天津市和平区地方税务局工作,一九九五年有幸修炼法轮功。他为人忠厚善良,在家孝敬老人、细心照顾妻女;在外他乐于助人,是个人人都称赞的好人。每当发生地震洪水灾害时,张洪聚全家主动捐钱捐物,家里的棉衣、棉被、毛毯,甚至连他自己穿的皮裤都捐献了。张洪聚的工作岗位是个人人羡慕的“肥缺”。他在工作中以“真、善、忍”为准则,不图名不为利,从来不接受客户的请客送礼,从不以工作之便谋取个人利益,是一个真正廉洁自律的公务员,在业界赢得了非常好的口碑。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屡遭中共江泽民集团及其帮凶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张洪聚和妻子到北京信访局上访,被绑架回津。妻子被非法劳教一年,他被非法拘留。回家后张洪聚去上班时,和平区地税局将他调离原来的工作岗位,让他去打扫厕所。张洪聚无怨无悔,踏踏实实的做好工作。但是不久后,张洪聚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的真相,张洪聚又一次被南开分局广开派出所绑架,后被南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监禁在天津第一监狱(梨园头)迫害。在天津一监里,张洪聚受尽苦难,被强制洗脑逼迫转化,被各种酷刑体罚折磨,在身心双重迫害下,张洪聚的身体极度虚弱,四十多岁的他部份牙齿松动脱落。
二零零八年出狱后,夫妻两人都没有工作。为了维持生活供孩子读书,一个国家公务员,一个高等院校的毕业生,也只能摆地摊出售小商品挣钱,还不时的被城管驱赶呵斥。面对生活的艰辛,不公的对待,张洪聚无怨无悔无恨,默默坚守自己的信仰,坚持做个好人。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张洪聚再次被天津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南开区看守所一年半后,再次被南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三个月,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投入天津滨海监狱。
入狱仅三个月时间,张洪聚就出现了脑出血的症状,狱方拒绝给其办理“保外就医”。目前张洪聚血压很高,满口牙齿全部脱落,每天吃饭都很困难,人非常消瘦虚弱,精神状态也不好。张洪聚的家人非法担心他的身体状况。
据狱警说,二零一六年十月份左右,张洪聚在南开区看守所非法羁押期间,曾经做了肾结石的手术,看守所的管教只是通知家属送钱,并没有告知张洪聚的病情及手术情况,也不让家属探视。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张洪聚被迫害致脑出血-天津监狱拒绝放人-350527.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