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信办发新规 对互联网直播采取新管制

直播平台目前在大陆越来越火。(网络图片)

日前,中共国家网信办对大陆越来越红火的互联网直播发布新规,并提出“双资质”要求,对直播服务提供者和发布者都应取得服务资质,和先审后发管理。对违反规定的和直播人员,将列入黑名单。

中共国家网信办11月4日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简称《规定》。并警告说,“不得利用直播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传播淫秽色情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

这次中共国家网信办《规定》提出“双资质”要求,即直播服务提供者和直播发布者,都应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对直播内容实施先审后发管理;对提供直播服务的应设总编辑。并要求对所有提供直播的网站,要配备专业人员和技术,并能即时阻断互联网直播。对违反规定的网站和直播人员,将列入黑名单。

互联网直播平台目前在大陆越来越火,直播内容通常是年轻女性唱卡拉OK,与观看者交谈,用“打赏”方式获取收入等。据陆媒统计,截至今年6月,大陆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而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就超过300家。

据网信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有部分直播平台传播色情、暴力、谣言、诈骗等信息。大陆传媒界人士认为,网络直播的成本比较低,没有严格的准入门槛,网络主播在利益的驱动下,往往会突破底线。

此外,中共国家网信办还监管中国互联网,据网信办统计,截至2016年6月,中国网民逾7.10亿人,超过全球网民人数的一半。而中共的网络封锁也是全球最严重的国家。如一些最著名的网站谷歌(Google)、Facebook、Twitter等,均遭到中共的封锁,因此在大陆各种“翻墙软件”也应运而生。

大陆的网络媒体还是中共宣传口的第一线。有消息说,网信办执行很多的极左命令多是来自中共常委刘云山操控的中宣部。


本文标签:,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

【时事小品】外交部大实话

点击收听

朴槿惠闺蜜丑闻被央视滚动播出后,有观众反馈差点认为她是我国总统呢……

%e5%85%89%e5%bd%b1%e9%ad%94%e6%9c%af%e6%89%8b%e6%8b%bc%e5%9b%be


本文标签:,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

【时事小品】外交部大实话

点击收听

朴槿惠闺蜜丑闻被央视滚动播出后,有观众反馈差点认为她是我国总统呢……

%e5%85%89%e5%bd%b1%e9%ad%94%e6%9c%af%e6%89%8b%e6%8b%bc%e5%9b%be


本文标签:,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

李天笑:解体中共 建立总统制完全可行

习近平和地铁员工在一起

大陆官媒罕见刊登呼吁发展政治民主的文章,谈论多党民主和一人一票普选释放的信号引发外界关注。体制内专家也建议,排除改革的阻力,在制度上取得实质性突破。分析认为,习阵营把反腐打江从中纪委的框架内推向民众参与的活动,就要实现体制改革,解体、建立制是完全可行的。

11月4日,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深圳举行的第3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做了题为“走出改革困境需要三管齐下”的演讲。汪玉凯认为,在反腐败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或正在取得压倒性胜利的过程中的胶着状态,进行政治体制变革实现,会取得实质性突破。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时政评论专家李天笑解读,目前习近平在把握反腐打江过程中发展经济、保障民众利益两方面的工作齐头并进,就是要最大限度的符合、适应民众要求。最近习核心的建立,是从共产党内部打击江派这个最邪恶的犯罪集团,来缓解民众被贪官盘剥及摧毁江派的贪官系统

“他的核心地位还是在共产党内,要进一步发展下去符合民意的话,他就必须要走出共产党这个体制,从国家体制上面来建立最高权力架构。因为国家权力架构必须通过选举产生民主制的这种权力地位,才能走出现在的(瓶颈)。实际上他权力的掌握,就是从党内核心走向总统这一步。这个关键障碍、中间屏障要突破的话,就必须要突破共产党这个限制,就是要解体共产党体制。从共产党体制中走出来,走向国家最高权力,就是要通过民主选举。”

另一方面,从民众角度来看,习近平反腐打江是最大限度的顺应民意,下一步他要推动民众参与到反腐过程中来。

“现在还是通过中纪委内部打击贪官,然后这些贪官受到法律的惩罚,还是从高层中纪委这个角度来打击贪官。现在如果能够从底下把民众的意愿更多的输送到这个过程中去,当然对突破目前摧毁江系贪官体系、尤其是摧毁目前江派贪官迫害民众这个体系,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李天笑举例说明,江派贪官带有血债的部分,现在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有20万民众蓄势待发,但是在江派影响下的两高系统中,还没有能够让民众的要求得到正式的体现。

“如果能够突破这个体系,当然民众的意愿就能得到充分的抒发,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的顺应民意。目前中共内部的学者也能看到这一步,突破目前改革的瓶颈也好、反腐的瓶颈也好,只有最后解体中共,突破中共这个体系,从上到下一起做,才是根本的出路。实际上习近平也是有意这么做,但他可能有一个次序轻重缓急的安排还没走到这一步。下一步总统制也好、让民众更加充分的参与的反腐打江的过程中来也好,这两个措施结合在一起,在整体安排过程中,也有很大的现实成分这到这一步。”

11月4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社下属人民论坛网以及中华网等转载宁波中共党校机关报、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哲学与法学教授的文章《论作为核心价值的民主对深化改革的意义》一文。文章强调民主的实质是,即人民当家作主;需要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推进和发展民主政治,其中包括采用普选方式,公民一人一票直接选举。

此前,习阵营已不断释放废除常委制、建立总统制等政治变局信号。李天笑认为,实行总统制完全是可能的。

“完全可能。因为现在‘习核心’实际上是在党内设置一个最高体来进行反腐打江,你要更充分的让民意也能跟核心制度结合起来的话,就必须要跨出中共体制的限制,走到总统制。总统制的基础就不单单是中纪委对江派贪官的打击了,就是让民众也充分参加到选举总统的过程中去。所以从核心走向总统,跟民众结合、跟突破中共体制这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具有可能性和现实性。”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

李天笑:解体中共 建立总统制完全可行

习近平和地铁员工在一起

大陆官媒罕见刊登呼吁发展政治民主的文章,谈论多党民主和一人一票普选释放的信号引发外界关注。体制内专家也建议,排除改革的阻力,在制度上取得实质性突破。分析认为,习阵营把反腐打江从中纪委的框架内推向民众参与的活动,就要实现体制改革,解体、建立制是完全可行的。

11月4日,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深圳举行的第3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做了题为“走出改革困境需要三管齐下”的演讲。汪玉凯认为,在反腐败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或正在取得压倒性胜利的过程中的胶着状态,进行政治体制变革实现,会取得实质性突破。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时政评论专家李天笑解读,目前习近平在把握反腐打江过程中发展经济、保障民众利益两方面的工作齐头并进,就是要最大限度的符合、适应民众要求。最近习核心的建立,是从共产党内部打击江派这个最邪恶的犯罪集团,来缓解民众被贪官盘剥及摧毁江派的贪官系统

“他的核心地位还是在共产党内,要进一步发展下去符合民意的话,他就必须要走出共产党这个体制,从国家体制上面来建立最高权力架构。因为国家权力架构必须通过选举产生民主制的这种权力地位,才能走出现在的(瓶颈)。实际上他权力的掌握,就是从党内核心走向总统这一步。这个关键障碍、中间屏障要突破的话,就必须要突破共产党这个限制,就是要解体共产党体制。从共产党体制中走出来,走向国家最高权力,就是要通过民主选举。”

另一方面,从民众角度来看,习近平反腐打江是最大限度的顺应民意,下一步他要推动民众参与到反腐过程中来。

“现在还是通过中纪委内部打击贪官,然后这些贪官受到法律的惩罚,还是从高层中纪委这个角度来打击贪官。现在如果能够从底下把民众的意愿更多的输送到这个过程中去,当然对突破目前摧毁江系贪官体系、尤其是摧毁目前江派贪官迫害民众这个体系,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李天笑举例说明,江派贪官带有血债的部分,现在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有20万民众蓄势待发,但是在江派影响下的两高系统中,还没有能够让民众的要求得到正式的体现。

“如果能够突破这个体系,当然民众的意愿就能得到充分的抒发,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的顺应民意。目前中共内部的学者也能看到这一步,突破目前改革的瓶颈也好、反腐的瓶颈也好,只有最后解体中共,突破中共这个体系,从上到下一起做,才是根本的出路。实际上习近平也是有意这么做,但他可能有一个次序轻重缓急的安排还没走到这一步。下一步总统制也好、让民众更加充分的参与的反腐打江的过程中来也好,这两个措施结合在一起,在整体安排过程中,也有很大的现实成分这到这一步。”

11月4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社下属人民论坛网以及中华网等转载宁波中共党校机关报、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哲学与法学教授的文章《论作为核心价值的民主对深化改革的意义》一文。文章强调民主的实质是,即人民当家作主;需要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推进和发展民主政治,其中包括采用普选方式,公民一人一票直接选举。

此前,习阵营已不断释放废除常委制、建立总统制等政治变局信号。李天笑认为,实行总统制完全是可能的。

“完全可能。因为现在‘习核心’实际上是在党内设置一个最高体来进行反腐打江,你要更充分的让民意也能跟核心制度结合起来的话,就必须要跨出中共体制的限制,走到总统制。总统制的基础就不单单是中纪委对江派贪官的打击了,就是让民众也充分参加到选举总统的过程中去。所以从核心走向总统,跟民众结合、跟突破中共体制这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具有可能性和现实性。”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

一直被掩盖的马克思遗言

是世界上最大的欺骗性哲学

戴维·麦克莱伦著的《马克思传》按时间顺序把他所得的捐助和支出加以了记录:17岁,马克思在波恩大学学习一年,从那时起马克思养成一个习惯:花钱超过自己的支付能力。传记作者麦克莱伦说:“这是他一生的特点”。后来他转学去柏林大学,五年中改换了10次住房,消费了大量酒、咖啡和胡椒粉,并且“几次借债”。他父亲指责他“不顾一切惯例一年花了七百塔勒”,而“最富有的人一年花的钱也不超过五百”。24岁,他与发生激烈争吵,宣布与母亲断绝关系,从而断了一切来自家庭的经济援助。

马克思一家在伦敦的初期生活是异常悲惨的,因为交不上5英镑的欠款,燕妮和被房东逐出。1852年似乎是最为糟糕的一年,2月份马克思甚至不能出门了,因为外衣进了当铺。连小女儿的丧葬费都是借来的。

令传记作者疑惑的是,该年度各方捐赠给马克思的钱当有150英镑,在当时的生活水平中,150英镑对于一个有三个孩子的中等偏低的家庭来说应该是足够了。他的家就像一个巨大的漏斗,什么也剩不下。1856年,燕妮从苏格兰一个伯父那里继承了大约150英镑。母亲逝世使她继承了另外120英镑。所有的钱都用来还旧债、布置新房子。布置完之后,很典型地,马克思又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第一季度的房租了。

1861年,马克思去荷兰拜访姨夫,得到160英镑,4个月就花完了。1863年1月,恩格斯借给他100英镑,夏天,又另外借到250英镑,好歹熬到这年的12月份。母亲去世了,马克思继承了大约1000英镑。1864年5月初,另一笔意外之财到来,朋友沃尔弗去世,留给马克思853英镑和值50英镑的东西。这两份遗产给了马克思相对舒适的环境,当然,他再次花钱无度,安置新家和还债花了500英镑,而住的那种房子适合年收入500英镑的家庭。

马克思习惯于不劳而获,却倡言:“不劳动者不得食!”他从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养家,从未打过工挣过钱,他有强壮的体魄与旺盛的精力,却极端鄙视体力劳动。而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与核心就是“劳动创造世界”,这真是彻底的颠倒。

1843年6月19日马克思与燕妮之后,竟接连生下7个子女。因贫病交加,次男和三女都只活1岁多就夭折了。1857年7月6日,夫人又生下一个死婴。为了一日三餐,为付每月房租,还要典当、变卖物品,不时写信向密友恩格斯求援,甚至向友人、邻居、工人借贷。1855年3月间,不满9岁的长子埃德加尔病危,妻子为此忧虑成疾,马克思只好自己护理。4月8日,肠结核病终于夺去了他的幼小生命!到晚年,夫人、长女相继死于癌症。

侥幸活下来的马克思的儿女都惨遭横死。Arnold Kunzli在《卡尔·马克思心志》一书中写道:“马克思的两个女儿和一个义子自杀了,另外三个孩子死于营养不良。马克思的女儿劳拉嫁给了一名者拉法格,她埋葬了自己的三个孩子,然后与丈夫一起自杀。另一个女儿艾琳娜决定和她丈夫做同样的事,她死了,而他丈夫却在最后一刻退缩了。”

关于马克思孩童时代的情况人们所知甚少,其中大部分来自他姐妹们的叙述。她们告诉外甥女爱琳娜,马克思早先时候是“令姐妹们害怕的暴君,他全力地奔跑着把她们当作他的马——从特利尔的马库斯山坡上‘驱赶’下来。更坏的是,他坚持让姐妹们吃他用肮脏的生面团做成的、用更脏的手拿着的‘蛋糕’。马克思姐妹们毫无怨言地忍受着‘驱赶’、吃‘蛋糕’,因为卡尔将会讲故事来酬劳她们的顺从”。

这很有象征意义:马克思一生擅长编故事,他坚持让人们吃他用肮脏的生面团做成的而用更脏的手拿着的“蛋糕”,那些顺从听他讲故事的毫无怨言地忍受着“驱赶”、吃“蛋糕”的人们,有的死于内战战场,有的死于自然灾害,有的死于残酷内斗。

马克思主义是世界上最大的欺骗性哲学,看看世界上所发生的一个个例子,自凡是“马”所到之处所带来的就是战争、杀戮、流血、斗争、各样的人祸灾难,因为事实胜于雄辩的:世界上按照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创立政权,没有一个成功。

马克思的学说,其实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严格言之,乃是抄袭而歪曲各家旧说的结果。例如:他的经济宿命论——乃是从斯多噶学派的极端宿命论而来,以为万事俱受且永为一绝对而普遍的理性律所支配。他的辩证法——乃是剽窃黑格尔的唯心辩证论出来,他自己也承认乃是采取了黑格尔辩证法的核心,而丢弃它神秘的外衣,把它颠倒了过来。他的唯物论——乃有拾费尔巴赫的牙慧——“人活着乃是单靠食物”,“人不是理智的动物,乃是肉欲的动物”。他的剩余价值论——追根求源,也是从亚当斯密的劳力价值论脱胎换骨而来,乃是旧瓶装入新酒。

即便是他的所谓科学的社会主义——也是从乌托邦社会主义而来,那更是几千年前的古物,例如孔子的礼运大同,更非新奇的发明。而他的废除私产论,也是抄袭恽司丹莱的旧说。恽氏认为世人犯罪,乃是由于人的“爱私之心”,取代了“博爱观念”,而其核心则在私有财产,故恽氏以为正本清源的除罪救世之法,在于回到原始共有社会。他把历史的意义,看得过于简单。经济虽是重要因素之一,但并非独一的因素。例如,中俄两国,在革命以前,虽同为农业社会,但两个文化历史的背景,以及政治社会的情况,并非完全相同。又如英美德各国,虽同为工业化国家,但其所谓“上层的”政治制度,也是各异其趣。

在工人运动方面,马克思主义对无产阶级承诺的“将得到整个世界”的诱惑,对于工人不啻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要工人豁出身家性命,不顾一切去冒险:赌一把“获得整个世界”,哪怕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马克思作为贵族家庭花花公子不可能理解工人,普通工人没那么大的野心和贪欲!他要“整个世界”干什么?

所以1871年巴黎公社造反,被驱使的都是马克思最瞧不起的社会底层最腐化的部分——流氓无产者!西方哲学史作者罗素爵士评判马克思主义时曾说:“一个工人要想改变自己的地位,可以节储几年工资去上大学,何必参加集体抢劫?”其实,美国工人在1886年争取到的“三8工作制”(8个小时学习、8个小时工作,8个小时休息)是19世纪工人们的普遍要求,所以在所谓的“革命年”—1848年之后,工人运动仍然归于沉寂;直到今天,欧、美工人对“获得整个世界”也不买帐,不相信共产代替资本家,工人会有好结果。卡尔·马克思生前梦寐以求的英、法、德等国工人的“联合行动”“同时起义”实践“世界革命”成了泡影。

卡尔·马克思不仅对自己的著作称为“粪”与“污秽之书”,他还再三地坚持说:他“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为什么不敢承认他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这是马克思自己证实的,而且不止一次,至今还有三种提法,保留在中译本《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

第一种提法:“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恩全集》第35卷第385页)

第二种提法:“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恩全集》第37卷第432页)

第三种提法:“我能说的只有一点: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恩全集》第2l卷第54l页附录。)

如果是因为有人冒充或扭曲了马克思主义,战斗成性的马克思会轻易把他们批倒、批臭,根本用不着否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他既知自己著作是粪与污秽之书,他当然晓得马克思主义者们的后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1872年卡尔·马克思退出共产国际,亡命于伦敦,11年后,1883年卡尔·马克思去世。

马克思死后,由于恩格斯也不否认卡尔·马克思“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个遗言,所以从伯恩斯坦、考茨基到列宁、斯大林,谁都不敢否定马克思这个遗言,又绝对不敢让广大党员知道,所以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信仰问题始终处于混沌、迷离的状态,消灭了过亿的生命,无数党员作了牺牲,成为一场荒唐、盲目、血腥的闹剧。

苏联共产党统治70年,屠杀了2000万各族生命,中国大陆60年,8000万各族生命非正常;当年社会主义阵营:前苏联、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东德、古巴、越南、蒙古、朝鲜12共产国,再加上柬埔寨波尔布特政权,所有的牺牲,至今还无人统计。


本文标签:, , , , , , , ,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

【轮回转世纪实故事】我和母亲、儿子的今生前世

点击收听

当我把看到的前世的一幕幕讲给听的时候,母亲很震动,因为她从来也没有给我讲过她和大妈的,而我却知道的那么清晰,连那世婆婆的外表打扮都说的那么清楚。


本文标签:, , , , , ,

via 我要退出共产党(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via 认识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