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司法厅厅长汪道胜遭恶报被撤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七年一月,湖北省纪委给予湖北省司法厅原厅长汪道胜严重警告处分。此前,二零一六年五月,汪道胜还被免去湖北省司法厅厅长职务,与其一同被处分的还有厅纪委书记李颂银、分管省法制教育所的副厅长聂利军和副厅长李仁真。
从表面上看,是因他们公款旅游被问责,如果大家看看下面这些发生在监狱、洗脑班里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罪恶,就不难发现实际上是因他们迫害法轮功而遭到了恶报。
长期以来,湖北省司法厅所管辖的沙洋范家台监狱、武汉女子监狱和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一直是非法监禁、关押和“转化”迫害全省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汪道胜先后担任过黄石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湖北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他就一直紧跟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二月,汪道胜担任湖北省司法厅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后,更是变本加厉的迫害被非法监禁的法轮功学员。
一。湖北省范家台监狱——一个法西斯集中营
据明慧网曝光的资料显示,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北省范家台监狱就是一个法西斯集中营,先后至少两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受到该监狱的残酷迫害。已知黄冈市郑捍东、荆州市陈启季、襄樊市邢光军、黄冈市江中银、孝感市郭正培、黄冈市郑忠和武汉市刘运朝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枣阳张明启、十堰王玉超和武穴郭春生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中共迫害法轮功长达十八年,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罪恶命令胁迫下,范家台监狱总结积累了一套系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和方式,并在全国监狱系统推广。副监狱长张峰撰写的《矫正人生》,书中详述一百二十种“矫正犯人”的邪恶方法。他还总结出十二种“攻心转化方法”,使其迫害手段更加“理论化”、“系统化”和流氓化。从该监狱有幸逃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能证实,使自己生不如死、九死一生的正是这些恐怖手段和卑鄙伎俩。例如,郭春生因为不放弃修炼,被多个“包夹”残酷迫害,导致精神失常,最后他被毫无人性的囚禁在铁笼里好几个月,直至刑期满。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酷刑演示:架飞机

范家台监狱除了系统的精神折磨之外,还有花样百出的肉体摧残,如长时间端坐小凳、牙刷搅指缝至手指溃烂、架飞机、电棍电击、野蛮灌食、死人床、关铁笼子、火烧炮烙、熬鹰、关禁闭、铁丝两头系砖勒脖子、拳击耳朵、喂蚊子、传染病威胁、注射自来水、群殴暴打,以及高强度体力劳动等等。以其中“火烧炮烙”为例,可见迫害之惨绝人寰。监狱砖瓦厂的窑内终年七、八十度的高温,烧红的火砖象一块块灼人的烙铁。法轮功学员廖元华曾被恶警与恶徒合伙推倒在火砖堆上,当场烫昏死过去。

中共酷刑示意图:火烧炮烙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该监狱恶警们还广泛采用药物迫害,药物种类繁多,有酊剂、胶剂、粉剂,很多被关押在范家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导致内脏衰竭,神经系统、排泄系统、消化系统出现症状,出现皮肤病等等。被范家台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离世时腿上、手上、后背全都是乌紫的,起满了疱疹,疑是监狱除了暴打外,还加上药物摧残所致。
就在最近几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走向穷途末路,全国各地对法轮功的迫害都在逐渐收敛之际,范家台监狱在二零一二年二月至二零一三年四月间,竟然逆势而行展开了一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转化。为了完成转化率,从监狱一监区到九监区,包括医院监区和集训队,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各种残酷迫害的手段,体罚、虐待、毒打、长时间站立、长期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集训、关禁闭、上吊铐、用电棍电等等。还以惯用的减刑为诱饵,利用包夹监视和毒打法轮功学员。
这次暴力转化之残酷,从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冒着生命危险辗转传出来的呼吁书中可以管窥一斑:“他们把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话贴在桌凳上,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贴在凳子上,让我骂、让我踩,不按照他们说的做就要挨打。每天除了近二十个小时的奴工外,睡觉时间只有一、二个小时。被毒打是司空见惯,折磨方式有针扎、烟头烫、拔体毛、扣锁骨、钳子拔牙齿、高压电击、皮带抽、棒子打、钳子夹手,用铁棒、斜口钳捅身上,灌阻断神经中枢的药物。冬天毒打完用橡皮管对着直接用冷水冲,冬天只准穿两件单衣服,一条长裤,每天只准吃一口饭,限制上厕所。”……
二、武汉女子监狱——人间地狱
湖北省司法厅所管辖的武汉女子监狱,名为中共邪党所授予的“模范监狱”,实为人间地狱。监狱原政委蒋春曾被中共610和司法系统树为迫害法轮功的典型,由其主导实施的“三人互监”制度,即:吃、住、行、睡、包括入厕都必须三人同行,管制严厉,生产任务量加大,导致发生多起普通犯人自杀事件。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武汉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崔海女士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女子监狱,七监区一分监区指导员刘建鹰安排、指使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分白天、夜晚二班,寸步不离。恶警还指使包夹人员强制体罚崔海。因遭受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虐待,崔海的血压一度高达二百。后来监狱又将她关押到迫害法轮功最凶狠的五监区进行“严管”折磨——强制洗脑,不准与他人接触、说话,家人不准探视、不准与家人通信、通电话,不准购物,甚至连睡觉、吃饭、洗漱、上厕所等都被多名犯人贴身监控、限制。

酷刑演示:背铐(“背宝剑”)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在这里被非法囚禁的法轮功学员,如果继续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向邪恶妥协,还会招来恶警酷刑迫害。如“背宝剑”、死人床、反铐吊在门上只能脚尖踮地、晚上吊在窗户上几天几夜;在寒风刺骨的冬天,特别到了晚上,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哪里风大就铐在哪里;下了手铐立即二十四小时罚站,罚站期间还得站着写字,不让洗漱、不让换衣裤,短裤内都结了厚厚的壳,浑身臭哄哄;站的从大腿一直肿到脚,由于生理失调,脚板站得像水泡的馍一样,一层一层的掉白皮。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罚站长达三个月之久,在这期间每天深夜十二点才让睡觉,凌晨两点又起床罚站。上厕所受限制,没有手纸只能捡别人用过扔掉的纸做便纸(时间长达一年),经常不给饭吃,就是给也只能吃几口,不给水喝,(有的被饿晕倒在地上)。
法轮功学员谌红艳因拒绝“转化”,经常遭体罚,不让洗漱、不让睡,不让购物,不许会见亲人,多次关禁闭,一关就是半月,关在阴暗潮湿黑房,腿部得关节炎症,期间包夹犯人受命于监区教导员,三番五次故意将擦地的脏布强塞在其口中,以致谌红艳染上淋巴结节,左侧有鸡蛋大;为了不让谌红艳罚站时闭眼,包夹还用缝被子的粗针戳、用长竹篙捅她的眼睛。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六十九岁的老太太余早荣,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命危,被送往武汉市汉阳医院重症病房抢救,连亲姐姐都不准探视。
三、“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强制洗脑的黑窝
湖北省司法厅直属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也被称为“现代法西斯集中营”,是对全省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黑窝。那里的警察基本上都是过去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骨干,与地狱里的魔鬼没有多大区别。
被各地610强行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如果拒绝写“决裂书”,法教所除了指使“犹大”用谎言与欺骗进行精神蛊惑之外,恶警还会运用各种暴力的“辅助手段”,如长时间罚站、长时间谩骂侮辱讥讽、长时间不让上厕所、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喝水然后借口恶意灌食、毒打、卸掉下巴、打掉门牙、开水烫、烟头烫、脚踩头部、电棍电、食物饮水里下毒、注射毒针,等等。黄梅法轮功学员戴美霞被恶人捆绑起来,一次就强行灌了两斤盐水糊。管教科恶警龚健还恶狠狠的扇其耳光,将其嘴唇打肿,一颗门牙被打松脱落。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中队副中队长恶警江黎丽在折磨武汉法轮功学员张甦时,曾极其狂妄的叫嚣:“共产党弄死你就象弄死一只蚂蚁。明天把你拖出去枪毙就说你是自杀,给你家属一盒骨灰了事,或者把你弄到医院割几个器官,就象你看的苏家屯事件,那还可以救几个人,然后再把你一烧,连骨灰都不给你的家人,你又能怎样?”
这个黑窝还不断的传出被“教育”者的死讯:有的在法教所直接被迫害致死;有的是被迫害回家后在短期内死亡;还有很多人被迫害致疯、致残。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仙桃年轻女法轮功学员王玉洁,在法教所被恶人强行在右肩上打毒针,然后指使一伙邪悟者对其实施强制洗脑,二中队中队长恶警刘成还恐吓、并强迫王玉洁写所谓的“决裂书”和“作业”。两个多月时间,王玉洁就在这个黑窝里被摧残的已经不能正常走路,常常伴随着剧烈疼痛。王玉洁被释放回家后,药物的毒效开始全面显现,出现口吐白沫,剧烈呕吐,食水不进,全身象散了架一样剧痛。最后,眼瞎耳聋,手指卷曲,经医院抢救无效,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二十四岁。
在劳教所解体之后,监狱和洗脑班就成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后的据点。目前中共暴政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打压已接近尾声,参与迫害的中共政法、610、公、检、法、司和国安等官员大量遭到恶报。当然,也有不少明白真相,认清形势,害怕将来中共垮台后遭到历史清算的官员,由过去助纣为虐,怙恶不悛,转为开始暗中保护大法学员,以便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5/湖北省司法厅厅长汪道胜遭恶报被撤职-34613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屡遭迫害、家庭离散 四川汶川县汪中仕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四川省汶川县汪中仕,是一个因公伤致残的人,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恢复了健康,却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中共绑架、关押、劳教,遭酷刑折磨,家庭被迫离散,甚至被剥夺居住权利。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当时六十三岁的汪中仕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汪中仕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一、工伤废人修大法绝处逢生
我是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我是一个因公伤残的废人。一九九一年一月,工厂维修高炉炉缸,我正在炉缸内操作,不料炉缸内废料脱落砸伤了头部、腰部,经医疗终结劳动鉴定为:肋骨骨折、脑震荡后遗症(最终结果是痴呆)。
我曾到处寻医无效,只能靠常年在厂医务室拿药控制调养。公伤后,单位给最低工资待遇,一个月只有几十元钱。如果正常上班有奖金和各种补助,月收入有七、八百元。我家庭经济骤然紧张,孩子又在读书,生活陷入困境。因长期服用药物,导致记忆力衰退,失常。严重的伤残后遗症没有治愈的希望,又伴随着严重的脑牛皮癣、肛门喷血等疾病出现,无钱医治,无药医治,我这个废人真的是只有等死了。
一九九七年一月,工厂宣布停产,我本来就十分艰难的处境雪上加霜。工伤低工资待遇及药物治疗待遇统统停止了;儿子初中刚读完就被迫辍学,未成年就外出当学徒工自救生存;妻子本身是厂里的家属工,也被迫离厂打工谋生,我自存自灭,一个家庭便分崩离析。
一九九八年,我非常幸运修炼了法轮功,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简直就是脱胎换骨。我身体的所有病症没有了,无病一身轻,脸色不再是苍白、蜡黄的了,神清气爽,精力充沛,充满生命的活力。一个等死的因工伤残的废人起死回生了。本来工厂停产,我连最低的生活保障都没有了,打工又没人要,只有在私人企业中做清矿渣等活混口饭吃,没有工钱。我身体好了,我可以正常打工了,生活也改善了。真是修大法绝处逢生,柳暗花明。
法轮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我以法轮大法“真善忍”标准衡量是非,以“真善忍”标准来要求自己做好人。我体谅单位及单位工作人员的难处,不再为讨工伤生活费、医疗药费让单位为难。我用我最大的善心来对待别人,要求自己做事、说话遵循“真”。
二、非法关押 经济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向单位书记李奇权讲法轮功真相,李奇权向国安“六一零”(江泽民操控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法律之上)恶告,汶川县国保警察殷清林、马定才抄了我的家,抢走炼功播放器一个,大法书一本。还把我非法关押进汶川县看守所。国保队长邓树良逼迫我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放弃“真善忍”信仰。非法关押、洗脑迫害我一个月,还对我经济敲诈。出看守所时,看守所要我支付一个月的生活费一百五十元。
单位书记李奇权把我接回单位严管,要我每天到厂办公室向他报到、签名,每月发给工伤费一百元,不准离开厂,连打工也不行。人身自由被限制,一百元钱维持生活,住工厂宿舍还要付房租,叫人无法生存。
三、上访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去北京上访,为的是向国家政府讲述我修炼法轮大法亲身受益的真话,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我被警察非法抓捕绑架到北京南站站前派出所。非法拘禁中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不准睡觉。在看守所我不报姓名,遭到看守人员(社会治安人员)拳打脚踢的暴力殴打,而后被送到北京崇文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我不报姓名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被转到重刑犯监室,遭到酷刑折磨:
冻刑。十冬腊月天,北京非常寒冷,室内必须有暖气才行。我却被剥的全身一丝不挂,受警察指使的犯人把一盆盆凉水泼在我身上,我被冻得痉挛、颤抖。被冻的不行了,警察还对我暴打,我又挨冻又挨打。然后警察又将我推到门口当风的地方让冷风吹冻约两小时。
暴打。警察用军用胶鞋打我,对着腰部、臀部打,把腰打的血肉模糊,然后用水冲干净,再打、再冲,直到我失去了知觉,休克了过去。他们用酷刑来威逼企图要我们说出“不炼法轮功”的这句话,但是打死我也坚持说“炼”!
我绝食了五天,警察把我送到北京西客站,我走脱。从北京回来,我无家可归。江泽民的谎言毒害了全中国人,抓人、关押、劳教、判刑,恐怖控制着人心,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亲属都在恐惧中。我到江油妹妹家妹妹不敢收留,她家有公婆,有老有小,怕被株连受到迫害。
四、再次被关押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在大街上,被江油市城北派出所警察谢勇追捕绑架,非法关押到江油市第一看守所。被抓时我身上有三百多元现金被警察谢勇搜走,没有打收条。
被抓时我身穿背心、短裤、泡沫凉鞋,与外面断绝了联系,没有换洗衣服。我把衣服拿进别人刚洗过衣服的洗衣粉水里去洗洗,拧干就穿上。不能理发,长期睡厕所边的水泥地上。狱警不准其他在押人员给我衣服和卫生纸。在看守所被迫超强度劳动,折叠书页,从早上七点,干到下午六点,中午不休息。吃不饱饭,吃的白萝卜生臭冲鼻,过年吃了一片肉还带毛。
被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月,警察在监室播放诬蔑诽谤法轮功的录像,进行强制洗脑的精神折磨。
五、遭非法劳教 失去家庭
二零零二年三月,江油市城北派出所警察谢勇,和一名自称是检察院的,宣布判我劳教两年零六个月,我拒绝签字。
绵阳新华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我所在的六大队二中队中队长董兵、副中队长付卫东、狱警杨高扬。这些警察指使在押劳教人员24小时对我“包夹”,不准说话、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有纸笔,卫生纸也收光。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威逼我们诽谤大法,强迫“转化”,强迫穿囚服等。一次监狱要我们服药,借口“预防”什么,只给法轮功学员吃,不吃就灌。我被几个人强行掰开嘴巴灌下不明药物,服药后翻胃、呕吐。
我在狱中遭受非人的折磨,儿子回家见不着我,对我遭受迫害还不太理解,精神压力很大,便离家走了。我妻子也承受不了迫害的高压和恐怖,接受不了我被劳教迫害的事实,通过法院与我离婚。离婚审理是在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警察会议室进行的。审判长是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法院的王军、书记员胥春秀;司机法警、劳教所董兵、狱警杨高扬在场。
六、被剥夺居住权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劳教期满,单位李书记把我接回。单位倒闭经济清算,工龄买断按三等最低标准清算给我,经济上扼我,还不解决住房。我原来住的职工宿舍是危房,还要收取房租费。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借口规划,我仅有的栖身之处被拆除。至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社区干部苏银凤以各种借口刁难不给我解决住房。我曾失去健康,而后又失业;健康失而复得,迫害中我又失去了家,到现在还没有住房,连板房都没有一间。叫我买房,我哪买得起?
我一个工残的废人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恢复了健康,却遭到严重的迫害。遭受迫害的不是我一个人, 不只我一个家庭,几千万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就有几千万个家庭遭受迫害。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恶滔天,必须予以追究,并将其绳之以法,严惩不怠。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5/屡遭迫害、家庭离散-四川汶川县汪中仕控告元凶-346084.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山东泰安熊大芬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熊大芬女士,今年六十五岁,泰安市某单位退休职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到恶警绑架、毒打、非法拘留;丈夫因承受不了中共邪党长期的打压迫害,含冤离世。以下是熊大芬女士自述被中共邪党迫害的经历。
我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受的是现代教育。过去对人生的很多问题都是稀里糊涂,整天只知道上下班,料理家务、看好孩子,平平安安过日子。可是在一九九八年,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是因为朋友给了我一本天书《转法轮》。在法中,我明白了人来到世上的真正目的和意义,明白了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是“真善忍”,认识到生命同化“真善忍”的至关重要性。我也知道了人生的许多道理,感到自己今生还能遇到法轮大法真是太幸运了,心里那份激动和高兴难以言表。
我加入了修炼的队伍,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就起床,和丈夫到岱宗坊炼功点去炼功。修炼前我的右手大拇指经常麻木,做饭时切一样菜要休息好几次,因为手麻木起来拿不住刀。学法炼功后,不知不觉中手就不麻了,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犯罪集团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中原大地恶浪滚滚,黑云压城。由于我和丈夫得法较晚,学法不深,七·二零之后,在邪恶的高压下,有一段时间没有再学法炼功。二零零零年底,我丈夫身体出现了不好的状况,老是咳嗽,到医院一查,是晚期肺癌。二零零三年元月,做了切除手术。到四月份,放疗十二天后,人就不行了,喉咙水肿,躺下就出不来气,医生说太晚了。在这时,我和丈夫想起了救人的法轮功,就又开始学法炼功,他身体又渐渐好起来,直到二零零九年的上半年,没花国家一分钱的医药费。
我们是大法修炼的受益者,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是好的、是正的。于是二零零三年端午节前,我和丈夫去发真相资料,结果被公安人员绑架,送到火车站治安大队。问姓名、单位,俺俩都不说,那公安人员对俺两口子左右开弓扇耳光,还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一看我们还是不说,他们也打累了,就把我铐在三楼椅子上,把我丈夫铐在二楼椅子上。第二天,他们领导来了一看,就知道我们是谁了。因为我丈夫是泰安御座宾馆里的保卫科长,经常与公安打交道。他们通知青年路派出所,把俺俩带了去。下午他们把俺俩送进市看守所关押,丈夫因动过肺癌手术,看守所不收,被送回家。我被非法关押了七、八天,我在里面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看守所通知了青年路派出所,他们让我儿子、女儿写了保证书,把我 “取保候审”放出来。
回来后,公安人员老找我们的麻烦,丈夫又胆小怕事,我们被逼迫到岱庙派出所,在电脑上留下了指纹。想想这一辈子生在文明古国,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还经历了这种事,真是莫大的耻辱。丈夫承受不了中共邪党长期的打压迫害,在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
十六年来,我们背负着强加的种种罪名,长期处于被监控、被歧视、被残酷迫害的境地。我们一家人整天都生活在提心吊胆之中,孩子出门打工都不安心,生怕大人在家出事,他们心灵上遭受着无尽的煎熬,怎不让我们当父母的心痛。江氏犯罪集团持续至今的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也严重影响了我的亲朋好友得法修炼,严重的败坏了社会风气,使很多好人在被蒙骗中、在红色恐怖中错失了修炼的机缘,甚至错失了得救的机会。
江泽民是这场犯罪的真正指挥者、组织者,是真正的犯罪主体,是首犯、主犯、教唆犯、犯罪方法传授犯,江泽民应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刑事责任、经济与精神赔偿责任及其他相关责任。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5/山东泰安熊大芬自述遭受的迫害-345896.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被王村劳教所迫害两年 山东女工程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原山东省胜利油田地质研究院工程师夏德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被跟随江泽民的警察和单位领导迫害,送洗脑班电棍、野蛮灌食等,二零一零年,再次被绑架,在山东省王村女子第二劳教所被迫害两年。家人遭受巨大痛苦,原来学习优秀的儿子无法承受迫害带来的压力,不得不在高中辍学。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夏德云女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她在《刑事控告状》中写道:劳教所的“大队长李悦天天骂我,限制上厕所,给包夹施压,让她们强制转化我,强迫看诬蔑大法的书和录像,强迫坐小板凳不让动。由于长期坐小板凳,我的下肢和脚面浮肿,一按一个坑,屁股坐烂,形成一层黑痂,腰部非常痛。我的耳朵开始流水,这都是迫害造成的。”
下面是夏德云讲述的全家人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亲耳聆听师父讲法 修大法每天都快乐
我叫夏德云,今年五十一岁,大学毕业。年轻时,身体状态非常虚弱,习惯性流产,每次感冒都会被染上;耳朵做过三次大手术,因为每次发病都会往里面感染,已经伤及大脑骨,医生说,我活不过四十岁。
我们夫妻俩一九九四年二月参加了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在山东东营垦利县的讲法班,年底,我就生了个胖儿子,孩子健康聪明。修炼后,我身体越来越好,从未去过医院。
修炼前,由于身体原因,心情和脾气都不好,性格孤僻、清高、好强;修炼后,变得越来越善良、祥和,能为别人着想,做什么事不和别人计较,明白不失不得的理,明白人各有命,不再争强好胜,凡事顺其自然,明白万事皆有因缘,更豁然看待一切,与同事关系融洽,家庭和睦,孝敬老人,每天都快乐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二、上访被绑架 被迫买断工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大法被诬陷,师尊被诬蔑,我抱着善心到北京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遭到电棍电击,并抢走随身携带的大法书。随后,被单位带回,在招待所关押二十多天,天天逼写“保证”;被绑架到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由于我坚持修炼,不交所谓保证金,单位每月只发三百元,并逼写“保证”,并威胁再不“转化”,就送洗脑班,再不“转化”就劳教。在一次单位企图绑架我去洗脑班后,我流离失所两个多月,后被迫买断工龄。期间单位经常电话骚扰。
三、胜利油田集输洗脑班:野蛮灌食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我看望同修被绑架到胜利油田集输洗脑班,期间几个人围攻“转化”,我不配合他们,并绝食反迫害,绝食到第七天,他们给我灌食。因我不放弃修炼,胜利油田“六一零”伙同单位把我送到山东省洗脑班(位于山东淄博王村),欲进一步迫害,洗脑班头子一看我的样子(脸色煞白)拒收,他们又把我弄到王村劳教所医院,一量血压,几乎成零(没有血压),就是这样他们还不放人,还要伺机送洗脑班迫害。
四、再遭绑架 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晚,我与一同修讲真相,被绑架到东营区辛店派出所,因不报姓名,被绑架到东营区拘留所,因拒穿囚服,被刁难和责骂,并只有馒头和咸菜。在本人没有签任何字的情况下,被东营区国保大队长王国志和王爱华绑架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因不放弃修炼,被逼看诬蔑法轮功录像,被长期罚坐小板凳(半年),被包夹围攻,被警察辱骂、恐吓,不让上厕所,不让购物,不让家人接见。劳教所采用高压、隔离、株连、监控、酷刑等手段迫害。平时不能和其他同修接触,就是上厕所也要错开时间,不能见面说话,就是见面相视一笑也会被包夹打骂。物品和身体随时会被搜查,怕藏有经文。
包夹在劳教所警察的唆使下,每天就是高压“转化”。由于不能出卖良心,我拒绝放弃修炼,我绝食反迫害。劳教所警察威胁我如果绝食,就给同室其他人加期,绝食一天给她们加期两天,挑起同室人的愤怒,把矛盾指向我,我告诉她们这是搞株连。绝食第三天,她们把我拉到劳教所医院灌食,把我的手绑到椅子上,强行灌食。劳教所形成了一整套对付大法弟子的方法,灌食后,管子插在胃里,不拿下来,我当时吐了一地,她们还骂骂咧咧强迫我擦干净。戴着手铐把我从劳教所拉回来,走到大厅,我又吐了一地,她们又强迫我擦干净。他们不知在灌食的时候加了什么药,吐出的都是黄色的东西。
由于不戴象征劳教人员标志的胸卡,我被株连其他普教罚分;由于限制活动,出去打水被罚包夹扣分,使他们的愤怒都发泄到我身上。由于不写周记和日记、不唱歌、不报数、不干活,处处被劳教所的警察责难。管洗脑“转化”的大队长李悦天天骂我,限制上厕所,给包夹施压,让她们强制转化我,强迫看诬蔑大法的书和录像,强迫坐小板凳不让动。由于长期坐小板凳,我的下肢和脚面浮肿,一按一个坑,屁股坐烂,形成一层黑痂,腰部非常痛。我的耳朵开始流水,这都是迫害造成的。
五、丈夫和孩子被株连迫害
我丈夫(王之安)因修炼大法也遭到迫害,被免去经理职务、并被长期监控,因此我家成了监控重点,在我家对面安装了一个大摄像头,电话长期遭监听,经常被跟踪。
我的孩子一九九四年出生,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大法时,还没有上学,从小就生活在紧张恐惧的环境里,给孩子心里留下很多阴影。我每天回家晚了,他总是担心地问他爸爸:我妈妈怎么还没回来?总担心我被抓起来。同院子里同龄孩子受电视上诬陷法轮功宣传误导,把我们家看作异类,都不和他玩(尽管我孩子非常聪明,学习非常好),小小心灵受到很大打击。
在二零一零年十月,我被非法抓捕后被劳教,家里在没人的情况下,被非法抄家,孩子刚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在高中一年级只上了两个月,就无法上学,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年,拒绝见人。当时我在劳教所里,孩子不上学,在家里躺着,我丈夫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里外奔忙,还要上班。
从劳教所回来后,看见丈夫消瘦很多,头发也白了很多,孩子在床上躺着不愿见人。这一切都是迫害造成的。后来,我鼓励孩子振作精神,平复孩子的心灵创伤,努力学习考取了海外大学,并获得奖学金,在海外自由的环境下,孩子才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5/被王村劳教所迫害两年-山东女工程师控告江泽民-345603.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吉林永吉县杨春满遭12年牢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永吉县今年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春满,人非常好,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期间,他经历了长达十二年之久的冤狱迫害,在监狱里遭遇各种摧残人身心健康的酷刑折磨。回想起这十二年的冤狱,他感叹道:“太邪恶了,也太残酷了。”通过他的遭遇也充分见证了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恶首江泽民以小人之心利用手中权力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开始,杨春满就站出来为维护“真善忍”信仰而说句公道话,曾经被非法拘留过、劳教过、被罚款、最后一次被非法判刑。在监狱里遭受电警棍点击、被狼牙棒打过、关小号、抻床、被用拖鞋砍脸部、被穿束身衣、束身带等酷刑折磨。
家人也曾被骚扰、恐吓、威胁,再加上对他的担心受到惊吓,身心受到一定的伤害。
杨春满回想了一下,讲述了他这么多年的经历,他说:“我得法前我是个病包子,身体有多种病:胸膜炎、关节炎、痔疮、神经官能症、气管炎、肺部不好常咳血等。我年轻时就是个气功爱好者,炼了很多年身体照样得病。九九年底有个朋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书,我看后心里就莫名的激动,心想我长这么大都没看过这么好的书,简直是从小到大想要知道的,在心灵深处隐隐约约想要得的,然后,我也买了一本《转法轮》书,开始走入大法修炼了。”
修炼后不长时间,杨春满所有的病全好了,到现在二十多年了再没吃过药。懂得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会道德回升,以前不好的习气全部去掉了,如打麻将等,工作也任劳任怨,在利益上也不争了。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江泽民以小人妒嫉之心发动了前所未有的迫害。一九九九年末杨春满去了北京,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北京,就被北京警察抓到驻京办,被当地劫持回、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三月两会期间,怕他去上访,又被关起来,非法拘留四十天,交二千元钱抵押金才放出来。
二零零一年二月,杨春满第二次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被北京警察抓到驻京办,本地派出所、街道办的人去家恐吓、威胁家人勒索二千五百元钱,说是去北京“接”他的费用,又送本地看守所关押,警察对号头说:“他是顽固分子……”就把杨春满全身脱光,几个犯人围成一圈打,那个号头手蘸了水打他前胸,都打黑了,打完把杨春满拉到水管下用冷水浇,正是东北二月天很冷,警察怕出人命,第二天把他转到别的号去了。杨春满几天吃不了东西,吃了就吐。
在欢喜岭劳教所,当时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坐马路牙子(在床边上一条腿盘着,一条腿在地上,一个挤一个),时间长了腿特疼。杨春满被电击过两次,每次都是电到把电放完为止,还被大队长用脚踢嘴巴子。被警察用狼牙棒打,一次是把两手用铐子反铐坐在椅子上,胳膊在椅子背外,一个警察用脚踩着铐子,另两个警察用狼牙棒打杨春满的大腿内侧,怕他喊用狼牙棒塞到嘴里。另一次是三个警察连抬带拽把杨春满抬到办公桌上按住,一个警察用狼牙棒打屁股,都打黑了,肿起来,还逼迫坐板。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二零零五年三月因给世人讲真相,杨春满被国保大队绑架劳教一年六个月,刚一进劳教所,就被一个警察打了一顿,他是用硬塑料拖鞋,立着砍杨春满的脸颊两侧,直到打累了才罢手,当时杨春满的脸就肿的老高了,都变形了,吃饭嘴都张不开。
杨春满被关在单个房间,两个犯人看着,不让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过了几天,某市公安局去劳教所对他下了拘捕令,以他在某市做过真相资料为由,就这样把杨春满关在严管队两个月,每天把手铐在床上,然后又转送到某市看守所。看守所每天吃两顿饭,苞米面做的叫窝窝头,不是好玉米粉,有时候黑乎乎的特难吃,味道很难闻,菜就是白菜汤、萝卜汤连油都不放,别说盐了,几乎见不到菜影,只能喝出菜味。
二零零六年五月杨春满被送吉林公主岭监狱,每天强制干十多个小时的奴工活,做铁制出口小汽车和小飞机、小火车等等,场地窄小,人又太多,室内弥漫着油漆粉末、辛纳水味、用电焊机时释放的烟味混在屋里都对人体有害。半年后因车间发生了一场大火,一切都烧光了,又重新进了设备,环境得到些改善,到了冬天窗户紧闭,没有通风设施,室内空气还是很浑浊,每天干十多个小时,对人身体伤害很大。

中共刑具:强迫法轮功学员坐的小凳

二零一零年九月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转化,被强制迫害入监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不放弃信仰、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就会被强行押进集训队或严管队,长期被体罚坐小木条板凳,从早五点钟直坐板到晚上九点,稍有移动,就遭到暴力殴打。从早到晚每天放央视焦点访谈、天安门自焚伪案等,坐小板凳,(小板凳大约长二十厘米、宽八、九厘米、高十厘米),体重较重的屁股都坐坏了,还经常被提到管教室谈话,并电击,杨春满也被电警棍电击过头部、颈部、手部等处,很痛苦,身体猛烈颤抖,五脏六腑都剧烈颤抖,疼痛难忍。
二零一二年五月,又一次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没转化的送到教育科和严管队强行转化,有的被上了大褂,有的被电棍电击,有的被上抻床,有的被警棍毒打腰部、屁股等,手段极其残忍,在教育科每天播放焦点访谈等邪恶谎言,洗脑,一直到七月末。
八月十二日晚上十二点,杨春满因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送到小号,戴上了束身衣,一尺宽左右,把整个胸部都包起来,紧到呼吸只能喘一半气儿,戴了八个小时。几年过去了,现在呼吸还有时困难。那天上午,又送到严管队上了抻床,第二天又送严管队被上了抻床九天不下床,吃饭用人喂,大小便用人接。

酷刑演示:抻床

严管队是狱中之狱,在几厘米的长条板凳上,(长条板凳大约窄的五、六公分左右、宽的十公分左右),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九点,除了吃饭上厕所外,每天坐十四个小时左右,身体不许动,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压抑,杨春满六十来岁的人了,残酷可想而知了。五个半月没让洗过一次澡,没让脱过衣服睡觉,地凉也不让穿拖鞋,脚和腿都肿的挺高,用手一按就是一个深坑。
一个A同修每天在犯人上下工高峰时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就会被带到管教室被电击等,每天两遍将近一个月,那苦吃的,他的正念正行感动天地。监狱一个科长对别人说:“他最敬佩的就是这位同修。”
二零一三年十月份,杨春满因在收工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送到严管队,戴上了束身带,关了四天。(“紧束带”这种刑具,是黑色的、象腰带一样宽、隔两寸一个铁眼儿,尼龙料的,系在腰上后,有两个链扣在两手上,前后动不了。再从后面把两臂死死的往一起勒。)因又有一位B同修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杨春满送回中队,把B同修送到严管队,狱政科和严管队同时对他酷刑折磨,在严管队呆了八个月之久。
二零一五年杨春满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又被送到教育科办转化班,每天被强制看央视焦点访谈谎言和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犯人侯继峰、许鹏等人放攻击大法、歪曲事实的电视片、或灌输歪理邪说、强迫法轮功学员们集中精力看电视或听他们散布谎言,并拿一些佛教、道教书、圣经等让法轮功学员看,还用光盘教八卦等。
这次杨春满又被带到严管队,被两个年轻警察带到厕所里,两侧一边一个,猛击头部两侧,打的左耳几乎听不见了,头几乎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整个头脑昏昏的。
最后,杨春满老人说:“十多年过去了,家里变化也很大,父亲、弟弟和弟妹相继过世了,我都不知道。儿子在二零零九年得了精神分裂症,住了三次院,一米七五的个,骨瘦如柴,如果在茫茫人海中走到对面我都不会认识他的,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春夏秋冬日复一日每天在县城都走几圈,所有的家人亲戚都对我不理解,面对所有的困惑我还得重新起步,正确对待。”
杨春满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出狱回到家中。回忆往事经历,让这六旬老人不时的流下泪来,他说:“这些年无论怎么残酷迫害,我没流过一滴泪。”由于头部被迫害的很厉害,老人几次被击打头部,受到一定的损伤,能记住的也可以说是迫害的残酷性的体现了。
曝光这些残酷事实,让人们看看,法轮大法已经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然而在中共监狱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依然存在,呼吁所有善良的人都站出来,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法轮功学员以平和的修炼环境。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5/吉林永吉县杨春满遭12年牢狱迫害-346125.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重庆万盛经开区政法委610威逼刘道权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自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曝光重庆永川监狱继续迫害刘道权,给刘道权使用不明药物致使刘道权出现智力低下,身体肥胖,行走不便,视力较差等症状的罪恶后,重庆市政法委、610、重庆市监狱局和永川监狱非常恐慌。
重庆万盛经开区政法委、610的人员找到刘道权父亲刘应良,逼迫他说出是谁把刘道权在医院的照片发出去的?谁把刘道权现在监狱的情况报道到明慧网?还逼迫他向永川区法院撤销对永川监狱的起诉,威胁刘应良说重庆市政法委要来找你;还欺骗他说:只要说出报道刘道权情况的人,撤销对永川监狱的起诉,就给刘道权办理保外就医,把刘道权放回家。
重庆万盛经开区政法委、610布置该区各派出所、镇、街道社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跟踪。
四十六岁的刘道权,他于九十年代与同学合作创办了重庆思凯模具有限公司,从开始的几名员工发展到近两百人。他修炼法轮功后,不仅久治不愈的身体获得了健康,还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准,在工作和生活中处处为他人着想,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他坚持生产经营中保证产品质量,讲究诚实守信的经营生产管理理念,使他的企业被合作方誉为“信得过的企业”。
这样一个好人,却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被重庆沙坪坝国保警察绑架,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被沙坪坝区法院非法冤判八年,二零一五年一月被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继续迫害。永川监狱逼迫刘道权“转化”,唆使纵容监狱刑事犯暴力殴打和虐待刘道权,为了掩盖迫害罪恶,又非法剥夺了家人的探视权。刘道权迫于无奈以绝食抗争,遭到监狱方面野蛮灌食等迫害,造成其“严重肺部感染和代谢性脑病”等多种疾病,刘道权随时都有死亡危险。

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刘道权在重庆西南医院重症监护室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刘道权肾衰竭,肺部严重感染,住进重庆医学与永川附属医院ICU病房抢救。在律师的交涉下,永川监狱要求刘道权妻子湛红军提出保外就医申请并作为保证人,由永川监狱上报重庆市监狱管理局批准。刘道权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起暂予监外执行,被亲属送往重庆西南医院抢救。由于肺部严重感染,呼吸困难,随时有生命危险,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医生切开刘道权气管,用呼吸机帮助他呼吸。刘道权在重庆西南医院经常处于昏迷状态中,重庆沙坪坝政法委、“610”、司法局还经常派人闯进医院重症监护室骚扰并监控。
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重庆市沙坪坝区司法局却谎称以“刘道权病情已好转,各项人体正常体征稳定”,并且说,刘道权与他父亲等近亲属均系法轮功人员无合适保证人为由,要求将刘道权收监执行刑罚。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刘道权被永川监狱从西南医院重症监护室强行拉到永川区人民医院所谓“治疗”。随后七月十三日,永川监狱又通知刘道权亲属,刘道权病情恶化又进入重病监护室。
刘道权命危被强行收监,其父亲委托律师向永川法院、渝北区法院分别递交了控告重庆永川监狱、重庆市监狱管理局的行政起诉书。重庆市渝北区法院、重庆永川区法院公然蔑视“依法治国”,抗拒“有案必立、有诉必应”规定,不予立案。
经代理律师据理力争,永川法院受理控告并予以立案。永川法院立案后,又数次要求刘道权父亲撤诉被拒绝,然后逼迫代理律师撤诉,也被拒绝。
重庆市渝北区法院受理起诉书数周后以电话方式告知律师不予立案,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书,律师要求书面裁定也无任何结果。
刘道权父亲刘应良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监察部、重庆市检察院、重庆市高级法院、重庆市监察局等部门提起控告。
刘应良提出控告后,刘道权弟弟遭到万盛区街道综治办的威胁,刘应良也曾被重庆万盛区610劫持到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千竹沟洗脑班洗脑迫害。
重庆市永川监狱
地址:重庆市永川市游家湾(原127)
邮编:402160
值班电话:023-49890547 023-49331314
传真电话:023-49890547
胡马平 监狱长
第十监区
监区长:陈举胜、周 强、胡劲松
狱警:唐军
第七监区
狱警 唐×× 13996121030
狱警 刘×× 13896107515
重庆市监狱管理局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黄泥塝黄龙路2号 邮编:401147
电话:67086300 邮箱:jyglj@cqsfj.gov.cn
罗长明 局长
秦伯勤 副局长(主管监狱)
陈学龙 副局长
刘晚波 副局长潘光政 政治处主任
唐志坚 政治处副主任
朱此学 政治处副主任
邓胜明 渝剑集团总经理
袁 来 纪委书记
甘中明 总会计师
张祖华 副巡视员
杨启金 副巡视员
崔跃翔 教育处处长
秦大明 教育处副处长
田永茂 教育处干事
廖伯涛 渝剑集团副总经理
重庆市司法局: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黄泥塝黄龙路2号 邮编:401147
林育均 党委书记、局长
郑 键 党委委员、副局长
陈明辉 党委委员、副局长
罗长明 副局长,市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郭晓庆 党委委员、副局长
蒋继华 党委委员、副局长
樊启林 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陈 姚 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陈秋明 党委委员、副巡视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
局长 陈江渝
政委 张建炜
副局长 李静
副局长 曹军
副局长 刘克勤(主管国保队)
副局长 周彤
政治处主任 陆浩波
纪委书记 毛平安
国保队长 李德明
国保队 张臣松 朱明亮 李红
重庆市沙坪坝区司法局
局长:苏君
副局长:李庆、梁鲲
万盛政法委
单位名称:万盛经开区党工委政法维稳信访办
地址:重庆市万盛经开区新田路69号
邮编:400800
公开电话:023-48289381
王启明 区政法委书记
王其勇 区政法委副书记
汪涛 区政法委副书记,区综治办公室主任;信访办公室副主任,
周中才 区政法委纪检组长
王科 区信访办公室副主任
邱忠平 区综治办公室副主任
牟兵 区政法委副书记(挂职)
单位名称:万盛经开区教育局
地址:万盛经开区勤俭路12号
邮编:400800
公开电话:023-64183250
局长:张习杰
副局长:陈永禄
纪委书记:杨洪
办公室主任:吴明芳 电话:023-64183259
计划财务科长:童常福 电话:023-64183263
人事科长:李大信 电话:023-64183269
教育科科长:犹玲 电话:023-64183272
安全管理科副科长:陈兴旺 电话:023-64183277
万东镇政府
地址:重庆市万盛万东镇万东北路46号
邮编:400800
公开电话:023-48290588
犹昌毅 万东镇党委书记
周用强 万东镇镇长
周光碧 (女)万东镇党委副书记
张瑜 (女)万东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傅栋 镇政法委书记
熬杰敏 万东镇党委委员、统战委员;
徐青华 (女)万东镇党委委员、组织委员;
朱启碧 (女)万东镇副镇长
杨兵 综治办主任
涂福元 上访办主任
万东派出所
地址:万东北路46号 邮政编码:400800 值班电话:023-48297330
黄自涛 万东派出所所长
万盛街道办事处
地址:重庆市万盛万盛街道勤俭路32号附1号
邮编:400800
公开电话:023-48272227
万盛街道党工委书记:龙雪梅(女)
万盛街道办事处主任:潘峰
万盛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周光碧
万盛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秦北海
万盛街道党工委委员、政法书记:许启科
罗伟 万盛街道综治办主任 15825917767
万盛派出所 地址:万盛勤俭路32号附1号 邮政编码:400800
(值班电话:023-48297300)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5/重庆万盛经开区政法委610威逼刘道权家人-346063.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退伍军人张国利在福州被劫持四月余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国利现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已经四月余。目前,福州市仓山区检察院第二次将警察构陷他的案卷退到仓山区国保大队。家属再次呼吁无罪释放张国利。
张国利今年三十四岁,是一个退伍军人。他出生于河北一个农民家庭,二零零二年参加空军,二零零七年因工作需要,调到福州义序机场场站。他朴实、善良,待人真诚。在部队时,他工作认真勤恳,多次得到领导的表扬。可他从不刻意表现,也不喜欢和战友们争功,甚至将领导给他立功评奖的机会都让给了战友。
二零零八年和妻子史爱娟结婚后,妻子从遥远的河北来到了福州,在张国利所在的部队附近开了一家理发店维持生活,俩人育有一儿一女,现女儿九岁、儿子五岁,家庭幸福美满。
二零一四年张国利退伍,结束了十二年的军旅生涯。之后,他有缘接触到了法轮大法,并走入修炼。修炼后的张国利在家庭在社会上都严格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个更更好的人。在家庭中他孝敬父母、体贴妻子,常帮带孩子、做家务、煮饭。在单位里,他工作认真负责,不贪不占,领导信任他,常常不是他工作范围的也让他做,他常说:“我们是修炼的人,多做点没关系。”有很多人对张国利这个当了十几年兵的人也修炼法轮功不太理解,而且这么坚定,其实这就是真、善、忍佛法的力量。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张国利向部队战友寄了真相信,被李小松举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张国利正在上班,被当地片警骗到保安室,七、八个警察绑架了张国利,并非法抄家,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
一周后的十二月二十日,仓山区国保大队将构陷张国利的案件报到仓山区检察院,并于十二月二十七日对张国利进行非法逮捕。后仓山区检察院将案件退回仓山区国保大队进行所谓补充侦察。仓山区国保大队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再次将构陷张国利案子递交到检察院公诉科。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仓山区检察院将案件再次退回仓山区国保大队,这已经是第二次退回。
自从张国利被关押以来,本来其乐融融的家庭少了一份欢乐,正需要父母照顾的孩子缺少了一份父爱,妻子史爱娟一人独自承担生活的重担,既要赚钱生活还要照顾两个幼小的孩子。单纯而又可怜的孩子在她父亲被带走后,问得最多的问题是:“爸爸去哪儿了?”就在事后的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在闷闷不乐的低着头不吃饭,儿子翘着嘴巴不停的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女儿稍大些,朦胧的好像知道点,便问:“妈妈,警察叔叔不是抓坏人的吗?可是我爸爸是好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妈妈。
目前张国利仍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至今已超过四个月了。俩个孩子天天盼着爸爸能快点回来,开车带他们出去玩。家属再次呼吁无罪释放张国利。

福州市仓山区国保大队:
队长雷美发13328460668
经办张建宏13705000374
福州市仓山区检察院:
批捕科检察官吴言锋
公诉科科长曹永康:办公电话:0591-88372131
公诉人陈俊云:办公电话:0591-63502036、手机:13459149885
福州市第二看守所:
所长办公室:0591-88036816
福州市仓山区公安分局:区号:0591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朝阳路30号,邮编:350007
电话:0591-83416110
投诉电话:0591-83413273
局长陈武成83538168
政委郑南88066669宅88005999、13705919191
副局长林萍83428997宅83367777、13905916677
副局长林友惠83467733宅83427668、13600889933
副局长潘臻颖83428999宅83805837、13600802518
副局长翁其泉83530399宅13805014444
纪委书记赵时锋83437323宅87587056、13609556020
办公室主任施利群83428989、13609590617
政治处主任唐亮88030156宅87577123、13705998962

[[ This is a content summary only. Visit my website for full links, other content, and more! ]]

from 明慧网今日文章(仅供海外读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5/退伍军人张国利在福州被劫持四月余-346145.html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

via 我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 via 认识法轮功via 真相大聚焦(G+)via unseen(安全隐密的聊天,语音视频及电子邮件以及主机托管)